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时间不多

  林奇这番话,在夏国平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飞出去针,如何转弯?

  只是林奇却是微微一笑,示意夏国平别说话。

  别的银针,林奇可能没办法,但是这太极两仪针,却是拥有这个神奇的能力。

  “林奇,老子叫滚开没听见啊!”

  看到林奇没动静,田泽富顿时恼怒的大喊,同时手紧紧的勒住兰韵,刀子放在她的脖子。

  “我要是不让呢?”林奇淡淡道。

  “好,你不让的话,那就别怪我了,老子先弄死兰韵!”田泽富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是在打鼓,如果他现在把兰韵弄死,那他肯定也活不了了。

  正在他迟疑的时候,林奇忽然道:“田泽富,其实你用不着这样,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从这里安全出去。”

  “什么办法?”田泽富愣然道。

  “你看看,我手上是什么……”林奇突然将双手伸了出来,故意压低。

  “手上?”

  田泽富伸长了脖子,狐疑的朝着林奇看去。

  就是现在!

  林奇将手摊开,两只手分别是一黑一白两根针。

  他目光一凝,双手齐发,两根针骤然爆射而出,呈现三角形,射向了田泽富脑袋旁边一寸左右的距离。

  这个位置,看起来根本不是要射田泽富。

  只是两根针,在到达田泽富脑袋旁边一寸位置时,突然交汇了,这两根磁铁制成的针,顿时出现了互相排斥的力量,朝着相反的方向偏离。

  陡然间。

  两根针同时改变了方向,仿佛真正转了个弯一般,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诡异的弧线,其中一个根针正好对准了田泽富脑袋!

  唰!

  黑针的黑光闪烁。

  “小子,你特么的耍……”田泽富发现不对劲时,那根已经插入了他脑袋的一处大穴,话都没来得及说完,两眼一翻,便是无力的软倒在地。

  静!

  全场一片寂静。

  那另一根白针落地的声音,清晰可辨。

  真是静的连根针都听的见。

  所有人痴痴的看着林奇,方才,他们只看到林奇扔出了两根银针,但从他这个角度,能射中田泽富,这怎么可能?难道针长了眼睛?

  一瞬间,全场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林奇,在他们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啪啪啪!

  不知道是谁带头鼓起掌,起初是稀稀落落的掌声,紧接着,便是如同雷鸣。

  “小伙子,好样的!”

  “没错,这飞针,真是神了。”

  众人一阵赞扬,而夏国平见此,对林奇竖了一下大拇指,便是急忙上去检查了田泽富的情况。

  那黑色的针,正中田泽富太阳穴,不过并没有完全深入。

  “还有气。”夏国平一摸田泽富鼻息,竟然没死。

  这针只是斜插而入,加上是两根针排斥的力道,所以就算林奇想将他毙命,那也是不可能的,只能让他晕倒。

  “夏局长,你需要让他认罪的话,就快点送他去医院,很快就能救醒。”林奇将太极两仪针收了回来。

  “林奇,这次可要多谢你了,帮我破了这个大案!”夏国平点头道,要不是林奇,这就是一个无头案。

  “没什么,你快点救人吧。”林奇点了点头。

  很快,夏国平就叫来了救护车,将田泽富抬走。

  现场经过一番处理,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这场婚礼,却是让兰家的亲朋好友哭笑不得,上次兰韵逃婚,这次又蹦出个林奇,这婚到底还结不结了?

  林奇走到了兰韵身前,看她仍然一动不动,扫了一眼头顶,手指在她头顶一抚,从发间抽出了两根银针。

  兰韵轻哼一声,犹如泄了气的皮球,无力软到下去。

  林奇急忙搂住了她的腰肢:“兰姐,你没事吧?”

  兰韵长出了一口气,这才恢复了正常:“我没事,只是我爷爷……”

  她扫了一眼高台座位,此时兰鼎天正晕倒在上,气若游丝。

  兰鼎天本来就年事已高,迈入迟暮之年,今天一连受了好几个刺激,这要是不晕倒才怪呢。

  “没事,你爷爷应该只是受了刺激,气血不顺而已,我去看看。”林奇点头道。

  “不行,我也要去看看……”兰韵急忙要走上前去,只是她刚走了一步,却是哎哟一声:“我腿好麻……”

  “你刚才太久没活动了,还是先坐着缓缓吧。”林奇将她扶住,放到了旁边椅子上。

  接着,林奇走到了兰鼎天身前,只是一把脉,他脸色忽然沉了下来,随后,林奇急忙掏出针,在他身上连扎数针,虽说有所好转,最后却不得不摇了摇头。

  兰韵一看林奇脸色,几乎道:“林奇,怎么了?我爷爷他没事吧?”

  林奇想了想道:“你让人抬兰老太爷回家,顺便让这些客人先回去吧。”

  一看林奇脸色严肃,兰韵只能作为话事人,对着现场各位说了声抱歉:“各位亲朋好友,大家也应该看的出来,这两次的婚礼,其实并非我愿,只因这个田泽富作恶多端,我爷爷也受了他的蒙骗……”

  “兰韵妹妹,我们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原来这个田泽富这么险恶,还好你没嫁给他。”

  “是啊,小韵,这也不是你的原因,我们不怪你。”

  “兰韵,我看你跟这个林奇关系不一般吧,要不然他也不会来闹婚,我看你就跟他结婚算了。”

  这些亲朋好友倒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而林奇今天表现的显眼,让大家一阵嘻嘻哈哈起哄。

  兰韵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直到将各位一个个送走,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兰韵回头一看林奇,却是仍然是脸色沉沉。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林奇如此,难道他爷爷出了什么大问题?

  急忙叫来管家,将兰鼎天抬回到了家中,放在他卧室的床上。

  “林奇,我爷爷到底怎么回事?”兰韵焦急道。

  林奇不得反问道:“你父亲兰义谦,还有兰博,今天怎么没来?”

  “他们和我爷爷关系一向不好,特别是因为上次婚礼的事情,他们关系就闹的更僵了,这次说什么也没来。”兰韵说道。

  “这样啊……”林奇看了一眼兰鼎天,却是又叹了一口气。

  “林奇,我爷爷到底什么?”兰韵道。

  林奇看着兰韵,不忍心的摇头道:“你爷爷出现了天人五衰,他时间恐怕不多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位面电梯史上最强店主异常生物见闻录电影的世界时空位面穿越诸天万界的掠夺者穿越电影之无限崛起无限之造化诸天万界之最强商人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