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8章 生死之斗

  第1978章生死之斗

  两人的距离拉开,玄无涯右手的剑微微的举起,只见无数透明的气剑随着他手的剑气呼啸而起,一把把透明的剑气形成。

  突然,他右手向前一指,手的剑气如同灵蛇一般向玄机袭来,伴随着嗤嗤嗤的破空之声,这些无数的小剑向前急掠,一边的岩石被气剑切出了无数的小口。

  玄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右足缓缓的一动,足踏阴阳,右手的玉尺向前一指,只见一个无形的阴阳鱼在他面前形成。

  他跟前的阴阳鱼暗合阴阳五行,缓缓圆转的阴阳鱼,好像是一个黑洞一般在他跟前形成,那无数的小剑被黑洞吸入其,消失不见。

  一剑斩出,玄机还是毫发无伤的站在玄无涯的跟前,这让玄无涯有些诧异,他盯着玄机道:“没想到,你的实力,有很大的进步啊。”

  “那是当然,人这一辈子,不可能永远止步不前的。”玄机微微一笑道:“我们……继续吧。”

  “呵呵,那行,我会如你所愿的。”玄无涯冷笑了一声,他大步踏前,身形飘乎不定,几乎是在瞬息,他右手的剑已经抵在了玄机的脖子。

  玄机的身形骤然向后一倒,好像是突然摔倒一般,但是在他的身体没有挨到地的时候,又猛的掠起,他的身形化做无数的残影,绕着玄无涯急速的转动了起来,他右手连动,手的玉尺如雨点一般的击出。

  叮叮叮,两人手的武器急速的撞击着,他们手的武器,都是法器,不是一般的武器所能的,每一次撞击,都会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而这个平时看起来幽静的山崖,在这一瞬间好像是被安放了炸药一样连接不断的响起,两人的身形不住的交错,分开,一个偌大的山头,几乎被两人给荡平了。

  砰……伴随着一阵巨响,两人的身形分开,玄机纵身一跃,跃入万丈深渊,而玄无涯同样一跃而下,两人的身形不住的下堕,下堕的途,两人还是激烈的交战着。

  呼,他们的双足落到了地,这是悬崖下方的一个小平台,玄无涯向前一剑斩出,玄机挥动手的玉惊一档。

  叮……火花四溅,这一剑看起来平平无,并没有像刚才那样,两人每一次出击,都能发出很大的动静。

  两人的身形此分开,玄无涯右手一收,他手的饮血剑便即消失,他淡淡的说:“呵呵,是我低估你了,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能支持这么久。”

  “可我终究还是败了。”玄机伸出右手,他看着手的玉尺。

  这把玉尺光洁如初,但是突然,咔嚓一声,一个细微的裂纹显现在了玉尺,玄机凝视着手的玉尺,只见玉尺的裂纹渐渐的扩大,那洁白色的尺身,也渐渐的变得暗淡无光。

  “败了,认命吧。”玄无涯淡淡的说。

  “不认命,我还能做什么?”玄机微微一笑,他一声闷哼,身一团血雾突然炸开。

  砰……他单膝跪倒在地,他双眼的神色迅速的消失。

  在处急速前行的天机,心有所感,正在急奔的他突然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他猛的转身,看着师父所在的方向,在那里,师父的灵魂在缓缓的升起。

  “师父……”玄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时间老泪纵横。

  数千公里之外的藏地,三贤山。

  这天,青一真人正和平时一样在做着早课,她盘膝坐在正前方,在她身后,有一个大大的道字。

  她跟前数排道姑同样盘膝而坐,她们双手摆出一个手势,正在静坐。

  静坐的青一真人,突然感觉到一阵心神不宁,她突然猛的睁开了眼睛,一时间她的双目黯然无神。

  “师父,你怎么了?”坐在青一身边的妙慧有些吃惊的看着师父。

  师父是得道高人,她的双目一向是清澈如水,充满了灵性,但是今天,这又眼黯淡无光、隐约间透出一丝绝望。

  随着妙慧的叫声,青一真人的双眼渐渐的恢复了清明,她缓缓的站起来,喃喃的说:“他走了?”

  “师父,谁走了?”另外一侧的妙善站起来,她看师父的目光,有些熟悉,因为,当初薛鸿云死的时候,她有过这种感觉,或许是一个对师父很重要的人,离开了。

  青一真人突然一声轻咳,她张口一小口鲜血吐了出来。

  “师父……”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她们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

  “我没事,你们继续做你们的早课。”青一真人拭去唇边的鲜血,她缓缓的摇摇头。说完了之后,她举步离开。

  三贤山,青冥峰。

  这个地方是三贤山最高的地方,在这个地方的右侧,有一面石壁刻着一个大大的“茶”字。

  青一真是是茶痴,她这一生,酷爱茶道,以前年轻的时候,她大多数的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在这里,她可以泡茶,可以静心的把摘下来的茶叶拣干净,然后晒干,炒茶。

  她也曾经和某个人在这里盘膝而坐,谈天论地,品茶吟诗。

  依稀还记得,那个人通晓天地阴阳,一身玄学能断天命,言天机。他也喜欢茶,自己也曾经答应过对方,如果哪一天,他的茶道达到了自己三分之二的高度,自己同意他任何要求。

  可是一眨眼,一个甲子过了,算起来,两人也有近三十年未见了……尽管一心向道,心如止水,但人这一生,有些遗憾,总是解不开了。

  她不知道他现在的茶道,到底达到了哪个高度,但如果他现在能重新出现在自己的跟前,哪怕他不懂茶,自己也会答应他一切要求。

  可惜,她清楚,那个人不会在来了,她缓缓的眼眼睛,眼泪不自由主的落了下来,青冥峰,一切如旧,她睁的是有一天,那个人能在到这里来,但她没有想到的是,三十年前的一别,竟然是永别。

  “玄机……”青一真人端起跟前的一杯茶,缓缓的倒在了地,这是在祭奠亡故的人,也是在祭奠自己断去的尘缘。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