第1873章 讽刺

  第1873章讽刺

  叶皓轩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撑过来的,要知道,他的修为尽毁,现在身体起一个普通人都有所不如。品??p>

  而讽刺的是,许哲身的这一身伤,却是拜他最信任的大徒弟所致。

  一眨眼,数个小时过去了,许哲因为伤的太重,所以他一直没有缓过来,而在这期间,叶皓轩则是默默的在一边守着他。

  终于,许哲睁开了眼睛,他虚弱的笑了笑:“你还是回来了。”

  “师父。”叶皓轩有些心酸,他叹了一口气道:“是弟子不好,让师父担心了这么久。”

  “与你无关。”许哲微微的摇摇头道:“这些都是我的原因,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或许也不会受这样的委屈,如果不是我盲目的对知秋信任,也不会导致今天的苦果。”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酿成的,与你无关。你能来救我,我已经是很欣慰了。”

  “我这条命,是师父和师姐给的,我怎么可能会置师父的生死于不顾?”叶皓轩摇摇头道:“我做不到。”

  “若梦呢,现在她在哪里?”许哲笑了笑道。

  “师父放心,师姐现在医院里,有人保护着她,她现在很好。”叶皓轩道:“我们回去吧。”

  “我从此以后,算是个废人了。”许哲淡淡的一笑道:“除了给人看看病之外,别的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

  “师父算是废了,还是我的师父。”叶皓轩笑了笑道:“而且师父的职业本来是医生,能给人看病,不算是废,回去以后师我为师父好好调理,以后会好起来的。”

  “呵呵,是啊,倒是我执着了,我是医生,只要能看病,那不算是废人。”许哲勉强笑了笑。

  “我们走吧。”叶皓轩蹲下身去,把许哲负在身,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许哲的身子很轻,他本来显的有些瘦弱,但以前他是天境高手,不管怎么样,他看起来都是一幅精神奕奕的样了了,但是现在他修为尽失,完全是一位花甲老人,虽然今年不到五十,但毒之后的他经起同龄人看起要大很多。

  “你最近恢复的不错。”许哲呵呵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我有些不明白。”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师父是什么时候把逆鳞给我的?”

  叶皓轩以前根本不知道逆鳞是什么,算是知道,他也没有把逆鳞放在心,因为他知道,有些东西,可遇而不可求。

  直到他离开一诊堂以后,他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恢复的速度起以前要快很多,据盗梦者说,自己的身体没有几年是不可能恢复过来的,可是最近他恢复的很快,往往以前休息的时候,浩然真气只能运转一个周天,而现在每天晚能运转三个周天。

  直到凤魂在现,以极快的速度修复着他受伤的身体时,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许哲早已经把逆鳞传给了自己,只是自己一直不知道罢了。

  “逆鳞对于有用的人来说,是一种神物,但是对没有用的人来说,是废物。”许哲摇摇头道:“因为想继承逆鳞,需要有一个很多人都达不到的条件。”

  “那是什么条件?”叶皓轩问。

  “德。”

  许哲只吐出了这一个字,然后他接着道:“道德,医德,仁德,善德,其实想继承逆鳞,必须有莫大的功德才行。”

  “虽然我不知道你以前的身份是什么,但是你这一身医术连我都自叹不如,我想你以前一定是一位声望很高的医生,所以我觉得,你完全有资格继承逆鳞。”

  “所以在你醒来之后那段时间,我为你治疗的时候,给你开的药,以及给人做的药浴,都有逆鳞的成分在里面,这种东西会根本人体不同的需求做出改变。”

  “如果我病的很重,逆鳞会为为我治病,伤的重,逆鳞会治疗伤?”叶皓轩问:“是这样的吗?”

