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0章 有办法吗

  第2350章有办法吗

  “我以为他是渐冻症,不管怎么说,你有办法好。!”林玉玉随即诧异的问:“你没见过他,你怎么知道?”

  “有人帮我搜集资料的。”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你的情报,挺厉害的啊。”林玉玉瞪着叶皓轩道:“我想你已经把我里里外外,甚至是祖宗八代都查了个遍吧。”

  “不好意思,这是习惯。”叶皓轩尴尬的笑了笑道:“我觉得你的能力不错,我们以后可能还要相互帮助,所以,你懂的。”

  “我这个人,不喜欢约束的生活。”林玉玉咬咬牙道:“而且,如果你要是想控制着我让我帮你去做一些事情的话,那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我确实可能会请你帮我做些事情,但这些并不是强求,而是我想让你帮帮我的忙罢了。”叶皓轩道:“我从来不喜欢强迫别人。”

  “只要你觉得我有用,只要你觉得我以后可能会对你有帮助,那我们之间有可能合作,但如果你觉得我以后对你的人生没有帮助,那大可以无视不理会我。”

  “你是医圣,你有妙手回春甚至起死回生的医术,我不是神仙,我有生老病死,指不定哪天,我像师父一样,患绝症了,那时候,才是我真正求你的时候。”林玉玉道。

  “不错嘛,你能这样想。”叶皓轩淡淡的笑道:“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能合作的,像是今天,你求我帮忙,我也不会坐视不理。”

  “那走吧,我觉得鼠爷耽搁不起了。”林玉玉叹了一口气道。

  “好,走吧。”叶皓轩点点头,他叫来了服务员,拿出钱包付了账,然后便和林玉玉一起离开了咖啡厅里。

  在那个小院落里面,叶皓轩见到了这位传说的人物,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病的那么重,这和传闻的他似乎不太一样,他现在半躺在椅子,下半身瘫痪,而且一条手臂根本不能动,一只眼睛全盲,另外一只眼睛也只是勉强能看到东西。

  “病的挺严重啊,至少,超出我的候像了。”叶皓轩走到了鼠爷的跟前,他皱了皱眉头道。

  “这位是?”鼠爷睁开那只完好的眼睛,有些诧异的看着叶皓轩,他并不认识叶皓轩。

  而叶皓轩也懒得向别人解释自己的身份,他抓起了鼠爷那只不能动的手,细细的把起了脉来,只是那只手腕的脉像弱的几乎不能摸到,如果不是叶皓轩问诊的水平要高于正常的医,还真的摸不出来他的脉。

  “医圣,叶皓轩。”林玉玉道:“我想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吧。”

  “我听说过。”鼠爷恍然大悟,他看着叶皓轩道:“大名鼎鼎的医圣,号称有起死回生的医术,我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

  “有些时候,传闻是会夸张的。”叶皓轩松开了他的手腕道:“你的病,有几年了?”

  “从症状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三年多了。”鼠爷叹了一口气道:“业内的人都知道我是突然退出江湖的,可是他们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现在这个样子,已经不适合做这一行了,但是我不甘心,我以前的理想,只完成了一部分,还有另外一部分没有完成。”鼠爷道。

  “你的理想,无非是一统盗门,你想让业界有一个组织,有一个秩序,那样的话,你们这一行会少一些负面新闻。”叶皓轩道。

  “事实,以前的盗门,是很有讲义的,老弱病残者贫困者,一律不许碰,而且那个时候盗门虽然分散为数个门派,但是大家相互之间都有制药,并不是像现在这样一盘散沙,随心所欲的。”鼠爷道。

  “理想不错。”叶皓轩拿出了金针,他淡淡的一笑道:“可惜,这个理想,有些难以实现,因为毕竟现在是法制社会,容不得你的盗门重组,如果不是得到官方的支持,你的组织是非法组织。”

  “呵呵,我们这一行,向来没有被官方承认过。”鼠爷道。

  “所以,你要走的路还有很长。”叶皓轩取出了金针,开始为鼠爷针灸,现在的叶皓轩,用起金针来理光是得心应手,他甚至不需要去刻意的辨认穴位,他几乎每一针都是随心而为。

  如果是一个正常严肃的医师,一定会斥责叶皓轩不用心,因为他每一针下去看起来都是心不在蔫的,这对认穴位来说,本来是大忌。

  但叶皓轩看起来散乱无章的针法,每一针却是暗含玄机,不到五分钟,他便施针完毕,金丹的浩然真气缓缓的吐出,顺着针尾流入了鼠爷的身体里面。

  鼠爷的脑门冒出了冷汗,他感觉随着叶皓轩的金针扎下来,他身体里面好像是有一条条的电蛇在乱蹿一般,而且他许久没有知觉的双腿,好像是无数条小虫子在乱啃一般。

  紧接着一种刺痛代替了这种感觉,这种痛好像是烧红的针刺入他的皮肤一般,尤其是两条早已经没有知觉的腿,现在更是万针齐刺一般。

  那种灸痛的感觉,让他痛不欲生,他大吼了一声,然后高声喝道:“痛快,真痛快,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

  “鼠爷,你怎么样?”周五有些紧张的看着鼠爷,他有些不知所措。

  鼠爷在这一行,辈份算是较高的了,而且他身边也聚集了一批较忠心的小弟,周五是其一个,他跟着鼠爷,恐怕已经不下二十年了,从鼠爷出道的时候跟着鼠爷,一直到现在。

  “我告诉你,鼠爷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周五指着叶皓轩激动的说。

  叶皓轩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虽然只是不经意的瞥一眼,但周五的心神一震,他感觉到手足冰冷,因为叶皓轩的这一瞥,让他感觉到身冰冷无,好像是堕入了冰山一般。

  “你要记着,我不欠你们什么,我今天之所以来,是冲着盗祖的面子的。”叶皓轩淡淡的说:“不要说是你们一个小偷头子,哪怕算是国外的总统来了,找我看病,也得对我客客气气的。”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