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葛主任,您没事吧?

  “刘恒,胆子越来越大啦,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你他妈都敢调戏女士!”就在众人哈哈大笑,苏倩等女人浑身瑟瑟发抖时,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三寸人间

  刘恒自然就是狼哥,听到有人叫出他的名字,微微一怔,刚要看是谁时,脑袋上就被枪托给狠狠砸了一下,再紧跟着脑袋上就被顶上了冷冰冰的枪管。

  “把手抱在脑袋上,蹲下!叫你的人也全都蹲下!”威严而冰冷的声音再次在刘恒的耳边响起。

  刘恒吓得浑身的汗毛都炸了开来,想都没想就蹲了下来,同时还不忘叫起来:“全都给老子蹲下,蹲下!”

  不过其实刘恒不用喊,那些混混们也早已经全都蹲下,因为就在徐垒把枪顶在他脑门上时,马小帅等人早已经喊着:“警察办案,全都蹲下。”

  同时还把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那些混混们,有一两个混混想溜走,直接就被马小帅还有那个穿着讲究的年轻人一脚踹倒在地上,然后直接拿起枪托对着他们的脑袋就砸了几下,鲜血都流了下来。

  徐垒他们可是很特殊的警察,是真正杀过人,见过血,比特种兵还特种的家伙,办案自然不可能像寻常派出所的民警那么“温柔”。况且这般家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调戏葛主任的女人,想对葛主任动手,没上来直接打断他们的手脚,那还算是照顾到这是公众场合了。

  刘恒是在道上混的小头目,自然是见过一些场面,也知道一些规矩,知道普通民警办案是很少带枪的,尤其像他们这种治安事件,拿个警棍已经很了不起了。可如今呢,徐垒等人上来就个个都是带枪的,而且出手那个狠啊,直接就用枪托子砸脑袋,身上更是带着透骨的冰冷,那是真正杀过人手上沾着血的人才能散发出来的冰冷。

  顿时间,刘恒就彻底吓傻了。

  他平时也无非就经营一些灰色生意,收些保护费,就算警察要拿他们,那也不至于动刀动枪的呀!

  况且像他们这一行的,跟活动区域的派出所民警或多或少都有些交往,只要不做得太过分,民警一般也不会拿他们怎么样!就像今晚,只是强迫人喝几杯酒,只要不涉及到把那些女人拉回去***若刚好被警察碰到,无非也就上来训斥警告他们几句了事。

  如今倒好,这些警察什么都不说,直接拿枪指着他们,而且还砸他们脑袋,这样凶残冷酷的执法,可不像是处理治安事件啊,倒像是把他们看成了穷凶恶极的杀人犯了!

  “警察同志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们只是跟几个女士开个玩笑而已,开个玩笑而已!”这么一想,刘恒忍不住就汗流浃背,脸色发白地急忙道。

  “开玩笑!这个玩笑很好玩吗?”徐垒对着刘恒的脑袋就又是一个枪托子砸了下去,鲜血一下子就顺着刘恒的脑袋流了下来。

  “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警察同志,我错了,我错了!”这一砸,刘恒更怕了,眼泪都差点要流了出来,一股尿意充满了膀胱。

  这家伙,真的是把他当杀人犯看待啊!

  烧烤的人们自然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他们都觉得很解恨,没有一个人觉得徐垒等人的执法有问题。

  实在是刘恒等人刚才的做法太嚣张了,大庭广众之下就光明正大地要拉着女生喝酒,如果不是见他们人多,刚才就有几个男子忍不住想起来教训他。

  如今正好,警察帮他们狠狠教训这些人渣了。

  “哼!给我老实点!”徐垒见刘恒已经被镇住,这才走向葛东旭,低声道:“葛主任,您没事吧?”

  “呵呵,你倒是有心了。这里就交给你,我和柳姐先走了。”葛东旭拍了拍徐垒的肩膀,低声说了句,然后又冲那长腿美女林敏茹和圆脸女生微微点了点头,这才带着柳佳瑶离去。

  说起来,刚才那两个女生的表现反倒更像是他的高中学姐。

  而这时,苏倩等三位女生早就彻底傻眼了,罗程也不例外。

  刚才他们还以为这么巧,刚好来了警察,如今才明白,这些警察竟然是因为葛东旭才出现的。

  明白过来之后,罗程脸颊火辣辣的疼,感觉就像刚刚被人甩了几个大巴掌一样,而苏倩的脸色则越发苍白。

  这一刻,她想起了很多事情,包括高三有一天,陈子豪皮青脸肿,两腿一瘸一拐地来上课的事情,包括她当着葛东旭的面扔掉他送给她清心符的事情。

  刘恒这一刻当然也明白过来,这些把他当杀人犯一样来看待的警察们是因为葛东旭和那个女人才出现的,吓得他浑身都忍不住抖了一下,知道这回自己碰到不该惹的人了。

  葛东旭刚刚离开观景平台的烧烤店,钱江大道有警笛声呼啸着而来,再紧跟着有好几辆警车停在了临近烧烤店的大道上,从上面冲下来十多个警察,不由分说地就把那些蹲在地上的混混全都给抓了起来,而一位警衔标志为二级警督的警察已经走到了徐垒面前,看着他拿着枪,目中微微透出一抹疑惑和敬畏之色。

  原来徐垒刚才下车时特意给市公安局局长打了电话,请他派附近的警察过来帮忙。

  徐垒是省安全局的副局长,他的电话市公安局局长哪敢怠慢,立马一个电话打过去,调动了附近的派出所派警察赶去景观台烧烤店这边。

  徐垒知道眼前这位警察不认识自己,便掏出了证件递给了他。

  那位二级警督,也就是附近派出所的所长一接到徐垒递过来的证件,看了一眼,手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急忙立正行礼,心里则早就把刘恒这帮家伙给骂得狗血淋头了。

  我草啊,连省国安局的副局长都给惊动了,这不是给自己这个管着这片治安的派出所所长抹黑嘛,搞不好连自己都得记个过,仕途迁升都要受到影响。

  刘恒在这片地方混,自然认得这片地方的派出所所长,见他赶过来,心里头还暗暗松了一口气。

  毕竟是熟人,只要进了所里,总是比面对这几个拿枪的家伙好啊!

  可刘恒一看,连所长都要向徐垒立正敬礼,表情那么严肃,两眼差点一黑,直接昏过了。

  我草啊!比所长还牛的人,岂不是得是区里或者市里的公安局领导了?刚才老子惹得那对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啊?我草啊,这么牛叉的人,来这种地方吃烧烤,这不是坑人吗?

  可怜的刘恒这时还不知道,眼前这位徐垒可不是什么公安局的领导,而是国安局的领导,那可是在特殊情况下能动用国家特权直接抓人,甚至调动军队的部门领导,否则刘恒就真的要两眼一黑,直接昏过去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