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驱寒气

  “怎么当不起?你我是师兄弟,而且你是老人家的亲传弟子,老人家现在如果在世的,少说也有一百多岁呢!”冯老见女儿明显因为身份年纪缘故,不想认这个师叔,便有些不高兴起来。

  “师兄,时代不同了!还是叫名字吧,这样我也不会别扭,别人听到也不会感到怪异,你说是不是?”强扭的瓜不甜,葛东旭本来就不习惯被一个都能当自己母亲的女人叫师叔,又见她也明显不乐意,自然就坚持不同意。

  冯老看看女儿,又看看葛东旭,最终只好道:“算了,算了,你们年轻人有你们年轻人的想法。称呼的事情我也就不勉强,以后东旭你也不用跟她客气,直接叫她嘉惠吧。”

  “对,对,都叫名字,都叫名字。”见父亲终于松口,冯嘉惠大大松了一口气,急忙说道,看向葛东旭的目光也不由得带上了一丝感激。

  要不是葛东旭劝说,她是肯定逃不了这个师叔的称呼的。

  她可不敢忤逆父亲的命令。

  “你这丫头!当了官就放不下面子是不是?我可告诉你,叫名字可以,但你心里要记住,东旭他是为父的师弟,是你的师叔!这是有渊源关系的,并不是随便认的。”冯老见女儿那惊喜的表情,用手指头指了指她,没好气地说道。

  “爸,我知道的。我这就给东旭去把行李箱拿进来。”冯嘉惠急忙道。

  “东旭,你别往心里去,这些孩子啊,都被我养骄傲了!”见冯嘉惠逃也似地出了房间,冯老摇摇头,面带一丝歉意地对葛东旭说道。

  “呵呵,嘉惠很好了。坐在这么高的位置上,一路上对我还能那么亲切。只是你要她叫我师叔,终究有些惊世骇俗,她难以接受也是人之常情。”葛东旭说道。

  见葛东旭说话很有股子少年老成的味道,冯老看向葛东旭的目光不禁流露出一抹欣赏之色,说道:“老人家的眼光就是好!”

  正说间,冯嘉惠拿着葛东旭的行李箱走了进来。

  葛东旭便打开行李箱,从里面拿出那个古色古香的檀木盒子。

  看到那个檀木盒子,冯老又是难免一阵感伤。因为这个檀木盒子也是任遥传下来的,当年他救治冯老时,冯老见过这个檀木盒子。

  “师兄应该是当年寒气入体太厉害,以至于钻入了骨髓里,便如附骨之疽,以师兄的那口气根本没办法驱除出去。不过好在师兄从小坚持不辍练那口气,倒还能坚持到现在,否则换一个人,早便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了,又哪里能像师兄您现在一样,还能坐在轮椅上,天气暖和还能活动活动。”葛东旭拿出檀木盒子,倒是没急着给冯老行针,而是给他把了脉,又在他大腿上捏打了一番,说道。

  “没错,没错。当年那段特殊时期,那些人可把父亲给折磨得惨了。三九寒天的,水都是带着冰渣子的,还要父亲去挖堤坝,那腿?在水里,刺骨刺骨的。很多人都扛不住,腿就彻底坏死了。”冯嘉惠知道葛东旭这样一个十八岁的年轻人肯定是不知道那段特殊的时期,可他只帮她父亲这么一把脉,腿上来回这么一捏打,就把当时的情景给分析得八九不离十,仿若亲眼所见一样,不由得大为赞叹。

  “都过去了,不提了,不提了。”冯老摆摆手说道。

  冯嘉惠见父亲不想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就住了口,看着葛东旭问道:“东旭,我爸这腿真还能治吗?”

  “能治,不过以我的功力和医术现在是没办法一次性根治,需要分开几次来。”葛东旭点头说道。

  说完葛东旭便帮忙给冯老撩起裤管,然后在他的鹤顶,内外膝眼,阳陵穴,血海,梁丘等穴道分别插上了银针。

  “师兄,我捻动银针时,你也按师父传给你的方法,运转那口气,会比较疼,你忍着点。”葛东旭把银针都插好之后,说道。

  “好!”冯老点了点头,然后微微闭上了眼睛,把双手环抱在下腹。

  葛东旭见状便轻轻捻动银针,一丝丝真气便随着他的捻动进入到冯老的体内,渗入到他的骨骼里面,要把潜伏在他骨髓里的寒气逼走。

  如此一来,便如有把刀在刮骨一般,把冯老给疼得豆大的汗水如雨而下,浑身都微微颤抖起来,可他嘴中没有发出一声呻吟声。

  冯嘉惠做梦也没想到葛东旭的治疗方式这么激烈,看到父亲额头大汗如雨而下,浑身颤抖,冯嘉惠吓得魂都快没了,这才想起葛东旭不过只是个刚满十八岁的高三学生,怎么好让他给自己的父亲治病呢?

  要知道她父亲可不是普通人,是关系着国家的大人物,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就算她这做子女的也当不起这个责任啊!

  可现在葛东旭已经出手了,看着他和父亲那严肃的表情,她又不敢冒然打断,生怕惹出祸事来。

  可不打断,看着父亲那个样子,她还真担心葛东旭的医术和没个轻重啊!

  毕竟葛东旭才十八岁!她对他也根本不了解,只是刚才看到他露了一手,还有他是她父亲恩人的亲传弟子!可这也不能改变他只有十八岁的事实啊!

  就在冯嘉惠紧张得要命时,葛东旭整个人也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汗水同样如雨而下,脸色也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这回冯嘉惠就更紧张了。

  “呼!”就在冯嘉惠紧张得要命,准备叫人时,葛东旭突然收了手,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呼!”冯老也紧跟着长长呼了一口气。

  “爸,您怎么样?没事吧?”冯嘉惠见状急忙冲了上去,问道。

  还没等她父亲回答,她已经紧跟着劈头对葛东旭责备道:“你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冒险,万一……”

  “放肆!”冯嘉惠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冯老已经满脸怒气地怒喝道。

  冯老这一发怒,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都骤然降了下来。

  “爸!我……”冯嘉惠已经很少见她父亲这般发怒的样子,不禁吓得浑身都哆嗦了一下。

  “你知不知道东旭帮为父这么疗伤有多耗元气吗?马上给我向东旭道歉!”冯老见状依旧怒不可歇地道。

  “没那么严重,嘉惠也只是出于关心你。”葛东旭面带疲倦地笑笑,然后熟练地取下了冯老腿上的针。

  “还愣着干什么?是不是要我打断你的腿,你才知道道歉?”葛东旭把冯老腿上的针一取下来,他便猛地站了起来,生龙活虎的,一点都没了之前的微微颤颤。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