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2章 杀意

  第1962章杀意

  六名士兵几乎是瞬间便被梁庚挑了五名,最后一名士兵手里拿着刀,但是他在瑟瑟发抖,他手的刀都有些握不稳,咣档一声,他的刀掉落在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柯察木呢。”梁庚手的长矛抵在他的喉咙,冷冷的说。

  “将军……在村子央呢。”那名士兵结结巴巴的说:“饶命,我家里还有一家老小呢。”

  “你家里人有一家老小,难道这些人没有吗?”梁庚冷笑了一声,他指着面的几个人,沉声喝道:“他们该死吗?”

  “不……这不是……”

  噗……没有等他说完,梁庚的手重重的向前一送,直接洞穿了他的喉咙。

  手长矛重重的顿在了地,梁庚大步向前走去。

  村子的正央处,有一个小池塘,池塘的前方有一大片空地,而现在柯察木正坐在那片空地的正央,而在他的四周,围满了将士。

  梁庚缓缓的从远方走了过来,他的脸带着坚定的神色,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这片空地。

  哗啦……

  一群将士几乎同时出动,他们手里的武器把梁庚给团团的围了起来。

  这些士兵们的动作迅速整齐,一看知道是经过严格的训练的,而且他们的队形有系不紊,十足的战斗队列,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没有办法对他们造成致命的冲击。

  柯察木高举起一面旗职,然后一边一名鼓手猛击巨鼓三声,那些士兵们一声高喝,然后排着整齐的队形向后退了下去。

  倾刻间,平地正间干干净净的,只有柯察木和梁庚两个人,梁庚停在了正间,他手长矛向下重重的一顿,与柯察木遥遥对视。

  “呵呵,你终于出现了。”柯察木站起来,他双手负后道:“你还没有变,做了一年多的农夫,你的丈八点钢矛,还是杀人不见血。”

  “你同样没有变,不管走到哪里,还是路过屠城,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刽子手。”梁庚冷冷的说。

  “这是我的天性,不管走到哪里,我感觉人的天性是不能变的。”柯察木淡淡的一笑道:“梁庚,你让我找的好苦啊。”

  “是吗?你找我是做什么的,是想报当年那一役之耻吗?”梁庚道。

  “对,也不对。”柯察木想了想道:“我找到你,是因为当年你以三千精兵,败我万余铁骑,我北漠大军自从步入土之后,一直所向披靡,我那一次失败,是我人生的耻辱,所以我想一雪前耻,找回自己的尊严。”

  “我给过你机会,我们两个这些年交过的手不止一次两次吧,你负多胜少,这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什么。”梁庚道:“你在找我,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呵呵,你果然还是你,这么久了,你还是那么自负。”柯察木笑了。

  “不是自负,这是自信。”梁庚道。

  “但你的自信,在我身边真的一点用也没有。”柯察木摇摇头道:“一年多前,我们决定隐山附近,你万精兵尽殁,现在你还有什么资格向我叫板?”

  “不过我北漠可汗,是爱才之人,我这些年和你的争斗,他都清楚,如果你愿意,可以投我北漠,我保证,你后半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还是威震一方的将,而我们,能称为兄弟。”

  “你要清楚,我柯察木,不是随便称别人为兄弟的,我敬重你是一条汉子,你可要好好的考虑考虑。”

  “呵呵,十年前,北漠胡人大举入侵土,自此以后,天下大乱,而你北漠胡人,屠我土子民,掳女屠城,丧尽天良,你觉得,我会与你这种人有交集吗?”

  “凡事,都没有绝对,天下时局,分而必合,合久必分,你土天朝天子昏庸无道,而我北漠将士,顺天命而为,占领土,本是天意,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年负隅顽抗,我北漠早占据土,天下早一片生平。”柯察木道。

  “让你的天下升平,见鬼去吧。”梁庚冷笑了一声。

  “这么说,你是一点也不考虑了?”柯察木看着梁庚,“如果你想考虑,我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这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

  “我不用考虑。”梁庚摇摇头道:“如果我考虑了,对不起隐山整村的村民,更对不起被你一路走来屠杀殁尽的土子民。”

  “可惜了,我们本来能成为朋友的。”柯察木有些惋惜的摇摇头:“你不该回来的,我一直想打败你,杀了你,但是现在我才发现,把你杀了,我在土在无敌手,那该是多寂寞?”

  “我土大好河山,孕育出的英杰无数,一个我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个我。”柯察木昂头道:“我今天回来,是想与你之间,做一个彻底的了断的。”

  “好,好啊。”柯察木微微的点点头道:“我们之间,确实是该有一个了断了,不然的话,我找不到你,成天茶饭不思的,现在做一个了断,以后我将在无顾忌,北漠铁骑,将踏遍土神洲。”

  “不过,你现在一个人,肯定不能和我排兵列阵的在打一场了。”柯察木一手提起了两名将士抬着的关刀,重重的在地一顿道:“那我今天以一已之躯,与你大战一场,如何?”

  “可以,但你赢了又如何,输了又如何?”梁庚道。

  “我赢了,你归顺我北漠。”柯察木道。

  “你赢了,我自裁在当场,绝不可能归顺你北漠。”梁庚脖子一梗道。

  “好,敬你是汉子,这个条件,我应允了。”柯察木一点头。

  “如果你输了呢?”梁庚道。

  “我输了,自断右手,自此带着我数万铁骑,返回北漠,在我有生之年,不在踏入土一步。”柯察木喝道。

  “那好,一言为定。”梁庚道。

  “一言为定,歃血为誓。拿酒来。”柯察木右手一伸,有一名将士拿过酒和碗,倒了两碗,他把自己的手指咬牙,滴几滴血在碗,仰头干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