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急救

  那晕倒的病人还有些迷糊,体内的酒精还没完全代谢掉,脑子昏昏沉沉的。!

  本来林奇可以把他体内的酒精排出来,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次全当给他们长点记性,让他们知道,以后不能过度饮酒。

  “谢谢医生,我们住的地方离这还有很远,就先走了。”那瘦子摸了摸口袋,发现身上也没啥钱,便是想急忙扶着他的同伴开溜。

  “走吧,以后再这样喝酒,可不一定像今天运气这么好了。”林奇甩了甩手道。

  瘦子感激的点了点头,生怕林奇要钱似得,急忙扶着他的同伴溜走了。

  实际上,林奇也没打算要什么诊费,一看这两人就是天天买醉的酒鬼,真要说收费,还不得跟要了他们两个的命似得。

  等到两人一走,兰博诧异的看着林奇道:“你用的真是冰魄七针?”

  “你倒还还有点见识,这正是我祖传的冰魄七针。”林奇不咸不淡的回道。

  听到这话,兰博脸色一僵,刚才他还用这话藐视林奇来着,谁知道现在不动声色还回来了。

  可一听这针法是他家祖传的,兰博怒了:“小子,你针法明明是我们家的,怎么又成你家的了?”

  “这冰魄七针,是我林家先祖创立,后来经过弟子传承,又繁衍出了无数分支,你们家也有冰魄七针,那只能说是学的我林家的。”林奇说道。

  这点他没有半分吹嘘,林家自成一派,祖祖辈辈都从医,而经过千百年历史,去糙取精,凝结了许多宝贵的医术,大都无私的传授给世人,供后辈学习。

  当然,有些偷学的学了一点皮毛,那只能是让人笑话罢了。

  “你放屁!”兰博瞪大了眼睛,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暴跳如雷的大吼道:“这针法肯定是你偷学我爷爷的!冰魄七针是我们兰家的。”

  “出了什么事情?”

  这时,一个身穿布衫的老者,缓缓从百草堂门口走了出来。

  林奇转眼看去,只见这名老者步履沉稳,面容亲和,一身风骨,令人难以忽视。

  这位便是兰博的爷爷,兰义谦。

  一手创立了百草堂,行医治病,深受爱戴,为人低调,在附近人几乎都知道他兰义谦的医术高超。

  “爷爷,他说冰魄七针,是他们家的!”兰博立刻告状道。

  兰义谦微微一怔,旋即叹了口气道:“他说的没错,这冰魄七针,的确不是我们家的。”

  “这,这不可能吧!”兰博怔住道。

  兰义谦打量了一番林奇,忽然道:“你姓林?”

  “没错,在下林奇。”林奇点了点头,对这兰义谦倒是有几分好感,对于不是自家的东西,敢于承认。

  “原来如此,那你应该就是神医林家的后代了,我学习的冰魄神针,的确是林家传下来的。”兰义谦如实道。

  兰博越听越迷糊,伸长了脖子道:“爷爷,这冰魄七针,明明是我们家祖传秘籍上面记载……”

  “你偷看我们家祖传秘籍?”兰义谦顿时面色大变,诉斥道:“不是告诉你,你现在还不能看吗?”

  “爷爷,我,我只是一时好奇。”兰博急忙低头,他爷爷之前严肃交代过,以他的医术还不够资格看祖传秘籍,只是这他哪里忍得住?

  兰义谦冷哼一声,满脸怒色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现在医术不到家,看了没有任何好处,可是你,居然给我左耳进右耳出,从明天开始,你给我面壁三天,等你认识到错误,一个月后再回百草堂!”

  “我,我……”兰博还想解释什么,可一看他爷爷的脸色,只能狠狠瞪了一眼林奇,之后闭嘴站在了一边。

  兰义谦哼了一声,看到他态度还算不错,面色缓和了一下,转而朝着林奇一拱手道:“林小兄弟,既然来了,就到咱们百草堂内一坐如何?”

  事情到了这里,在一边担心半天的兰韵,她总算是松了口气,好在没起什么冲突。

  而看到他父亲还邀请林奇,兰韵急忙拉着林奇道:“林奇,你就进来坐坐吧,我父亲都邀请你了,你要是在拒绝,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那好吧,我就坐一会。”林奇也不好在推脱,不然,这就是不给这一家人面子了。

  只不过,兰义谦却是另有目的。

  此时虽然天色已晚,但仍然还有许多病人来访。

  而兰义谦虽然名声在外,却也坚持每天坐诊,不少人都是冲着他的名头来的。

  所以这兰义谦一坐下,立刻就有一位病人走上前来,恭敬的坐在兰义谦面前道:“兰老先生,还请帮我看下病,我这今天感觉快喘不过气来了。”

  这位病人是一位年轻女孩,她说起话来音色奇怪,上气不接下气,脖子肿痛,好像咔住了什么东西似得。

  兰义谦急忙查探了一下病情,心中顿时有所了然。

  不过他并没有急着说出患者病情,反而对着林奇招手道:“林小兄弟,你过来看看。”

  林奇当然知道,这是兰义谦在故意考验他来着,当下拱手道:“既然兰老先生看的起我,那我就献丑了。”

  兰义谦一抚胡须,故意道:“林小兄弟,我丑话说前头,你身为林家的传人,若是连这个病人都看不出来的话,那可不要怪老夫笑话你。”

  这番话,无形之中给林奇戴了个大高帽子。

  兰博立刻就明白过来,他爷爷虽然表面没帮着他,但实际还是暗中在给他找面子。

  而且这病人应该很难诊断,是想让林奇闹个笑话。

  这一幕落到林奇眼中,他只是微微一笑,谦虚道:“兰老先生,不要折煞晚辈了,论经验和辈份,我都不及你。”

  “都说后生可畏,我也想看看,你们这年轻一辈有没有超越我们的可能!”兰义谦温和的笑着。

  但那话语中的意思却不言而喻,分明是想点拨一下林奇,中医讲究的是经验和辈份,和你的家世无关,你林家的医术再好,怎么比得我这个行医数十年的老中医?

  “嗯,我还是先给这位病人看病吧……”

  林奇觉得跟他们聊不下去,便是走到这位年轻女孩身边,搭在她手腕上把脉。

  片刻后,林奇眉头顿时紧蹙,脸色大变!

  看到林奇的脸色,兰博不屑道:“怎么,现在看不出来了吧?”

  “不是。”林奇唰的一下站起来,面色严肃,焦急万分道:“这个女孩现在很危险,必须马上进行急救!”

  “啊?”年轻女孩吃了一惊,她的情况很危险,自己怎么没感觉?

  而林奇的声音又急又大,让周围人齐刷刷的看向林奇,均是露出不解之色。

  为什么要急救,现在这女孩不是还好好坐这里吗?

  兰义谦眉头轻蹙,轻喝道::“林奇,这女孩是有心脏病不错,而且今天有点小感冒,但是她的病情还可以控制,不至于急救吧。”

  兰博呵呵道:“爷爷,我看这小子就是危言耸听,专门吓唬人而已。”

  “不,我现在就要急救,要不然就来不及了。”林奇却是一脸坚决和焦急,已经到了争分夺秒的地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位面电梯史上最强店主异常生物见闻录电影的世界时空位面穿越诸天万界的掠夺者穿越电影之无限崛起无限之造化诸天万界之最强商人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