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疑惑

  这是个有阳光的冬天。三寸人间

  温煦的阳光透过窗帘斑斑驳驳地洒落在粉色的大床上。

  大床上,一对年轻的男女相拥而眠。

  柳佳瑶感觉到屋子里有光线进来,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一条大腿正横压在葛东旭的腰身上,想起昨晚两人在这张大床上,除了最后一步没有做,其他男女间能做的几乎都做了,俏脸不禁腾地一下子红了起来,身子也变得滚烫起来。

  似乎感受到了柳佳瑶的身体变化,葛东旭身子动了一下。

  柳佳瑶急忙闭上了眼睛。昨晚动情之下做了那些羞人的事情还没觉得有什么,可到了今天,脑子一清醒,柳佳瑶却发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比她小了不少的大男生了。

  葛东旭转过身见柳佳瑶眼睛是闭着的,睫毛却微微有些颤抖,不由得会心一笑,轻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轻手轻脚地起了床,出了卧室。

  葛东旭一出卧室,柳佳瑶就睁开了眼睛,抬手轻轻摸了下额头,然后有些好奇地望着卧室的门,不知道一早葛东旭起床要干什么。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见葛东旭还是没回来,柳佳瑶就忍不住好奇心,起了床,然后打开卧室的门,见客厅里空无一人,正好奇间,发现跟客厅之间用移动玻璃门隔着的厨房那边有个人正在忙碌着。

  一下子,柳佳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甜蜜和幸福给充满了。

  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葛东旭的腰肢,将脸贴在他的后背,柳佳瑶轻声道:“谢谢,有你在真好!”

  “你怎么起来了?再去睡一会儿吧,准备好了我叫你。”葛东旭转身反搂着柳佳瑶,目露一丝心疼道。

  “还说呢,你这家伙!”见葛东旭目中流露出来的心疼目光,想起昨晚他把自己累得要命,柳佳瑶就忍不住一阵羞恼,玉手狠狠掐了下葛东旭的腰。

  “嘿嘿!”葛东旭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还笑!”柳佳瑶又忍不住掐了他一下。

  “哎呀,菜要糊了。”葛东旭见状急忙转身。

  “扑哧!”柳佳瑶知道葛东旭故意在转移视线,忍不住笑了出声,俏眸白了他一眼,然后扭着纤细的腰肢出了厨房去盥洗室洗漱去了。

  ……

  “你一定要跟我分得这么清楚吗?”吃过早餐,葛东旭苦笑着,一脸无奈地看着柳佳瑶。

  “东旭,你现在还小,有些事情你现在是看不清楚。再说了,你真要这样,我也很有压力。所以给你两个选择,要嘛我跟清和凉茶饮料厂签股份转让合同,要嘛跟你个人签。其实就算这样,如果之前产品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我还是拖累了你。”柳佳瑶表情很是坚定地说道。

  看着柳佳瑶那坚定的目光,葛东旭只好苦笑道:“既然这样,那就算我个人入股你们青兰化妆品吧。”

  “好啦,别这么一副苦瓜脸啦。你的,我的不都是一样嘛!无非再多一份合同而已。”柳佳瑶见葛东旭一脸苦笑的样子,抱着他的胳膊摇了起来。

  “既然一样,那你还非要跟我跟你签合同?”葛东旭刮了下柳佳瑶的鼻子道。

  “我这不是考虑,万一以后我出什么事情,你也可以名正言顺地接手青兰化妆品嘛。再说了,你以后还会有你的家庭,你的孩……”柳佳瑶回道。

  “你乱七八糟说些什么呢!”葛东旭心头一颤,一下子把柳佳瑶抱在了怀中,不准她再说下去。

  他突然明白,柳佳瑶父母亲的去世在她心里还一直留着挥洒不出的阴影,也明白柳佳瑶对自己的岁数一直心怀芥蒂。

  “瞧把你紧张的,我不说啦,反正你心里有数就行了。”柳佳瑶白了葛东旭一眼,然后像只猫咪一样幸福地蜷缩在他的怀中。

  “对了,到现在还一直没问你公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你说的产品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抱着柳佳瑶温存了片刻,葛东旭想起了之前柳佳瑶说的话,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们按照正常的流程生产,但最近三个批次的产品都出了问题。”见葛东旭问起公司的事情,柳佳瑶便坐了起来,脸上愁云密布。

  “哦,竟然有这样的事情,你详细给我说说看。”葛东旭眉头微皱道。

  于是柳佳瑶就把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葛东旭听完之后也觉得不可思议,猜疑道:“会不会是那个李必胜搞鬼?”

  “我也有这个怀疑,但李必胜是外人,根本没办法做到这些的。况且后来两次生产所有的过程我和桦叔他们都是全程监控的,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柳佳瑶苦笑道。

  “哦,你手头现在有没有出问题的产品,拿来给我看看。”葛东旭闻言心中虽然也怀疑,但也是赞同柳佳瑶的观点,毕竟不能因为李必胜要收购青兰化妆品,就胡乱猜疑他。

  “嗯,有的。”柳佳瑶点点头,起身拿了一瓶出问题的化妆品给葛东旭。

  葛东旭把化妆品打开来便立马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臭气。

  葛东旭并没有接触过阴煞尸气,况且阴煞尸气经过多道生产程序步骤,又分散到这么多瓶化妆品中,已经弱的不能再弱,就算葛东旭真接触过阴煞尸气,也不见得就能辨认得出来。

  不过虽然辨认不出来,但葛东旭毕竟是练气六层的修真者还是隐隐能感觉到这缕若无若无的臭气跟普通的臭气似乎有不同地方,但具体不同在哪里,葛东旭也说不出来。

  “奇怪!”葛东旭微微皱了下眉头,想了半天,也没办法想出这臭气哪里有不同,便道:“你在年前最后安排一批生产吧,我帮你盯着看看。如果还是出问题,那就真的只能暂时先停产,把问题搞清楚。”

  “嗯,我也这么想。不过公司已经没钱了,要恢复生产,你还得投入点钱。”柳佳瑶点点头,然后苦笑道。

  “没问题。”葛东旭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

  “李总,听说青兰化妆品要再次恢复生产,你那东西再给我一瓶,我要整垮青兰化妆品!”丽芳化妆品董事长办公室,张火旺说道,脸部肌肉因为仇恨而扭曲,显得格外狰狞可怖。

  股东大会之后,张火旺就被青兰化妆品公司给开除了,连年底奖金都拿不到一分。

  “算了吧。”李必胜说道,目中闪过一丝不甘心。

  他不甘心功亏一篑,他更不甘心手头已经没有阴煞尸气,否则不用张火旺上门来,他都会再度叫他想办法出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