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杀机【第三更】

  “啪!”一声,雅都花园,刚刚拔出门钥匙的柳佳瑶突然感到心脏一阵剧痛,手一抖,钥匙掉在地上,冷汗如雨般从她的额头冒出,一张脸刹那间苍白如纸。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你怎么了?”葛东旭见状脸色大变,急忙上前扶住柳佳瑶。

  “心口疼,疼得厉害!”柳佳瑶一脸痛苦地说道。

  “心口疼,这怎么可能呢?”葛东旭脸色再变,急忙把她抱起放在沙发上,然后一只手扣在了她的手腕上。

  一缕真气快速地沿着经脉探向她心脏处。

  那缕真气还没抵达心脏,葛东旭便通过真气“看”到了一缕缕阴暗血腥的气息在柳佳瑶心脏周围一圈萦绕。

  “啊!”就在葛东旭还在探查时,那一缕缕的阴暗血腥气息突然汇聚在一起,凝聚成了一条“毒蛇”,然后朝着柳佳瑶的心脏咬去,而柳佳瑶整个人一下子就疼痛得蜷缩了起来。

  “混账找死!”葛东旭本还想好好探查这缕阴暗血腥气息究竟是谁下到柳佳瑶身上的,但见她疼痛难当,也就暂时顾不得仔细探查,脸色一变,目中杀机大起,手松开柳佳瑶的手腕,手捏法印对着柳佳瑶的胸口便按压了下去。

  葛东旭如今已经是练气六层,比起他师父当年也不过就只差了两层,而且因为修炼心法完整高明,法力雄浑程度虽然不如他师父当年,但要论凝练精纯程度已经堪比他师父当年。这一击是他自真正修炼有成以来,第一次动了杀机,其威力又岂同寻常?

  “蓬!”葛东旭的手压在柳佳瑶那高耸饱满的胸上,柳佳瑶似乎听到了自己体内传来一声低闷的爆破声,体内那条“毒蛇”瞬间毙命,紧跟着胸口便突然不再疼痛。

  几乎同时,小缘山那栋别墅,被固定在木棍上的纸人突然间“蓬”地一声化为一团火光,成为灰烬。

  顿时间,脸上正带着狞笑,嘴中念念有词,按手指在纸人胸口的李必胜心口大脑,如同遭受了重击。

  “啊!”地一声,整个人便仰头往后重重倒在地上,鲜血从他的嘴里,鼻子里,耳朵里,甚至眼睛里流出来,转眼间就染红了他的脸和地板。

  许久,鲜血才停止了流动,而这时李必胜已经如同一个血人一般,本是光滑的皮肤显出了明显的皱纹,头发变白大半。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李必胜似乎突然间一下子成了六七十岁的老人。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李必胜两眼惊恐地望着天花板,不敢相信好好的施法,自己会突然遭受法力反噬,如今不仅整个人孱弱无力,辛辛苦苦修炼还有采阴补阳得来的真气此时也在体内乱窜,穴道经脉纷纷堵住。以李必胜的经验判断,要不尽快疏通这些穴道经脉,他就算不一命呜呼,这辈子恐怕也只能在床上渡过了。

  “她身边肯定有高人!肯定是那个人破了我的术法!”李必胜终究是聪明人,很快就想到了不是自己施法的问题。

  想到这里李必胜眼中的惊恐之色更浓。

  每一个圈子都有每一个圈子需要遵循的规矩。而他们这个圈子就有一个绝对不能破坏的规矩,那就是以术法来谋财害命。

  这里的谋财指的是不正当的谋财,就像李必胜之前指使张火旺干的勾当。至于害命,当然就是他现在干的勾当。

  一经发现,不仅国家那个特殊部门的人会追捕,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也会视之为公敌。

  对方能直接破掉他的术法,还让他受到术法反噬,显然不仅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而且还是修为比他厉害的人。

  这事一旦追究下来,别说李必胜不是他的对手,就算是他的对手,恐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李必胜强忍着浑身如同散了架般的疼痛,还有无比的虚弱,颤抖着手拿出了手机,然后给他师父拨打了过去。

  ……

  江南省某偏僻山区,一轮弯月当空,洒落着清冷的月光。

  月光下,五个穿着各异的男子围着一头僵尸,那僵尸在月光下浑体隐隐折射着金属般的黑色光芒,目赤如丹砂,指甲又长又尖如同曲勾,两边的犬齿如同利剑一般露在唇外,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和臭气。

  五个男子中,一位中年男子,拿着一面镜子,对着僵尸照着,那镜子隐隐有一道白光射出,落在僵尸身上,僵尸身上便发出“滋滋”的声音,有黑液从它身上渗出来并滴落与地,仿若油脂从它身上熬炼出来一样,但散发出来的气味很是恶心。

  一位年纪看起来有七十来岁,留着山羊胡的男子拿着一把桃木剑,正面与僵尸对杀。

  男子年纪虽大,但身手比起年轻人来还要灵敏,每当那僵尸利爪对着他划去时,他总能躲开或者及时用桃木剑架住。

  僵尸的利爪锐利如剑,每每落在桃木剑上,不仅没能划断桃木剑,反倒溅起点点火星来,仿若那不是一把桃木剑而是一把铁剑。

  剩下的三人是一年老的,两个年轻的。两个年轻的,一个拿着墨斗,一个拿着墨斗线,而年老的则是居墨斗线中段位置而站,手指勾动墨线,仿若六指琴魔一样,不断弹动那墨线。

  那老者满脸麻子,赫然便是李必胜的师父,两个年轻人中,有一位则是上次李必胜在湖边别墅遇到的师弟。

  “嘣!嘣!嘣!”墨斗线每被弹动一下,就有一道黑墨线打在那僵尸身上。

  每一道黑墨线落在僵尸身上,僵尸就如同被利剑劈中一般,皮开肉绽,露出深深的一道伤痕来。

  很快,僵尸身上就横七竖八布满了仿若棋盘一样的伤痕,那都是墨斗线留下的。

  僵尸显然也知道被那墨斗线再这样弹下去,迟早要被肢解成七零八落,连连怒吼着朝那七旬老者杀去,试图破围而走。

  僵尸这一猛起攻击,那七旬老者立马就有些手忙脚乱,额头大汗密布,好几次差点就要被僵尸的利爪给划到身子。

  “老崔,此时不出手还更待何时?”眼看那僵尸只盯着自己冲杀,自己快要抵挡不住了,那老者大声叫了起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