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血咒

  葛东旭望了那别墅一眼也就收了回来,跟着略显紧张的张亚坤进了大院。

  半山的别墅里,气氛有点凝重。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银老人,此时正将手放在平躺在床上的小男孩身上。

  小男孩脸色青,呼吸若有若无,正是那奔驰上被那美少妇抱在怀中的小孩。

  此时那美少妇还有那气质沉稳中透着威严被称为顾爷的男子也在,两人的表情都很是忐忑紧张。

  老人一只手在男孩身上来回摸索着,一只手拿着一块玉牌。

  那玉牌绿得沁人心鼻,甚至连老者捏玉牌的手指都给映染成了一片绿色。

  如果有懂玉的人在,就会认出来老人手中的那块玉牌不仅是真正的老坑玻璃种,而且还是极为罕见的帝王绿。

  都说人难十全十美,事难尽善尽美,其实这句话用来形容翡翠也再恰当不过。

  玻璃种在翡翠中是种最好的,但偏生老天爷造物,往往是给种不给色,给色不给种,总不让事情尽善尽美。也就是说玻璃种的翡翠一般都是不带色的,而像什么青豆种,糯种往往是带色的。

  而一旦玻璃种带上色,色在那透清的材质里荡漾开来,那就会显得格外的鲜亮绚丽和通透灵动。

  老者手中的玉牌便是玻璃地的种,王者之绿,两者合起来,便称得上是帝王绿翡翠,是翡翠中的极品,价格是非常难估算的。

  老人的手指轻轻在玉牌上搓动着,嘴里念念有词。

  一缕缕青色的气丝从男孩的身上飘逸而出,在空中形成各种毒物的样子,有蛇、蝎子、蜈蚣、蜘蛛、蟾蜍,不停变幻着,透着狰狞,散着一丝丝难闻的气息。

  男孩眉头皱了起来。

  男子和美少妇见状目中露出一抹紧张惊骇之色,十指紧紧扣在一起。

  有绿光从玉牌中飘出,朝漂浮在男孩身上的青色气丝凝聚而成的各种狰狞毒物洒落而去,那些毒物便渐渐消失。

  老人脸上露出一抹欣喜之色,一手在男孩的身上摸索得越勤快起来,一手越快地搓动玉牌。

  似乎是想一鼓作气地把男孩脸上的青色给赶出来。

  就在老人面露欣喜之色,想一鼓作气时,突然间男孩身上飘逸出来的不再只是一缕缕青色的气丝,还带着一缕缕的血色。

  男孩的脸色变得苍白而痛苦起来,甚至似乎皮肤有种起皱的样子,虽然很不明显,但老人,还有那一男一女还是能感觉到。

  那种感觉就像是岁月正在孩子身上流逝。

  “血咒!竟然是该死的血咒!”老人脸色大变,手如同被蛇咬了一样,快从男孩身上收了回来。

  “杨叔!”顾爷见状也是脸色大变,急忙松开少妇的手,上前低声叫道。

  “我本以为一然中的只是五毒降,没想到下降者竟然还不惜耗费精血,以精血为引,以血咒来施展此术。”银老人神色阴沉地说道。

  “那有没有办法破解?”顾爷闻言脸色再变,急忙问道。

  “血咒之术,需以精血为引,不仅损耗施法者元力,而且一旦被破,施法者轻者一身功力尽破,重者丧命,所以若无深仇血恨,一般术士不会施展此法,但一旦施展,除非对方功力高他许多,或者乃是法术造诣无比精深之辈,否则是破不掉的。就算强行破去,一然的命也就没了。恐怕你得另请高明了。”银老人说道。

  顾爷闻言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跨了下来。

  别人或许不知道老人有多厉害,顾爷却知道一些,如果连他也没办法,那奇门中恐怕就没几个人有办法了。

  况且奇门之所以称为奇门,那是因为它有别世俗之门,真正世外高人般的奇人,又岂是你想求就能求到的?

  眼前这位银老人,顾爷之所以知道他的存在,并求上门,他也肯帮忙,那是因为老人跟他过世的父亲在乱世时有过一段帮派交情。

  “杨叔,求求您再想想办法吧,您要是真没办法,我去求别人也是没用的。”许久顾爷振作精神,眼眶红地对老人说道。

  “杨叔,您一定要救救一然,他还只是个孩子!您一定要救救他。只要您救了他,不管多少钱……”顾爷这么一开口,美少妇似乎突然惊醒了过来,上前跪在老人的轮椅面前,抓着他的手,眼泪如珍珠般挂落下来。

  “不是钱的问题!”老人打断了美少妇,但见她整个人梨花带雨的,最终还是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再试试吧,不过希望很小。”

  “谢谢杨叔,谢谢杨叔!”顾爷和那美少妇急忙感激道。

  老人没说什么,只是暗暗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手放在小孩的胸口,这回他没再来回摸索,只是静静放着,眼睛缓缓闭了起来,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

  “这里的毛料最终都是以拍卖,价高得者的形式出售。每块料子上面都有编号,早上是看料的时间,你看好了心里记下来,下午是拍卖的时间。不过你可悠着点,别乱叫价啊,就算你有亿万资产,动不动几十几百万的,也是经不起折腾的。毕竟赌石风险还是太大了。”张亚坤跟在葛东旭身边,看着他在摸石头,压低声音说道。

  “谢谢老张,我知道。”葛东旭点点头,面露感激之色道。

  虽然张亚坤的提醒对他而言根本没有用处,但这也是他的一片好意,葛东旭还是非常心领的。

  “呵呵,其实你是行家,又有钱,不用我提醒也知道。”见葛东旭面露感激之色,张亚坤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毕竟眼前这人不管是论眼力还是身家都能把他给甩开好几条街!

  “提醒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年轻人容易骄傲啊。”葛东旭说道。

  张亚坤见葛东旭这样说,心情很是舒坦地笑了起来。

  因为这里的石头很多都比较大,葛东旭探索起来就比较吃力,也比较慢,一块石头有时候就要摸好久。

  张亚坤一开始还跟在葛东旭身后,渐渐就有些不耐烦起来,独自一人走开去其他地方看起来。

  毕竟他也是一位玉石商人,真来了这里,又哪里能闲得住心思。

  ps:推荐自己的老书《修真老师生活录》,个人认为这是我四部生活录里都市情节写得最成熟最自然的一本,唯一的缺点是因为后期有点个人原因,结束得稍微仓促了一些。大家还没看过这本老书的,不妨去看看。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