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好毒的手段

  “给我吧。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葛东旭伸手道。

  “还是就这样算了吧,反正按你的说法,吃亏的反倒是他。”柳佳瑶犹豫了下说道。

  她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担心,宁肯自己吃这个亏,也不愿意葛东旭为了她而冒险。

  “这人竟然敢对你下手,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样了结。况且这种人渣,若不处理,以后还不知道要害多少人呢!你放心,我做事情有分寸的。”葛东旭沉声道。

  柳佳瑶深深看了葛东旭一眼,最终还是把手机递给了他。

  “李总,现在肯定不好受吧!”葛东旭一接起电话便冷声道。

  “果然是你!”电话那头李必胜咬牙切齿,面色狰狞。

  “我就知道李总是个聪明人,果然你已经想到了是我!说吧,打电话过来想要干嘛?如果是求饶,那你就免提,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的。”葛东旭冷声道。

  “求饶?哈哈,葛东旭你未免也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听筒里传出李必胜张狂的笑声。

  柳佳瑶听到听筒里李必胜张狂的笑声,脸色有些发白,目中流露出担忧之色。

  “这么说,李总是还想跟我一决高低了?”葛东旭冷声道,目中杀机骤起。

  “没错,你要是有胆量就来一趟小缘山南面半山腰。这里环境幽静,没人打搅,我们可以好好算一算账。”李必胜道。

  “李总,你就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就你那点三脚猫害人的本事也配跟我算账,我看是请了帮手吧。”葛东旭不齿地冷笑道。

  “怎么你怕了?你要是怕了,那就乖乖地让出青兰化妆品的股份,然后向老子磕头求饶。”李必胜冷笑道。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小缘山南面半山腰是吧?好,我现在就过去。”葛东旭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东旭!”柳佳瑶抓着葛东旭的手,眼中满是担忧。

  “放心,不会有事情的。而且你也听到了,事情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不是我肯放过他就能了结的。”葛东旭拍了拍柳佳瑶的手,宽慰道。

  说完葛东旭拿起手机给柳佳瑶的保镖兼司机李敏拨去了电话,让她先过来暂时陪着柳佳瑶,以防万一。

  柳佳瑶见葛东旭心意已决,而且事情也确实如他所言,已经不是他肯放手就能了结的,也就不再劝说,也没说要陪着去。

  柳佳瑶很清楚,自己跟过去只会让葛东旭分心。

  当葛东旭给李敏打电话时,张火旺也正在给李必胜打电话。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回答张火旺的是李必胜冰冷的声音。

  “那,您现在情况还好吗?我听……”张火旺战战兢兢地问道。

  “凭他还奈何不了我!”李必胜冷冰冰地回了一句,然后便挂了电话。

  张火旺闻言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冷笑,他自然是希望李必胜没事,这样葛东旭和柳佳瑶才会有苦头吃。

  张火旺并不知道,李必胜挂断他的电话之后,正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目光则紧紧盯着别墅大门。

  现在他等的当然不是葛东旭,以他现在的状况就算葛东旭站在他面前,他都没办法站起来。

  他等的是他师父崔副组长等一行人。

  就在他给葛东旭打电话前一分钟,他接到了他师父的来电,说他们已经到了小缘山镇。

  有了他师父这个电话,李必胜这才打电话给柳佳瑶。

  这件事情是经不起深究的,所以李必胜必需得速战速决。一旦葛东旭伏诛,那是黑是白就由着他李必胜来描绘了。

  很快,李必胜透过窗户看到了院子外亮起了车灯,两眼不禁猛地一亮,嘴角勾起一抹了阴毒的冷笑。

  不过当别墅的门被猛地推开时,林组长等人看到的是李必胜一脸惨白和悲愤的表情。

  “师父!”李必胜悲凉的声音在别墅里响了起来。

  “必胜,你怎么样了?”崔副组长一个健步上前,然后急忙蹲下身子,伸手扣住了李必胜的手腕。

  “弟子现在体内经脉堵塞,真气混乱,连动一下身子都很困难。”李必胜落泪道。

  “好厉害的诅咒术!好毒的手段!”崔副组长把脉之后,一张脸彻底阴沉了下来,杀机在目中闪烁,心里却暗暗很是心惊。

  施法反噬其实对于修道之人而言是常有的事情,但这一次的反噬明显超过了李必胜能承受的极限。不仅使得他体内经脉堵塞,真气混乱,而且还使得他体内的生机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就算他和林组长帮忙疏通李必胜的经脉,他那流逝的生机也绝不可能再补回来。

  由此不难推断,对方的修为恐怕不会逊色与他。

  “我来看看。”林组长见状沉着张脸,上前说道。

  “见过林前辈。”崔副组长起身把位置让给了林组长,李必胜挣扎着要起来拜见林组长,但被林组长给按住了。然后林组长把手搭在了李必胜的手腕上,这一把脉,脸就彻底阴沉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林组长问道。

  “这事说起来也怪我野心太大,想要并购青兰化妆品公司,没想到青兰化妆品公司的女老总野心比我还大,以美色诱惑我,想与我联婚,然后她拥有绝对控股权。我自然拒绝了她的诱惑,不肯与她联婚。结果她便因爱生恨,竟然请了高手来施展诅咒术害我,想强迫我屈服。我感应到有人施法术害我,便强行摆脱,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李必胜真假掺杂,黑白颠倒道。

  “果然是最毒女人心!”林组长冷声道,对李必胜的话几乎没有任何怀疑。

  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李必胜是崔副组长的弟子,林组长已经先入为主把他定位为受害者,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林组长以前见过李必胜,知道他是个很帅气英俊的男子,女人想与他联婚就显得合情合理。最后一点则是李必胜现在描述的跟他现在体内的糟糕情况非常吻合。

  “还请林组长替我做主。”李必胜一脸悲愤道。

  “放心,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他既然破坏了国家的规定,以术法害人,那么就一定会受到惩罚!”林组长轻轻拍了拍李必胜的肩膀,目中闪过一抹怜悯之色。

  林组长修为比崔副组长还要高深,自然也看出来就算李必胜体内的经脉被疏通,他能活的年月恐怕也就跟他们这些老头子差不多,甚至还要少一些。

  因为李必胜的修为远不如他们。

  “谢谢林前辈主持公道!之前对方知道我已经摆脱了他的诅咒术,在到处寻找我,不过我没敢透露自己的行踪,直到刚才知道林前辈和师父你们要过来,这才特意打电话告诉了那女人,说愿意屈服,想来他们现在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了。”李必胜艰难地抱拳说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