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葛爷?

  杨银厚不想参与兄弟相残的争战,所以留在了缅甸。

  后来国民党军队战败,败退台湾。杨银厚战功赫赫,又是奇门中人,已经被暗中授予国民党少将军衔,当时蒋公有派专人想把他接去台湾,但不知道何故,他选择继续留在缅甸。

  在民国时代,青帮和洪门都为抵抗帝国列强,以及后来日本帝国侵略做出了很大贡献。当时三教九流,很多有志之士都加入了青帮和洪门,像后来国民党中的许多将领都曾是青帮中人。

  杨银厚是奇门中人,在江湖中走动,又积极参与抵抗列强的爱国运动,所以在那时是青帮和洪门重点拉拢的对象,不过碍于门户之见他并没有加入青帮和洪门。

  虽然杨银厚没有加入青帮和洪门,但因为他修为高深,青帮和洪门中的大佬都与他交好,在这两个帮派中有着超然的地位。尤其后来他入伍抗日,与青帮的来往越发密集,跟杜月笙这个级别的青帮大佬都是平辈交往,杜月笙对他都是客客气气,张口闭口都是杨兄。

  这也让杨银厚在青帮中的地位越发超然。

  所以在国民党撤回台湾,杨银厚留在缅甸那些年,因为少将身份,以及他在青帮中的超然地位,当然还有那一身神鬼莫测的本事,在缅甸,金三角一带暗中有着无以伦比的影响力。就连当时拒绝撤回台湾,留守缅甸的国民党第五军军长段将军,都要敬他如兄长。

  顾叶曾的父亲曾经也是青帮中的一位大佬,内战后辗转到香港,又转而入了洪门,成为洪门中的一位大佬。

  顾叶曾的父亲便是在那时跟杨银厚有过一段帮派交情,所以就算以顾叶曾今时今日的地位,面见杨银厚也得叫声杨爷。

  本来,以杨银厚的身份,本事还有号召力,真要振臂一呼,在缅北,金三角一带绝对是真正的王者。不过杨银厚却毅然选择了回国,然后隐居在边界,从事着一些翡翠原石的买卖。

  因为曾经的威名,还有现在在缅北,金三角称王称霸的人,很多说起来都是他的小辈,他们的父辈很多都曾经是杨银厚的手下,就算不是他的手下,也都知道他的威名,对他非常敬重,所以就算杨银厚现在隐居在边界,缅北,金三角一带下面的人或许不知道有杨银厚这个残疾老人的存在,但各地军阀大佬们都是知道杨银厚的,也对他依旧保存着该有的尊敬。

  这也是别人除了仰光公盘,没办法拿到大批的原石料子,而杨银厚却能拿到的原因所在。

  就是这样一个传奇的老人,一个到现在在缅北,金三角的军阀上层还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人,葛东旭竟然称呼他为师兄,可以说这个称呼比杨银厚承认葛东旭实力比他强大,还要让顾叶曾震惊许多。

  毕竟奇门中的修为高低,顾叶曾没有多少概念,但老人传奇的身份,顾叶曾却是比什么人都清楚。

  可以说这年头,青帮和洪门中已经没人有资格跟老人称兄道弟了,就连他也得叫声杨爷,而葛东旭这样一个小年轻竟然称呼他为师兄!

  “没错,东旭是老夫的同门师弟。”杨银厚对着顾叶曾和宇欣点点头。

  虽然已经知道葛东旭是不会乱叫人的,但听到杨银厚这个已经年近百岁的老人点头,顾叶曾和宇欣还是忍不住再次被震惊住了。

  “麻烦您了葛爷!”许久顾叶曾才对着葛东旭恭敬地躬身道。

  “葛爷?”葛东旭不禁被顾叶曾这称呼给吓了一大跳,急忙摆手哭笑不得道:“别,顾先生,我今年才十八岁呢,你叫我葛爷我哪里当得起啊?”

  “您是顾爷的师弟,自然当得起这个称呼。”顾叶曾说道。

  葛东旭闻言只好求助地望向杨银厚。

  “真要论帮派里的辈分来,小顾叫你葛爷也没错。不过时代不多了,你年纪也确实小,这样的称呼私底下还可以,要是出去,以小顾的身份确实要吓到别人。这样吧,小顾你就按原来的称呼叫东旭葛先生,而东旭就叫顾叶曾名字或者也跟我一样叫他小顾。”杨银厚含笑抚着白须说道。

  见杨银厚提到小顾,葛东旭鸡皮疙瘩都差点要起来,连忙道:“叫老顾吧,这样更合适一些。”

  “哈哈,随你,小顾曾经也是帮派中人,和你跟普通人交往还是有区别的,这辈分不能乱来。所以你叫他什么都没关系,就不能按年纪来叫他哥啊,叔啊什么的,要不然就真乱套了。”杨银厚笑道。

  “那就老顾!”葛东旭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说道。

  “这样好,这样好。”顾叶曾连连点头道。

  葛东旭笑笑,然后把目光转向了被放在沙发上的小男孩,顾一然。

  见葛东旭目光转向顾一然,顾叶曾和宇欣一颗心立马提了起来,目中流露出紧张和期待之色。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葛东旭扭头冲顾叶曾和宇欣笑笑,从脖子上取下那把生死两仪剑,然后一手放在小男孩的胸口,一手捏着拿把桃木小剑。

  本来,以葛东旭现在的修为是完全没必要动用这把生死两仪剑,不过被下降头的是一位小男孩,出于保险起见,他还是动用了这件师父传给他的法宝。

  手放在胸口一缕缕真气如同一只只触手一般探入了小男孩的体内。

  很快,葛东旭通过探入小男孩体内的真气,锁定了分别盘踞在小男孩心、肝、脾、肺、肾的蛇、蝎子、蜈蚣、蜘蛛、蟾蜍等五种毒物。

  这五种毒物周围有淡淡的血光萦绕,散发着一丝丝阴冷而血腥的气息。

  感受到葛东旭那无比强大的气息,五种本来蛰伏在五脏中不动的毒物开始惊恐,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不知死活!”远处,菲律宾马尼拉,一张大床上,正在酣战中的老者,突然心生警兆,嘴里用菲律宾语骂了一声,很是不情愿地从金发女郎那丰满的胴体上爬起来,然后拍了拍她们的肥臀,道:“你们先到隔壁去,不要打扰我!”

  两位金发女郎倒是巴不得,因为实在受不了这个丑陋的老人和他那根“牙签”,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摇摆着肥臀离开了房间。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