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恩人的弟子

  见冯嘉惠这样说,葛东旭就不好插手了,只能摇摇头,准备落座。

  “咳咳,让,让他来。”不过冯老却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咳嗽着,一边指了指葛东旭。

  “爸!他还只是个高中生,万一没个轻重……”冯嘉惠不禁有些着急道。

  因为葛东旭跟冯老谈的事情涉及到冯老封尘多年的私事,所以房间里只有葛东旭和她,并没有护理人员陪同,至于唐逸远陪着一起回去后,就没再一起上来。

  既然他跟清和凉茶的配方没关系,自然就不好再随便出入这栋四合院。

  但冯老依旧只是上气不接下气地指着葛东旭。

  冯嘉惠知道父亲的脾气,就不敢违背,只好表情严肃地交代道:“你注意一点,千万别没轻没重的。”

  葛东旭皱了下眉头,微微有些不满地道:“我懂医术,我知道该怎么做。”

  开玩笑,若不是冯老是他敬重的老革命家,就冯嘉惠这态度,他还不见得肯出手呢!

  冯嘉惠什么人?不说出身豪门,就她现在坐的职位,很多人都是只有仰望的份,又何曾被一个高中生这般皱着眉头反驳过,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愠怒之色,很想发作,但见她父亲瞪她,最终还是无奈地让开,目光则是严厉地看了葛东旭一眼。

  身为修道之人,探索的乃是长生不死之道,是飞天遁地,排山倒海之道,葛东旭表面看似亲和,像个邻家大男孩,但骨子里他却有着修道者的傲气,又岂会被冯嘉惠这一眼给吓倒?不仅没被吓到,反倒淡淡地回了冯嘉惠一眼,差点没把冯嘉惠给气得吐血。

  这年头,也就只有眼前这位年轻人敢这么不把她放在眼里。

  走到老人的身后,葛东旭也不轻拍老人的后背,而是在他颈椎上的定喘穴上轻轻揉了揉,另外一只手则放在胸骨上窝中央的天突穴同时轻揉。

  见葛东旭把手放在老人的颈椎和胸骨上窝,冯嘉惠脸色一下子大变,马上厉声喝道:“你要做什么?”

  “应该是问你要做什么?大呼小叫的,为父难道没教过你待客之道吗?”回答冯嘉惠的不是葛东旭,而是冯老生气的声音。

  中气十足,一点都不像是刚刚连气都喘不上来的老人。

  “爸,您没事了?”冯嘉惠见状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连她父亲训斥她不懂待客之道也都忘了。

  “有这位小兄弟出手,我能有什么事情!还不向他道歉!”冯老沉着脸说道。

  冯嘉惠这才意识到父亲生气了,一下子就露出了一丝诚惶诚恐的表情。

  人生就是这样,当她得到了某些东西时,有时候必然会失去某些东西。在寻常百姓家,父亲训斥子女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有时候会给人温馨的感觉,因为那样才像是个家庭。但在冯家这等政界豪门中,冯老训斥往往赋予了另外一层意义,让冯嘉惠等做子女的,从小就不敢以普通人家子女的眼光来看待父亲的训斥。

  哪怕老人家早已经退休在家,这种情况也没有多少改变。

  见冯老一怒,都已经四十岁出头的冯嘉惠便这般惶恐,葛东旭倒是有些过意不去,急忙道:“冯爷爷,您别生气,冯阿姨也是没想到我这么年轻就懂医术,而且事先我也没说明要按揉定喘穴和天突穴。”

  “哼!”冯老闻言脸色这才稍微转缓,瞪了女儿一眼,然后面露慈祥微笑地看着葛东旭,再次旧话重提道:“你这凉茶配方究竟是谁传给你的?”

  “是先师!”葛东旭回道,目中闪过一丝感伤。

  葛洪是道家凉茶创始人,只是很多配方都失传了,这清和凉茶配方倒是传了下来,任遥当时还传给了葛东旭。葛东旭想到要做凉茶生意时,翻看了脑子里的几种葛**下来的凉茶配方,最终还是选择了清和凉茶。

  “对不起,让你想起了伤心事,不过恕我还要问你一下,你可曾听你师父提起过你师祖的事情?”冯老闻言目中闪过一丝失望抱歉之色,但还是开口追问道。

  在冯老看来,他的恩人比他大至少三十来岁,若现在还健在都已经是一百多岁数了,葛东旭这么年轻肯定不可能是他的传人,是他徒孙或许还有可能。本来这种事情,问他师父最合适不过,可没想到葛东旭年纪轻轻,他师父却已经过世了。

  “我可以问一下冯爷爷为何这么关心清和凉茶吗?”葛东旭不答反问道。

  这个问题在他来的路上,就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里。

  “因为我小的时候喝过这茶。”老人脸上露出一抹追忆的表情,道:“那年我十二岁,得了重病,又数日没进食,本来必死无疑,后来来了一位中年道士,他出手救了我,然后悉心照料我,期间我喝过他熬过的凉茶,就是清和凉茶这个味道。对了,他还教过我冥思和吐纳气息的方法,要不是有着冥思和吐纳气息的方法,或许我早就不在这世间了。一直来,我都想找到他,可惜当时他没留下名字,兵荒马乱的,根本无从找起。到了后来,年代隔得久远,就更无从找起了。这事情一直成为我心头的一个遗憾。哦,对了,隐约还记得当年他腰间挂着一把小桃木剑和八卦炉挂件。”

  冯老说完之后,葛东旭就已经知道他说的是谁了,眼眶不禁有些发红,拿出了钱夹,然后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发黄的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白发道士牵着一个穿着补丁衣服的小孩。

  这是葛东旭跟他师父唯一拍的一张合照,葛东旭一直都带在身边。

  “是他吗?”葛东旭颤抖着声音,问道。

  “是他!是他!你怎么会有他的照片?”虽然时隔很多年,虽然当时冯老见到的是中年时代的任遥,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白发老道士就是他的恩人,就是传他冥思和吐纳气息的恩人。

  “他牵的那个小孩就是我!”葛东旭落下了眼泪。

  “是你!你是恩人的弟子!”冯老闻言浑身一震,然后微微颤颤地从轮椅上要站起来,两行老泪从他已经日渐浑浊的老眼里滚落了下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