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兰家祠堂

  林奇脑子有些短路,如此近的距离,他可以感觉对方身躯的轻颤,口鼻之中尽是对方那天然的体香,甚至那傲人的身材也能把握在手。

  而兰韵也是愣住了半响,对方雄厚的男子气息,火热的胸膛,仿佛要将她点燃一般。

  等她反应过来时,只感觉全身娇软,毫无半点反抗之力,喉咙中不自觉的发出一声轻吟。

  “嘤咛,林奇……”兰韵这一声似痛苦似舒服。

  林奇以为弄疼了她,急忙要起身道:“兰姐,我真不故意的,对不起,我马上就起来……”

  只是当林奇起开的时候,兰韵只感觉内心一阵失望,她抑制不住,急忙用双手勾住的林奇的脖子,喘息道:“林奇弟弟,姐姐漂亮吗?”

  咕咚~

  看到兰韵皮肤上泛起了诱人的桃红色,林奇只感觉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漂,漂亮。”林奇艰难道。

  “那你喜欢姐姐吗?”兰韵羞臊着脸,美眸紧紧盯着林奇。

  “像兰姐这样的女人,要是哪个男人不喜欢,还真是瞎了眼了。”林奇认真道,不过他明白,这种喜欢只是欣赏,并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

  只是兰韵芳心一颤,没等林奇多说一句,那两片清凉直接吻了上去。

  林奇大脑直接一片空白,心中只剩一个念头,草,被强吻了!

  而兰韵穿的旗袍本就薄少,这样相拥在一起,林奇逐渐发现对方火热扭动了起来,那滑腻的肌肤让他感觉要爆炸了一般。

  就在林奇隐忍不住,要进行下一步的动作时,门突然砰一下被撞开了!

  一连串脚步声响起。

  随后,一行人出现在了门口,只是看到房内的场景,齐刷刷的愣住了,特别是为首的一名身着军装的老者。

  “你们在干什么?”兰鼎天扫了两人一眼,脸色大变。

  “老太爷,你怎么来了?”兰韵顿时被惊醒了,急忙跟林奇分开,整理好了衣服。

  林奇尴尬干咳了两声,看着兰鼎天道:“兰老太爷,你好。”

  “好什么好?”兰鼎天怒斥一声,狠狠瞪了一眼林奇道:“小子,你知道兰韵是什么人吗?是你可以高攀的起的?”

  兰韵知道老太爷的脾气,急忙解释道:“老太爷,跟林奇没关系,都是我主动的。”

  “你主动的?混账!”兰鼎天胡子都气飞了起来,大喝道:“兰韵,你知不知道你是我们兰家的人,你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难道还要来教你吗?”

  “老太爷,是我的不对,但是请你不要怪林奇。”兰韵说道。

  “哼,一口一个林奇,你到底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兰鼎天怒喝道:“来人,把兰韵这个混账女给我绑回去!执行家法!”

  他的话音落下,立刻就有几名军人窜了出来,将兰韵直接拿住。

  林奇走上前一步,解释道:“兰老太爷,兰韵就算有错,也不至于责罚她吧?”

  “小子,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跟我讲话?”兰鼎天不屑道。

  林奇眉头紧蹙,不禁微怒道:“兰老太爷,我是没有资格,但是你除去了身上的这个家主的身份,说不定,你连个屁都不是。”

  “你!”兰鼎天指着林奇,浑身发抖。

  见两人恶言相交,兰韵急呼道:“林奇,你别跟老太爷这样说,我跟他回去就是了。”

  兰鼎天冷哼了一声,打量着林奇道:“小子,你也跟我一起回去吧,我觉得有必要跟你好好谈谈!”

  “没问题,有些事,我也想跟你谈谈。”林奇觉得有必要,告诉田泽富身上罪孽,然后改变兰鼎天的想法。

  “带他走!”兰鼎天对着身后军人挥手道。

  几名军人立刻上前,想要拧住林奇的肩膀。

  林奇冷哼一声,真气运转,虎躯一震顿时将几名军人震开。

  那几名军人露出一抹诧异之色,要知道他们可都是特种兵,几个人连一头发疯的牛都可以制服,林奇却是轻松的就让他们退开几步。

  林奇淡淡道:“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会走。”

  “小子,你的确有点本事,但在我眼里还算不了什么!”

  兰鼎天冷哼了声,旋即直接转身向前走去。

  兰韵被几人拿住,只能对着林奇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

  林奇却是淡淡的摇头了摇头,今天说不定也是一个能让兰韵解脱的机会。

  随后,林奇跟着兰鼎天来到了一处庄园内,兰家周围都有警卫把守,看起来十分肃冷无比。

  说起来,兰家其实是红色世家,家族内世代经营医药,在古代就是皇弟的御医,而兰鼎天更是早年跟随领导人一起打过鬼子,救死扶伤,立下不少军功,现在年纪大了退居二线,在金海军区被委任了团长职务。

  只是不过,他的威望一点不减当年,在金海市算是跺跺脚,都能抖三抖的人物。

  兰鼎天面色沉沉,走到兰家大门时,挥了挥手,让人带兰韵去了另外一个房间,其他人也都一并退下。

  最后,他扫了林奇一眼,径直朝前走去。

  林奇当然知道,这兰鼎天想跟他单独谈谈,便是跟了上去。

  两人走到了兰家的祠堂。

  在祠堂之上,供奉着兰家的祖先的灵牌,而灵牌上除了名字,还有一行小字介绍者生平的事迹,可以说,兰家的每一位都算的上是声名显赫之辈。

  林奇也没想到,这兰家的底蕴如此深厚。

  “小子,你看到了吗?兰家祖祖辈辈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兰鼎天说着扫了林奇一眼:“所以,你应该明白,兰韵的身份,是你这个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

  “兰老太爷,这点我明白,但是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些。”林奇道。

  “你身份卑微,说的任何话,我都不想听。”兰鼎天蔑视道:“我限你三天之内离开金海市,永远别在回来,你跟兰韵之间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兰老太爷,请你听我说完,不用你赶,我也会自行离去。”林奇道。

  “我说的话你还不明白?我要你现在离开,马上,立刻,否则你别以为我没有办法对付你!”兰鼎天十分强势。

  林奇眉头一挑:“兰老太爷,你的态度让我很失望,你不想听的话,将来肯定要吃苦头,当但是言尽于此,我也没有必要多说了,最后,我要跟你说明白,兰韵的事情我会管到底,他肯定不会跟田泽富完婚!”

  本来,林奇也是好心告诉他一些关于田泽富的事情,谁知道人家根本不领情,更不把他放在眼里,那他也没有说下去的必要,干脆直接表明态度。

  “好,好的很,小子,我现在改变注意了,我要让你明白得罪兰家的后果!”兰鼎天突然爆喝一句,走出门外,然后将手放到了祠堂的门上。

  咔嚓一声。

  兰鼎天似是转动了某个机关。

  突然间,祠堂内的所有门窗紧闭,哐当几声,一排排铁栅栏落了下来,将林奇死死的困住,没有半点漏洞,严严实实。

  兰鼎天冷哼道:“林奇,这是我们家用来惩罚叛徒用的囚笼,在祠堂内看着兰家列祖列宗,直到活活死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位面电梯史上最强店主异常生物见闻录电影的世界时空位面穿越诸天万界的掠夺者穿越电影之无限崛起无限之造化诸天万界之最强商人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