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1章 他是异类

  “那叶皓轩呢?”花?又好的问了一句。品??“叶皓轩算是一个异类吧,他以区区凡人之躯,以看似天境的实力,居然能和我斗个旗鼓相当。”宇拓倒也不避讳自己在叶皓轩手里吃了暗亏,他悠悠的说:“但是我们这些继承远古战神血脉的人,又怎?p>

  会怕他区区一个凡人?”

  “他了我的刑天之伤,所以他活不过三日。”宇拓道。

  “哈哈,好,拓拔兄果然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来来,我们干一杯。”花?哈哈大笑,他又敬了一杯酒。

  “说真的,等会儿那个女的,让我出手简直是杀鸡用牛刀。”宇拓有股喜欢吹牛逼的天性,他得意洋洋的说:“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犯得着让我吗?”“呃,这个嘛,叶皓轩身边的女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吃过了许彤彤一次亏的花?这一次是真的学乖了,他小心翼翼的说:“所以,让您出手,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们这也是以防万一嘛,万一那个女

  人是疯子,我可对付不了。”

  “呵呵,你放心吧,算她是疯子,她也注定不是我手下一合之力。”宇拓笑了。

  “我明白,我马赶到。”郑兰兰放下手机,专心的开起车来,她接受了许彤彤的通知,她也意识到这一次冯氏集团的野心,所以她必须跟萧海媚等人汇合,然后商量对策。

  医学院是在京城新区,距离市心还有很远的距离,她开开经过郊外的时候,前面横在路央的一辆车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里是郊区,人非常少,而且这辆加长版的林肯,不可能无无缘无故的横在了路央,事出必有妖,所以她必须小心一点。

  停下了车,郑双双走了下来,她走来来以后,发现一名大汉把玩着手的两把巨斧,看大汉的表情,颇有几分此路是我开的感觉。

  “你是谁?”郑双双感应不到对方身的气息,在她的意识里,宇拓是一个普通人,但是他手的两把巨斧出卖了他的身份。

  他手的两把巨斧黑气沉沉的,算是普通的钢铁制成,这一把下来至少也得有百斤,但是宇拓拿着两把百斤的巨斧在手里跟玩似的,这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身份。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宇拓咧嘴一笑道:“你得跟我走一趟。”

  “我要是说不呢?”郑双双也笑了笑。

  “那只好得罪了。”宇拓绝对不是一个废话多的人,他是属于那种说干干的人,他的话音刚落,然后他双手一挥,呼的一声,手的巨斧向郑双双砍来。

  当然,他这只是平砍,并没有用他的神力,因为他觉得郑双双跟他起来,简直不值一提,他犯不着用自己的神力。

  虽然只是平砍,但是从他巨斧散发出来的气势却一点也不弱,那种排山倒海一般的气势,让郑双双不得不重视起来。

  郑双双迅速的一个后翻,她的身形飘乎不定,瞬间化成了数条身影,轰的一声,郑双双的车被宇拓的这一斧给横斩成了废铁。

  当郑双双在次出现的时候,她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弯刀,这把刀是属于东洋刀。

  郑双双曾经在东洋呆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她是村正左辅的手下,她的这一身忍术,是村正左辅利用类似于神光灌顶的神通帮她提升的。

  虽然郑双双的记忆又回来了,但是属于千叶佳子的那份实力却保存了下来。

  这把刀的刀名为“名图。”是东洋一位忍术高手留下来的刀,郑双双也是第一次祭出来名图,因为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刀不错嘛。”宇拓咧嘴笑了:“如果没错的话,这是属于东洋的名图吧。”

  “好眼力。”郑双双手名图一横,她做出了战斗的准备。

  “东洋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从华夏传过去的,如忍术,是从华夏的阴阳五行演化而来的,至于东洋的那些神诋,在我祖宗的那个时代,他们其实只是一些不入流的东西。”

  “我是华夏人,我有这一身忍术也是迫不得已,不管怎么样,能保命行了。”郑双双盯着宇拓道。

  “好,你觉得你在我手下,能走过几招?”宇拓呵呵笑了,他边笑边说:“我赌只有一招。”

  “那可未必。”郑双双微微一笑,她向前一步踏出,一个弓步形成,她清叱一声,手的名图一刀向前斩去。

  咻,紫芒骤现,紫色的光华划破了天际,在斩出这一刀的同时,郑双双的身形突然在半空消失,当她在次出现的时候,身形已经掠到了宇拓的空,她双手在次斩出一刀,白色的剑芒瞬间万变。

  忍术的一个特点是快,郑双双之前经过忍术的神光灌顶,她是一个十足的忍术高手,她的实力起忍还要在高一个档次。

  如果是普通的高手,还真的招架不了郑双双这一击,但可惜的是,对方是一位远古大神的后裔。

  “你只有这点招数了吗?”宇拓残忍的一笑,他双手巨斧一交,叮的一声金铁交鸣,然后他高举手的巨斧,猛的向前砍去。

  宇拓的招数花样并不多,他一招一式看起来都平平无,但这也是宇一族的特点,一招一式,都是最精纯的力量,以无的力量辗压对手,让对手根本没有办法招架。

  叮,郑双双在半空的身形暴退,她手的名图瞬间化为数段,她身形连退,站定身形后的她脸色微微的有些苍白。

  “呵呵,不堪一击啊。”宇拓笑了:“你还有什么招数,那拿出来吧。”

  郑双双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她双手一合,一个怪异的指印便即形成,然后她右足微微在地一顿,她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当场。“想跑?哪有那么容易?”宇拓冷笑了一声,他猛的向前踏出几步,然后大喝一声,一斧砍在地,轰的一声响,坚硬的混凝土被他一斧斩起,数道土黄色的土拄冲天而起。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