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你是我师弟

  杨银厚见状倒是有些奇怪,照理来说,按刚才葛东旭的表现,他应该是个骨子里骄傲自大的年轻人才对,自己说这话,他这时应该是一脸的不服气,但葛东旭的表现却很平淡,又不像是他想象中的年轻人。

  “年轻人,能看出五毒降和血咒,老夫承认你确实算是年轻一代中的翘楚,就算老夫那名弟子,一把年纪了也不能跟你相比。但血咒毕竟非同寻常,不是你能破解的。至于跟老夫切磋,你还太年轻了,或许让你长辈过来还差不多,要不然倒显得老夫以大欺小了。”因为心中对葛东旭有些改观,杨银厚口气稍缓。

  “学无先后,达者为先。杨老先生不与我切磋过,又如何知道我就不能破解这五毒降和血咒呢?”葛东旭依旧一脸不愠不火地说道。

  “五毒降以血咒来施展,就算老夫也无能为力,整个奇门中现在能解的恐怕也就寥寥几个深居不出的世外高人,你一个小后生竟然也敢妄言说破解。也罢,既然你非要坚持,老夫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免得你年少轻狂,耽误了将来的修行。”杨银厚见葛东旭坚持,说道,说到深居不出的世外高人时,眼眸深处流露出一抹感伤来。

  如果他师父现在还健在,肯定也是其中一个,只可惜……

  “这里不方便,不如去你的后院吧。”葛东旭说道。

  “好,后院地方宽敞。”杨银厚点头说道。

  于是杨银厚坐着轮椅从后门出了别墅,顾叶曾想要去推他,都被他摆手拒绝了,并且也不准他跟过来。

  奇门中的斗法,又岂是凡人能观战的?

  后院是一片平坦,有近千平米的草地。

  “出手吧!”杨银厚坐在轮椅上,手中捏着那块帝王绿翡翠玉牌,看着葛东旭,一派高人的风范。

  “你年长,你先吧。”葛东旭淡淡道。

  杨银厚白眉一扬,不怒反笑道:“老夫也不知道多少年没听到这话了,也罢,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会这么谦让老人了,老夫就成全你吧。”

  说罢,老人一手翻腕放在胸口捏法诀,一手催动玉牌,一丝丝木之灵气随着老人的捏动法诀,催动玉牌,从四面八方悄然云集而来。

  仿若一个个幽灵。

  “木之力,束缚!”老人突然口吐法令。

  骤然间,草坪上的草似乎突然间化为了一条条绿色的长蛇般,朝葛东旭“游去”,然后顺着他的双脚缠绕上去。

  转眼间葛东旭整个人就被绿草缠绕成了一个粽子一样,只能看到一个人形绿物,再也看不到他的丝毫影子。

  杨银厚见状眼中流露出一抹追忆之色。

  当年他随华夏国赴缅远征军出征缅甸,用这一招不知道在丛林里悄无声息地杀了多少日本军人,成为当时日本军人挥散不去的噩梦。

  如今已经很多年没再用这一招了,如今却用这一招来教训一个后生小辈。

  就在杨银厚目中流露出一抹对峥嵘岁月的追忆时,杨银厚心中突然警兆大生,刚要再次加强法力催发时,不仅缠绕着葛东旭身上的绿草纷纷如同潮水褪去,就连草地上一根根如同绿色长蛇一样立起来,在空中摇摆,随时准备进攻的万千绿草,突然间也倏地缩了回去,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任杨银厚如何催动,草地上的那些绿草都丝毫不动。

  杨银厚不禁脸色大变,目中流露出惊骇之色。

  古语言,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意思是人有感情,而草木是无情的。但那只是凡人的看法,杨银厚却知道草木是有情的。尤其这院子里他精心照料的草木,对他更是感情深厚,一旦施展木系术法,比起其他地方的林木都要好指挥许多。

  但现在,这些绿草竟然不再听他的使唤!

  这说明了什么?

  “你果然是杨银厚师兄!”就在杨银厚脸色大变,目露惊骇之色时,耳边突然响起了葛东旭带着颤抖的声音。

  再接着,杨银厚看到了刚才那张熟悉的脸不知道何时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直不愠不火的表情现在充满了最生动的表情,眼眶发红。

  杨银厚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地看着葛东旭,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刚才叫我什么?你,你在叫一遍?”

  说这话时,眼泪不知道何时已经顺着他的眼眶滚落了下来。

  “葛东旭拜见杨银厚师兄!”葛东旭突然拜在杨银厚的轮椅面前,手轻轻摸着他那已经变得枯瘦的双膝,泪水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他师父任遥临终前,脑子里有过一段时间的清醒,提到过这位师兄,不过却说他已经不在世间,所以葛东旭一直也就没再想起他,没想到他却还健在。

  冯老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师兄,说是兄长长辈更合适,而眼前这位才是他真正的师兄,一脉相承的师兄!

  当杨银厚施展那招木系术法时,葛东旭就仿若看到了他的师父一样。

  他们这一门传自葛洪,葛洪最擅长的是炼丹炼药,所以他们这一门最擅长的术法,除了火系术法,就是木系术法。火乃是用来炼丹,而木乃是炼丹之物。

  小时候他不用心修行时,他师父就是用这招来惩罚他,用绿草把他整个人都捆起来,但现在他想他师父用这招惩罚他,也已经不再可能了。

  “师弟,你是我师弟!这么说,师父,师父他老人还健在?”杨银厚这才彻底回过神来,双手抓着葛东旭的肩膀颤抖个不停。

  “师父他老人家在五年前已经仙逝了!”葛东旭抹了把眼泪,说道。

  “老人家他已经仙逝了?”杨银厚闻言整个人呆住了,就像一尊泥塑,老泪纵横。

  许久,他才看向葛东旭,长叹一声道:“也是,师父他老人家如果还健在的话,今年已经是一百二十五岁了。一百二十岁仙逝,也算是很长寿了。是我想多了,只是为什么不让我早几年知道呢?这样我也可以见他老人家一面,尽一尽孝道。”

  “师兄节哀,至少老天还是眷顾我们的,冥冥中还是让我们师兄弟在茫茫人海中相遇了。”葛东旭安慰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