  “不错,是这样的。”许哲微微的一点头道:“这是逆鳞的与众不同之处,它与你的身体紧紧相连,加快了你身体的修复。”

  “难怪,我最近觉得,凤魂越来越强了。”叶皓轩喃喃的说,他叹了一口气道:“多谢师父。”

  “天下神物,唯有德者居之。”许哲笑了笑道:“这是一部小说的名言,事实也是这样,你有德字在身,所以这些东西算是你不想要,它也会莫名其妙的来到你身边的,你不必谢我。以后行走于世,须知仁义二字。”

  “我知道,谢谢师父提醒,我们现在该回去了。”叶皓轩点点头,负着许哲一路走了出去。

  华贵一路像是丢了魂一样的向前奔逃,他施出了吃奶的力气顺着通道一路向前狂奔,在这期间他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他生怕一回头,叶皓轩会冲来,直接把他砍成肉酱。

  这个世界没有不怕死的人,只有活腻的人,华贵还没有活腻,所以他只能死命的向前跑,免得被身后的叶皓轩追来。

  这条密室是他们父子一早准备好的,为的是应付一些危机,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快用到这条密道了。

  密道的尽头,是一个十分崎岖的山洞,华贵冲了出去,天色已经有些蒙蒙发亮了,山洞的外面是一条河,河水并不算深,借着晨曦,依稀可见河水清可见底。

  这个地方是Z洲的农庄,这个地方的空气和环境十分的优美,而在前面有一个轮椅,轮椅坐着的人正是华新。

  只是推着他过来的几名弟子,现在已经全部趴在地气绝身亡了。

  “父亲,他们几个是怎么回事?叶皓轩追来了吗?”华贵大惊失色的问道,他心有股不详的预感。

  “不是。”华新摇头道:“他们几个,是我杀的。”

  “为什么杀了他们,他们可是你的弟子啊。”华贵的眼皮一跳,他有些吃惊的看着华新,他有些越来越摸不清楚自己的父亲了,他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弟子痛下杀手?

  “呵呵,因为,我现在有逆鳞了。”华新冷笑了一声道:“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他们对我是忠心耿耿的样子,但是天知道他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像是许哲的那位大弟子一样,平时一幅谦谦君子,但实际内心十分的险恶,我现在有这种天才地宝在手,谁会知道他们到底会不会起歹心?”

  “父亲说的是,对他们确实要有些防备之心。”华贵微微的喘了一口粗气,虽然有些认同华新的这种做法以,但是他的心里还是多少少有些别扭,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叶皓轩说的话又浮现在心头,让他不自由主的对自己的父亲起了一种戒新。

  “叶皓轩呢?他死了没有?”华新问道。

  “没有。”华贵摇摇头道:“我们还是低估叶皓轩了,他太厉害了,简直是刀枪不入的,我打不过他,我能逃出来,已经是侥幸了。”

  “哼,叶皓轩那家伙真的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啊,他是华夏的医圣,如果不是这一次他身受重伤,失忆了,我们还真的拿他没有办法,不过没关系,现在逆鳞已经到手了,天空海阔,任我逍遥。”华新冷笑了一声,他拿出了手里的那块逆鳞,放在手里不停的抚摸着,好像是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这是逆鳞,呵呵,果然不愧是传说的天才地宝,我残了几十年了,现在终于可以在站起来了……”

  想想自己又能站起来了,华新的情绪还是有些小激动的,多少年的准备,为的是今天,他又如何不激动?

  “父亲。据说,逆鳞只能用两次的。”华贵犹豫了一下道:“之前,叶皓轩用过了一次,如果在用一次,它会失去原有的功效的。”

  “用一次?”华新笑了:“一次够了……呵呵,治好我的双腿以后,我会重出江湖,届时我一定在华夏内江湖,在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那我呢。”华贵脱口而出:“我的内功修为,五年前遇到了瓶颈,修为一直停滞不前,您……您断言,如果没有遇,我可能会一辈子这样了。”

  “那样的话我怎么办?我不想一辈子在这个境界停滞不前,我想成为绝世高手,我有野心,我想让这个世界臣服在自己的脚下。”华贵越说越有些激动:“父亲……逆鳞只能用一次。”

  “你是在提醒我吗?”华新的神色变冷,他冷哼了一声道:“不管怎么样,你是我儿子,我不会亏待你的,我的双腿治好了以后,我会想办法让你的修为前行,不过你要付出常人都没有努力才行。”

  “算是你一辈子停滞不前,哪怕你以后是废物一个,我也会罩着你,呵呵,因为你是我儿子啊,我怎么会亏待你?但是逆鳞一定是我的,我要治好我的双腿。”

  “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吗?”华贵感觉到心里一股邪火蹭的腾了来,他恨恨的说:“我是你儿子,你应该让着我,你老了,你护得了我一时,你又怎么可能护得了我一世?机会都是要留给年轻人的,不是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