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这是你逼我的

  解决了这边,林奇才走到了田兴民旁边,检查了一下伤势。

  此时的田兴民全身无一处完好,他皮肤上青紫无数,喘息不已,若不是刚才林奇及时出现,那凳子角,就能要了他大半条命。

  而当田兴民看到,救他的人是林奇时,他猛然怔了下,眼中露出复杂之色。

  “伯父,你先别说话,我先给你治伤。”林奇说着就将田兴民的衣服拉开,看到那些伤痕时,他眉头微蹙,有很多地方不光破皮,还用一种阴狠的手法,打出了淤血。

  如果这些淤血不及时处理,那日后就可能造成隐疾,会伴随田兴民后半辈子。

  林奇急忙拿出针袋,为田兴民施针。

  他手中的真气喷涌,田兴民立刻就感觉一道道暖流从那银针中释放出来,身上的疼痛顿时舒缓了不少。

  只可惜,林奇手上的固体丸没了,不然立刻就能治好他的伤痛。

  “等会我就带你出去,给你抓副药,好好养病。”林奇说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田兴民不明白了,上次去他家,他几乎是把林奇赶出去的。

  “伯父,我只是看不惯这帮人欺负你一个人,你放心,我不是想让你改变注意,同意我跟田静雅的事情,也没想让你有任何回报。”林奇淡淡道。

  田兴民看了林奇一眼,没说话,脸上却是一阵发烧。

  上次在田兴民家里,他没给林奇一点好脸色,可现在,林奇不光来帮他,还给他治病,甚至到最后还不要半点报酬。

  林奇胸怀大度,以德报怨,只让田兴民羞愧到了极点,感觉自己不是个东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就在此时,钱所长也是急忙赶到了这边。

  钱所长看了一眼现场情况,顿时脸都绿了,果然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不过他很快就脸色一板,装作义正严词的样子道:“小张,这几个犯人是怎么回事,怎么还在派出所里闹事,赶紧带出去!”

  “是!”协警小张立刻狗腿的应了一声,急忙要将这几人带出去。

  “慢着!”林奇突然起身道。

  钱所长连忙走过来道:“林小兄弟,这几个犯人我会严肃处理的。”

  “钱所长,你这么着急干嘛?是不是怕我揭发你?”林奇看了一眼钱所长。

  这帮犯人敢如此嚣张,和他这个钱所长,绝对脱不了干系。

  钱所长眼神中一抹慌张闪过,旋即尴尬的笑道:“林小兄弟,你可别开玩笑了,我有什么可以揭发的?”

  “有没有,马上就知道了!”林奇冷哼一声,旋即走到了那个光头面前。

  看到光头倒在地上不起,林奇将他手抽出,探了一下脉搏,顿时挑眉冷喝道:“装什么死,赶紧给我起来!”

  说着,林奇就一把将光头衣领揪住,狠狠提了起来。

  那光头还打算装死蒙混过去,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看穿,只好哭丧着脸道:“大爷,我马上就滚,求你别打了。”

  “谁让你滚了?”林奇瞪了他一眼,冷喝道:“马上说,是谁让你这样干的?”

  “没,没人让我这样干……”光头立刻说道。

  “真没有还是假没有?”林奇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发出一阵咔嚓爆响。

  光头脸都白了,他偷偷看了一眼钱所长,只见钱所长也瞪着他,立刻视线回正道:“真没有,这事就是我跟一帮兄弟闹着玩的。”

  钱所长满意的点了点头,眉开眼笑道:“林小兄弟,你看,这事就是这么简单,他们都是惯犯,来我们派出所好几次了,是我疏于管理,这样吧,我在这里向你陪个不是。”

  “钱所长,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林奇看了他一眼,刚才的小动作,怎么又逃的过林奇的眼睛。

  “是你太多心了,这事情,你就当给我一个面子不行吗?”钱所长变着法的劝道。

  “钱所长,你的面子能解决问题吗?值多少钱?”林奇挑眉道。

  “你……”钱所长一阵气结,没想到林奇连点面子都不给,顿时张口就要大骂,只是一想起夏国平的话,他冷哼了一声道:“好,那你说这还能有什么问题?”

  现在他可以说有恃无恐,这光头跟他是一伙的,一致对外,就算林奇想问也问不出什么。

  “你等着!”林奇不再看他,转头,狠狠将光头一拉,轻喝道:“光头,是你自己交代,还是我动手?”

  “大爷,我真没什么好交代的了。”光头苦着脸道。

  “行,你不说,我有办法让你说。”

  林奇从怀里掏出太极两仪针,朝着他身上的几处大穴扎去,随后迅速抽回。

  光头全身猛然一颤,就像是毒蛇咬了一口似得,格外的生疼。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光头惊恐道。

  林奇冷笑几声,手在他额头轻轻一碰,那光头顿时扯着嗓子大嚎道:“痛,好痛,大爷,你别碰我!”

  他也不知道林奇到底使了什么法子,现在只是轻轻碰一下就疼的厉害。

  “可以,你自己碰你自己一下试试。”林奇淡淡道。

  光头愣了下,不明白林奇到底什么意思,奇怪用手指头戳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只是这一瞬间,他感觉好像有根钢筋戳进了他身体,痛的死去活来,哭爹喊娘的大呼小叫起来。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轻轻碰一下,就会这么痛!”

  “我只是刺激了你的神经,把你的痛觉放大了数十倍,你现在就算被摸一下,都会疼的想死!”林奇道。

  “什么?这,这……”光头一时间懵了。

  “说吧,你知道我想问什么,不然,你一辈子就这样了。”林奇说道。

  光头内心恐惧到了极点,如果他一辈子这样,连被女人碰一下就疼的死去活来,那真的是生不如死。

  他咬了咬牙,最后看了一眼钱所长。

  而钱所长板着脸,目光中有一抹阴戾,眼看着光头嘴里要漏风了,急喝道:“你看什么看,这事难不成还是我指使你的?给我老实点,我现在就带你到审讯室,问问前几天杀人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说着,钱所长就一把抓住光头,狠狠往门外拽去。

  光头现在被碰一下就疼的厉害,钱所长这一抓,简直就是在要他的命。

  光头痛的眼泪横飞的大吼道:“钱所长,你特么不是个东西,放开我!”

  “还敢骂我,我非要给你点颜色看看!”钱所长说着就一个小擒拿手,将光头拧的跪到了地上。

  “啊!你个王八淡,这是你逼我的,我说,我什么都说,这一切都是这个钱所长指使的……”光头大叫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位面电梯史上最强店主异常生物见闻录电影的世界时空位面穿越诸天万界的掠夺者穿越电影之无限崛起无限之造化诸天万界之最强商人火影之英雄历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