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5章 逼自己

  第2685章逼自己

  “不逼自己又能怎么样?虽然梁氏集团是从我爸手里继承过来的,但说到底,还是我自己的心血,我自己的心血,难不成我自己不心疼吗?”

  “这么久以来,我一直是兢兢业业的,不敢让自稍有一点松懈,因为我对自己说过,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来。!”

  “我感觉你像是护着自己幼苗的母鸡一般,哪怕是老鹰来了,你也要从它身啄下来一嘴毛来。”叶皓轩笑道。

  “你才是母鸡。”梁佩珊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刚刚心的那点小郁闷,也随着叶皓轩的这句话而烟消云散。

  “我觉得,你这个人挺逗的。”梁佩珊认真的看着叶皓轩道:“我觉得你总是能在气氛严肃的时候适当的弄出点笑话来。”

  “人嘛,得让自己放松放松。”叶皓轩笑道:“我不是记得,之前你弟说过要出去玩几天,这一耽搁,又要耽搁不少的时间吧。”

  “不,我忙完了这几天去,接下来陈家要在沪城选址了,没有我什么事情了,我只需要等他们选好址,开建之后,等着新的合作项目来是了。”梁佩珊笑道。

  “那还好,是时候放松一下了,那行,公司的事情,你安排好,然后我们出行。”叶皓轩笑道。

  “走吧,我们现在回去。”梁佩珊调整了一下心情,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梁氏,夜色,梁氏集团灯火通明,她觉得,这是她最后一次回家了,以后,她都要与梁氏彻底的说再见了。

  “怎么,还离不开这个地方吗?”叶皓轩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离不开的。”梁佩珊摇摇头道:“只是想在看一眼,毕竟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啊。”

  “哈哈,走吧。”叶皓轩走了驾驶室。

  “对了,你说我后妈的怀孕是假的,这件事情是真的吗?”梁佩珊问道。

  “当然是真的。”叶皓轩启动了汽车,他淡淡的说:“我以前是医生,而且我自认为我的医术医圣也差那么一点点,你感觉我会看错?”

  “你的医术,能和医圣?”梁佩珊瞪大眼睛看着叶皓轩,真的,她认为叶皓轩的这句话,绝对是在吹牛逼。

  “你感觉我是在吹牛?”叶皓轩笑了:“你可别忘了,你大伯的病,可是我治好的啊。”

  “那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梁佩珊翻了叶皓轩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道:“我大伯的记忆,始终恢复不了,我不知道他之前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为什么会失踪这么久?”

  “这对你来说很重要吗?”叶皓轩回过头看着梁佩珊道。

  “不是太重要,但我还是想弄明白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梁佩珊摇头道。

  “有些事情,不必非要去一探究竟的。”叶皓轩苦笑了一声道:“我觉得你父亲和你大伯之间的事情,你可以认为是同族之间的内斗。”

  “同族内斗,斗什么?”梁佩珊的目光瞬间凌厉了起来。

  “你觉得,大家族之间,为了争权夺位,他们会在乎亲情吗?”叶皓轩问。

  “不会在乎。”梁佩珊摇摇头道:“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所以我觉得,他们要的只是利益,他们并不会在意亲情的。”

  “对,而且梁氏在沪城家底厚,你祖留下来的东西多,你大伯与你父亲,年龄,能力,你觉得两人谁更能胜任梁家的家主一些?”叶皓轩又问。

  “我大伯为人稳重,而且处理事情我父亲成熟,如果选嫡,我觉得他胜出的可能性会大一些。”梁佩珊道。

  “可是最后,你父亲位,你大伯失踪,这里面,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叶皓轩笑了。

  “你是说…我大伯与我父亲争位,而他,是出局者?”梁佩珊似乎是明白了叶皓轩话里的意思。

  “话不点透最好。”叶皓轩笑了,留尾巴开始专注的开车了起来,他悠悠的说:“这世道人心,一直在变,唯一不变的,是人的私心。”

  梁佩珊沉默了,她觉得叶皓轩说的话很有道理,是的,这个世界,世道人心,都在变,唯一不变的,是人的私心。

  父亲的位,本来有些怪,而大伯失踪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关注过,等大伯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真正深究的话,是永远都看不到底的,所以有些事情,只能让它随着时间渐渐的消失。

  夜已经很深了,即使繁华的沪城,大街也看不到太多的车辆来往,绕了回别墅的路,路更是没有一辆车。

  两侧,只有昏黄的路灯,叶皓轩的眉头皱了起来,他觉得这么显然走这条路,是很不吉利的。

  叶皓轩不喜欢走夜路,因为夜,一眼看不到边际,远处的黑暗,仿佛随时都伏着一头猛兽,让他的心头狂跳。

  突然,眼前一条黑影一闪,似乎是有什么小动物从车子前方骤然驶过,叶皓轩猛的一脚刹车踩了下去。

  “怎么了?”梁佩珊被颠的有些不舒服,她解下了安全带,跟着叶皓轩一起走下了汽车。

  “刚才好像是看到有东西从前面跑过去了,不过下车又看不到。”叶皓轩围着车子绕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刚才好像是有东西从车前面跑过去了,但是下车了,什么也没有看到,见鬼啊。”叶皓轩抬头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只是这个地方,看起来有些阴冷,叶皓轩刚回答完,只见头顶的那个路灯忽闪了几下,然后便不在亮了,同时,周边的路灯都忽暗忽明了起来。

  而且正北方一阵阴风吹来,更是给这阴气森森的地方平添了几分苦惧。

  尽管自己向来不迷信,但梁佩珊还是感觉到有些毛骨悚然的,她有些害怕的说:“我们快走吧,快点离开这里。”

  “好。”叶皓轩点头,他打开了车门,梁佩珊钻进了车里,叶皓轩启动了汽车,向前驶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