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不给力啊

  “今天晚上?”田泽富闪过了一丝兴奋之色道:“那太好了,这人要是还多活一天,我就感觉一天不爽。!”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记得把钱准备好,等我消息吧。”

  红杜鹃淡淡扫了他一眼,将照片丢下,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夜风中,只剩下杜鹃花的香味飘散。

  宾馆房间内。

  林奇躺在床上,虽然想着隔壁就是兰韵,心中没有冲动是假,但好在他也不是没有自制力的人,修炼了一遍混元真气诀,等到一口浊气吐出的时候,林奇浑身清爽,杂念消散。

  只是在这个时候,林奇电话突然响了。

  他将电话拿起来一看,是兰韵发的一条短信:“林奇弟弟,我好像睡不着,你陪我聊会天吧。”

  林奇想了想说道:“要不,你跟我说一下田泽富的身份吧?”

  良久,兰韵才回来一条消息:“我实在不想说这个人,但是你要问,我就全部告诉你,田泽富其实没什么本事,基本上就属于好吃懒做的富二代,只不过,他在京城有个爷爷很厉害,而且跟我我们兰家老太爷是世交,所以两家就达成了这桩婚事……”

  “这么说,他只是仰仗他爷爷的名号?”林奇问道。

  “嗯,他爷爷具体是做什么的,我也不清楚,但是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在医药界拥有极大的话语权,不过,他田泽富也只是嫡系亲属,真要说的话,他爷爷管不管他都行。”兰韵说道。

  “原来如此。”林奇倒也放心下来,想要扳倒田泽富,只要不让那位京城人物动怒就行了。

  兰韵发短信道:“别光顾着说我,你呢,跟姐姐说说你的家世。”

  “我的家世?”林奇不禁自嘲一笑,简短回复道:“我一出生,不知道父母是谁,从小跟着爷爷长大。”

  兰韵惊讶道:“啊,你连父母都不知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提起的。”

  “没事,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更何况,我爷爷对我很好。”林奇的爷爷,是他唯一的亲人。

  “这么说,你这一身医术是跟你爷爷学的?”兰韵问道。

  “没错,我们这一脉传承了林家的几十代人的中医医术,我现在的梦想,将中医发扬光大。”林奇道。

  “那,那你就没试着找一下你的父母?”兰韵试探性的问道。

  “不想找,用不着找,不管我父母把我抛弃是什么原因,我都不会原谅他们。”林奇心中有些起伏,他从小没有父母,缺少了许多童年应该有的东西。

  “林奇弟弟,你别难过,我……”兰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林奇。

  “没事,我早就习惯了,反正别人经常说我是野种呢。”林奇苦笑道。

  一看到这段话,兰韵揪心的疼,他仿佛能理解林奇的那些苦痛,急忙道:“是我不好,林奇弟弟,我真的不应该说这些,你,你等着,姐姐马上穿衣服过来向你道歉。”

  “不用了。”

  林奇还没发出这条信息,门口却是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这么快?

  林奇有些诧异,兰韵这穿衣服速度也太快了吧。

  叩叩叩!

  门又被敲了三下,一个妖娆的声音传来:“林奇,我可以进来吗?”

  没办法,人家都来了,林奇也只好过去开门。

  门打开的瞬间,一阵杜鹃花的香味,就飘散到了林奇口鼻之中。

  林奇皱了皱鼻子诧异道:“兰姐,你什么时候喜欢这种香水了?”

  “那你喜欢这种香味吗?”兰韵嘴角勾起一抹撩人的笑意,一手搭着门框,极尽妖娆,那成熟的身段仿佛想让人将头埋进去。

  林奇却是目光一凝,他发现兰韵脖子上多了一个红杜鹃的纹身。

  悄然打量了兰韵一眼,看到到她下巴上的褶皱时,林奇嘴角浮出了一抹讥讽的笑意,原来你不是兰韵,这种劣等的易容术也可以骗到我?

  林奇想了想,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你这香水不错,哪里买的?”

  “你让我进来,我就告诉你。”这个‘兰韵’说道。

  “好啊,我一个人正寂寞呢。”林奇说着,就邀请了‘兰韵’进门,然后将房门锁死。

  而‘兰韵’走进门内,就直接坐到了床上,将腿撩起,开叉的旗袍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做出勾魂的姿势。

  她故意揉着脖子,一副吃痛的样子道:“哎哟……我的脖子好痛……你能不能帮我揉一下……”

  “正好我是医生,我来帮你看看吧。”林奇走到她的背后,鼻孔间那杜鹃花的香味却是越发浓烈起来。

  而林奇俯视而下,那傲人的身材一览无余,心中竟是有种想要扑上去,将这个女人就地正法的冲动。

  林奇皱了皱鼻子,又吸了一口那种香味,全身仿佛被点燃了一般,燥热起来,眼前竟隐隐开始出现幻觉。

  “你怎么了?”她回眸一笑,那勾人的魅或,像是引人陷入无尽桃花渊。

  “没,没怎么……”林奇说话竟是有些艰难起来。

  “嗯哼,林奇,你是不是想要我?”她一挑眉头道。

  林奇全身仿佛不听使唤,仿佛下意识的就要说想。

  而对方更是尤为大胆,妖娆一笑,竟是主动钻到了林奇怀中。

  “林奇,长夜漫漫,我想做想做的事情。”她拉住林奇的手,主动往她身上抚去。

  指尖的柔软,让林奇浑身一颤,双目有些泛红,恨不得当场将她压在身下。

  “不过,你先别着急。”她的突然一推开林奇,眼中闪过了一丝讥讽道:“让我先看看你的心,是什么样子,好吗?”

  “想看我的心,当然没问题。”林奇一拉心口的衣服,入眼便是火热的胸膛。

  “哎呀,这样怎么看,把你的心挖出来,让我看看,好吗?”她看林奇差不多入迷,的说着从裙摆下拿出了一把刀子。

  明晃晃的刀子,让林奇眉头紧蹙,只是身体却怎么也不听使唤,仿佛只能答应她的要求。

  “你放心,只要让我看看你的心,今晚你想对我怎么样都行。”她的轻吟一声,仿佛带着某种勾人的魔力,身上的杜鹃香味,如同世间的最致命的情药。

  “真的想怎样都行?”林奇口干舌燥。

  “当然。”

  “那来吧,把我心挖出来给你看。”林奇一拍胸口道。

  “爽快,那我们一起挖吧?”她一把握住了林奇的手,两人一起拿着刀子,朝着林奇心口慢慢落去。

  那锋利的尖锐,吹毛可断,落在皮肤上只需要轻轻一划,便能皮开肉绽。

  只是奇怪事情发生了,她手上的刀,始终落在林奇心口一指间的距离,迟迟没有落下。

  “嗯?怎么回事?”这个‘兰韵’脸上一滞。

  “你怎么不挖啊?”林奇笑着打量着她。

  “我……”她尴尬的一笑,她倒是想挖,可用尽了全身力气,却也无法再动分毫。

  她目光一凝,扫了眼林奇,却是突然发现了什么,猛然惊醒道:“你没有中我的谜药?”

  “呵呵,你这谜药地摊上买的吧,不给力啊。”林奇淡淡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位面电梯史上最强店主异常生物见闻录电影的世界时空位面穿越诸天万界的掠夺者穿越电影之无限崛起无限之造化诸天万界之最强商人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