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埋伏

  “好,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创办下这么大一个公司,果然是聪明之人。如此一来,也省得我们麻烦。”林组长并没有料到李必胜竟然敢骗他,闻言沉声说道。

  “林前辈过奖了。可惜我现在经脉堵塞,真气混乱没办法帮上忙。”李必胜说道,眼中流露出一抹期待之色。

  “你虽然修为低了些,但毕竟是修道之人,此人竟然还能以诅咒术伤你,可见此人是个高手。我和你师必须保存实力,所以现在不能帮你疏通经脉。”林组长神色凝重道。

  “那人有这么厉害吗?”李必胜闻言不禁大吃一惊。

  在李必胜眼中,他师父和林组长那绝对是奇门中一等一的高手,葛东旭再厉害,在他看来也根本不可能是他师父和林组长的对手,却没想到林组长这样的强者,竟然表现得这般慎重。

  “那人绝对厉害,修为不见得会输给为师,好在有林组长,陆元还有你的两位师弟在,我们五人合力,又是有心算无心,那人就算再厉害,这回也是插翅难逃。”崔副组长沉声道。

  “可据我所知,那人只是个小年轻!”李必胜见他师父也这样说,便彻底被震惊住了。

  “小小年纪就这般狠毒,那就更要提前镇压,否则一旦成了气候,那就成大祸害了。”崔副组长闻言目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但很快便一脸阴狠地说道。

  “小小年纪就有这般本事,他背后的师门肯定不简单,我们是不是应该慎重。”陆元犹豫了下,说道。

  “哼,陆元你这话就大错特错了。越是这样,我们就越不能姑息!别忘了,我们的职责是什么?我们的职责就是打压那些奇门中自以为厉害,不服从约束管教的人!”林组长闻言脸色一下子便阴沉了下来,冷声道。

  “林组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陆元辩解道。

  “不管你是什么意思!先把此人拿下再说,否则一旦让他走脱,那便留下大祸害了。”林组长不由分说地打断道。

  “是!”陆元只是他们这一组中的普通组员,自然没有反抗组长的权力,闻言只好点头领命。

  李必胜和崔副组长见状眼中都闪过一抹阴险的冷笑。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心中最是清楚。

  “事不迟疑,我们去布置吧。”林组长见陆元点头,这才脸色转缓,沉声说了一句,率先出了别墅。

  陆元见状犹豫了下,紧跟着也出了别墅。

  “陶俊,万一那人有逃脱的迹象,你就……”陆元出去之后,崔副组长对上次李必胜在湖边别墅遇到的那位弟子说道,说到后面他比划了一个手枪的动作。

  陶俊闻言目中露出一抹惊慌之色,他们这个部门每次任务行动虽然也都配备了枪支,但那是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才能动用的,而且不到万不得是坚决不能对奇门中人动枪。

  因为这是所有奇门中人心中的大忌。

  这其实并不难理解,曾经的他们,何等超然,何等尊贵,甚至真正厉害的人物,就连王公贵族都要巴结讨好,丝毫不敢有得罪之处,但现在呢?却连一个普通人都可以用一颗子弹要了他们的性命。

  所以枪支的出现,绝对是所有奇门中人心头的大恨,也是他们最憋屈的事情。

  也正因为这样,奇门中人之间的决斗一旦有人动用枪支,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也将会被看成对奇门术法的侮辱,势必引起公愤。

  这个特殊部门里的人员,抛开政府部门职员这个身份,其实也是奇门中人,很多时候同样也要遵循这个圈子的规矩。

  “哼!”崔副组长见陶俊面露惊慌之色,脸色一下子阴冷了下来。

  “师父,我明白了。”陶俊见状心头一惊,急忙道。

  崔副组长闻言这才点点头,迈步出了别墅。

  “两位师弟,把我搀扶到门口,我要看那小子怎么死!”李必胜面目狰狞地叫住了两位也准备跟着出去的师弟。

  ……

  “师父,就停这里吧。”

  小缘山南面入山口,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紧跟着车里下来了一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自然便是葛东旭。

  “小伙子,这山里晚上没什么人走动,你要小心一些。”出租车司机把头钻出车窗对正准备往上走的葛东旭说道。

  “谢谢师傅,我会小心的。”葛东旭冲出租车司机微微一笑,说道。

  “这大冬天,大晚上的竟然来爬小缘山,还真是怪事。”那出租车司机把头缩回了车里,独自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奇怪之色,然后调转了车头,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之下。

  目送出租车消失在夜幕之下,葛东旭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了起来,笼上了一层寒霜,黑夜中,那对眸子闪着寒光。

  不急不缓的沿着山路往上爬,很快葛东旭就看到半山腰那栋屋里还亮着灯的别墅。

  不过别墅外却没有一盏灯亮着,一片漆黑。

  别墅院子外。

  林组长,崔副组长还有陆元都借着夜幕,按着天地人位置,隐身在山林中,而崔副组长的两个弟子则分别藏身在附近的两棵松树之上。

  以他们的修为,他们这等级别的斗法他们还插不上手。不过他们正处于年轻力壮的年纪,有着一身强悍的肌肉和力量,一旦术法拿不下,恐怕就需要他们两人参与近身肉搏了。

  当然在林组长等人看来,这基本上不大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以他们三人的实力,又是以有心算无心,就算奇门中出了名的高手,恐怕也要在劫难逃,就更别说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年轻了。

  “来了!”黑夜中,五人都看到了正沿着山路不急不缓朝别墅走来的葛东旭,全都脸色微微一变,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同时林组长,崔副组长还有陆元左手分别捏着一块玉牌,右手翻腕掐诀,至于胸前三寸处,脚尖在地上轻轻画着,口中轻吟咒诀。

  三人一运转法诀,山中突然起了一阵风。

  天地灵气在别墅前的路口那片区域聚集,越聚越多,转眼就到了一个对于普通修道人士而言极为恐怖的浓度。

  这个浓度,如果天地灵气是稳定的,对于修道之人自然是求之不得,但如果是驳杂紊乱不堪,那就是如同风暴的中心,一旦修道之人踏入,瞬间能把他体内的经脉给撕扯撑爆。

  不过因为这片区域的天地灵气有三人以玉符和法力镇压,此时看起来“风平浪静”,跟其他地方并没有两样。

  当葛东旭离“风暴中心”不到五米时,林组长,崔副组长表情还算自如,而陆元捏着玉牌的左手已经微微有些颤抖,额头有豆大的汗水冒出来。

  显然控制这个“风暴中心”对于陆元而言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