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左局长来了

  “你说哪个左局长啊?”许素瑛微微一愣,脱口问道。

  “还有哪个左局长,当然是现在县委常委,公安局局长左乐呀。他老婆许景芳以前也是你们许社村的,你前两年还跟我提起过跟她同在许社村小学读的书,还曾经同班过。”梁珍说道。

  西苑镇以前其实只是个乡,镇区也很小,不过前些年渐渐扩张,把周边的一些村也给合并进来,然后撤乡改镇。许社村以前就是西苑镇边上的村,后来也被并了进去。许社村的人自然都姓许,那左乐的老婆许景芳刚好也是许社村的。

  只是如今村成了街区,人自然也就散了,互相间来往就远不能跟以前住在同个村里那样亲密。而且因为许社村当时是个大村,有六七百户人家,远不如小村庄村民来得熟悉亲切,一并入西苑镇,互相间关系就更疏远了。渐渐地到了现在,除了一些老人还经常有些来往,路上碰到会打个招呼,年轻一些的,很多都已经不认识了。

  不过许景芳因为嫁给了县公安局局长,在西苑镇许社村一带的名声很是响亮,所以梁珍这么一说,许素瑛就想了起来,笑道:“原来你是说许景芳啊。”

  “对,对就是许景芳!你看看能不能跟她说一说我们家继荣的事情,如果左局长肯出面帮忙说一句话,那继荣就铁定能进县政府单位了。”梁珍急忙点头道,目中带着一丝期待之色。

  “左乐?”葛东旭在边上听了微微一怔,想开口插话,但犹豫了下还是闭上了嘴巴。

  “那都不知道是哪年的事情了。而且我跟许景芳就同班了两年,还是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后来她爸把她弄到当时的乡小学去,我们就再没同班过了,这么多年过去,她哪里还会记得我呀!再说了,你也知道现在往政府机关里安排人并不容易,如果不是自己的亲戚好友,谁肯给你帮忙啊。这事,大嫂我肯定是没办法帮上忙的。”许素瑛急忙摆手道。

  这么点陈年关系,她一个小小的供销所职员,又哪敢去跟堂堂县委常委,公安局局长夫人攀关系,更别说托她办事情了。

  “是啊,梁珍这种事情你就不要为难素瑛了。那许景芳是县公安局局长的老婆,她哪能说上什么话?我看进个国企或者事业单位也挺不错的。”许哲铭说道。

  “什么不错呀?事业单位能跟政府机关相比吗?你看看人家魏芳的儿子,他哪里比我们家继荣好了,可人家老公找了领导的路子,就把他给安排进了县卫计局,你看这几天把她给牛的,整天在我面前唠叨儿子在部队里怎么怎么出色,又问我继荣现在落实了没有?你说我该怎么回答?你好歹也是交通运输局的老员工,老实巴交了一辈子,到头来让你给你们局长送点礼,让他把你儿子给弄进交通运输局都办不好,还有脸说什么事业单位不错。再说了,我们家继荣在部队里立过功的,按条件是完全有资格进政府机关的,凭什么不让他进?”许哲铭不说话倒还好,这一开口,梁珍嘴巴立马像机关枪一样地扫射。

  “哲铭啊,继荣工作的事情不是小事,这是关系着一辈子的事情。这件事我觉得梁珍说的是对的,你还是得想想办法。”许国忠也就是葛东旭的外公这回倒没责怪梁珍,而是开口说道。

  在老人心中,长孙的工作自然重要。

  “大表哥,你自己是什么想法?”葛东旭见状心中动了一动,低声问许继荣。

  “能进政府机关单位自然是进机关单位更好,而且我的条件也都是不错的。不过也没我妈说的那么夸张,在哪里工作不是工作啊。”许继荣低声回道。

  “这样啊,那改天我帮你问问看。”葛东旭见大表哥心中还是更倾向于进政府机关单位,便想着看看能不能找时间问问左乐看看,只是他年纪还小,也不知道这种事情办起来简单还是容易,所以也就没敢把话说满。

  “你?好了,好了,你就别在这边上捣乱了!”许继荣闻言没好气地说道。

  葛东旭闻言笑笑,也不辩解。他并不喜欢出风头,也不像有些人,事情还没做,嘴巴就已经噼里啪啦地说得天花乱坠,他还是比较低调务实,喜欢把事情做了再说。

  “爸,你不知道,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哪里这么容易进政府机关啊!连我们交通运输局局长自己的一个亲戚想进来,局长都没办法安排呢。”在葛东旭和许继荣低声耳语时,许哲铭苦笑着回道。

  “得了吧,那是因为你们局长那个亲戚实在太渣了,你们局长怕把他安排进来丢他的脸,这才没安排他进来。他这是拿这事来搪塞你,你还真当真了?我就不信,一个堂堂交通运输局局长会安排不了一位亲戚。”梁珍不屑道。

  许哲铭其实也知道梁珍说的是事实,无非他也需要找个由头给自己下台,以及回应自己的父亲,如今妻子把他的台给拆了,他只好讪讪地摇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哥,我看你还是得去你局长那边多走动走动,大不了再多送点礼。这年头不送礼,办不了事情啊!”老二许哲博这些年在外面做生意做得比较活络,知道这年头办事情送礼的重要性,闻言便说道。

  许哲铭闻言就不吭声了。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我该怎么说他呢?他就这么一副不死不活的脾气,这辈子嫁给他就是受气!”梁珍指着许哲铭数落道。

  “好了,好了,大嫂你也别这样说大哥,你当年嫁给他不就是图他这个脾气吗?”许素瑛出来打圆场道。

  “那也没想到他会老实到这种程度,叫他送个礼就跟要他命一样的!”梁珍毫不客气地数落道。

  “妈你就少说两句,我觉得去事业单位也是一样的。”许继荣终于忍不住开口替他爸说话了。

  “你们父子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真是气……”梁珍指着两人生气地说道,不过话说到一半,她两眼突然亮了起来,急忙拉过许素瑛的胳膊,指着酒楼的门口道:“素瑛你看,你看,那不是左局长和许景芳一家人吗?他们也来这里吃饭耶,这可是好机会,等会你一定要去认个同学。”

  原来,许景芳也是今天回娘家拜年。因为左乐现在是县委常委,县公安局局长,身份非同寻常,许景芳的娘家人一方面觉得在家里请他们吃饭寒酸了一些,另外一方面也有虚荣心在作崇,想领着这个女婿出去露露脸,所以便领着女儿,女婿等一家人来了许家酒楼。

  许家酒楼在西苑镇虽然算不上大酒店,但布置得还算干净典雅,位置又刚好位于原来许社村的中心,说起来也都是同村人办的酒楼。一般情况下,原来许社村的人有什么过节喜事,请人吃饭,也都愿意来这里。

  ps:新书需要关爱,不管是收藏,点击,推荐,打赏还是留言统统留下!谢谢。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