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葛主任您好

  方挺身为桑副省长的秘书,手机中自然存有省里一些主要领导的电话,闻言便立马给郑厅长拨打了过去。

  方挺电话还没打通,冯亚萍便已经伸手要过了他的手机。

  “方秘书,桑副省长现在情况怎么样?”电话刚打通里面便立马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郑厅长,是我冯亚萍。”冯亚萍说道。

  “原来是冯校长啊,桑副省长现在情况怎么样?”男子微微一怔,然后又紧跟着再次问道。

  “情况不是很好。”冯亚萍回答了一句,然后紧跟着压低声音问道:“郑厅长你跟国安局那边应该比较熟吧,我有件事情想咨询你一下。”

  “国安局?”郑厅长显然没想到冯亚萍在这个时候竟然会突然问起国安局,不由得再次微微一怔,然后马上严肃地回道:“还算熟,不过如果你要咨询他们那边的事情,我是没办法告诉你的。”

  “不是,不是,我需要您帮我找国安局的领导确认一本证件。”冯亚萍急忙道。

  “如果是证件的话,我就可以。我现在已经在医院了,你现在在哪里?”郑厅长说道。

  矿难抢救的事情,郑子杰这位公安厅厅长自然也是全程参与的,而桑云龙常务副省长还分管着公安这一块,郑厅长于情于理都要在第一时间赶过来探望。

  “那正好。”冯亚萍闻言急忙告诉了郑厅长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

  “对不起,因为老桑的身份有些特殊,您又没有行医资格证,所以需要确认后,才能破格让您参与会诊。但不管如何,我非常感谢您的好意,并且对我刚才的冒犯言行向您道歉!”挂了郑厅长的电话之后,冯亚萍朝葛东旭深深鞠躬道歉。

  她能成为江南省中医大学的校长,自然是有几分眼力和本事的,无非葛东旭实在太年轻了,而她刚才又心系丈夫的安危,情绪和脑子本就有些混乱,这才失去了平时应该有的冷静和判断力。

  后来葛东旭一番自信和傲气的说辞,还有那证件一给,冯亚萍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基本上已经相信了葛东旭的身份,还有他医术高明这件事情。

  当然医术高明是一回事,能不能治她丈夫的心脏病又是另外一回事。

  毕竟她丈夫的心脏情况已经到了必须移植的糟糕状况,她找唐逸远也无非是死马当活马医,无非是想得到唐逸远亲口说出来的答案让她死心,其实她心里对中医保守治疗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

  所以虽然相信葛东旭医术高明,但对于葛东旭能不能治她丈夫的心脏病,其实冯亚萍并没有任何信心,否则真要有信心,她又哪会管葛东旭什么身份,先把她丈夫病医治了再说。

  “冯校长不必放在心上,说起来我的年纪也确实是容易让人引起误会。”葛东旭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见冯亚萍主动道歉,心里早就没了怨气,急忙道。

  看着冯亚萍主动向葛东旭道歉,会议室里的专家们早就看傻了眼。

  不知道冯亚萍这是唱的哪出戏?难道说,真准备让这位年轻人的不像话,而且还是个没有行医资格证的中医,参与桑省长的会诊?

  会议室里的心胸科专家们正傻眼之际,一位国字脸,身上带着威严气势的男子推门,大步走了进来。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江南省公安厅厅长郑子杰。

  公安部门可是政府中真正的实权部门,郑子杰这位江南省公安厅厅长在江南省的政坛中分量自然很重。

  会议室里的专家们见是郑厅长进来,已经顾不得再去想冯亚萍前后态度的变化,纷纷上前跟郑厅长打招呼,态度甚是恭敬,就连刚才那位表现得很骄傲,一副很了不起样子的心胸科首席主任医生也不例外。

  不过郑厅长只是微微冲他们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便看向冯亚萍,一脸困惑地问道:“冯校长,你刚才说……”

  “就是这个。”没等郑厅长把话说完,冯亚萍就把那本证件递给了郑厅长。

  郑厅长身为江南省公安厅厅长,跟江南省国安局打交道可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对证件的认识度自然不是冯亚萍这个大学领导能比的。

  冯亚萍把证件递给他,他一拿到手,只是一翻,浑身便是猛地一震,双目一下子便瞪圆了,然后急忙朝葛东旭望去。

  因为证件上有葛东旭的照片。

  看到葛东旭本人似乎被证件中的照片还要年轻,郑厅长心里越发的震惊之外,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战兢。

  郑厅长很清楚,这种证件,持有者越年轻,反倒越说明对方的恐怖!这一点恰恰跟中医相反。

  而且还是副部级啊!

  震惊战兢之余,郑厅长条件反射地便立正敬礼,敬礼过后,又急忙放下手,然后朝葛东旭伸出了双手道:“葛主任您好,我是江南省公安厅厅长郑子杰。有什么事情需要我配合的,请尽管说。”

  郑子杰是什么人?那可是江南省公安厅厅长,虽然级别是正厅级,并没有进省委常委会,但真要论实权,比起普通不是省委常委的副省长其实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现在呢?郑子杰在葛东旭这个年轻人面前却立正敬礼,言行举止就如同下级见上级一般无二。

  一下子,整个会议室安静一片。

  所有专家们,尤其刚才那个一而再地训斥葛东旭的心胸科首席医生额头都不由自主冒出了点点冷汗来。

  连郑子杰都要立正敬礼,都要伸出双手相握的人,那可得是什么身份啊?又岂是他一个医生能随随便便斥喝的?

  其实别说这些医生了,就连冯亚萍虽然是江南省中医大学校长,又是江南省常务副省长的妻子,这时也是看得一阵心虚。

  “谢谢郑厅长,没什么大事情需要你配合的,我只是听说桑副省长心脏出了问题,刚好会一点中医,就跟着唐教授过来看看,只是因为年纪的问题,还有没有行医资格证,他们就都不相信我,所以只好拿出这本证件给冯校长过目。”葛东旭淡淡道。

  对于郑厅长的态度葛东旭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或者不适应。

  怎么说连樊洪现在在他面前都要执弟子之礼,其他像冯老的子女,那都是一方大员,他对他们也都是直呼其名。

  郑厅长在别人看来那是江南省政坛手握大权的大人物,非常了不得,但在葛东旭眼里也就那么一回事。

  况且真要论级别,葛东旭是副部级,比郑厅长还高一级呢。

  见一个年轻人面对郑厅长的敬礼和热情握手,坦然自若,会议室里的专家们又是忍不住一阵心跳。这才回想起来,这个年轻人从进这个会议室以来,一直都表现得很淡定,完全没有年轻人的拘谨忐忑。

  只是刚才他们都把他这份淡定看成了年轻人的狂妄无知,不懂规矩!纷纷怒视他,甚至还出口训斥。如今看来,真正狂妄无知,不懂规矩的却是他们。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