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镇压

  两位金发女郎刚走,老人便盘腿坐在床上,嘴角勾起一抹不屑冷笑。三寸人间

  杨银厚判断的没错,老人有练气三层的境界,在菲律宾的奇门中已经算是绝对高手。若不是考虑到华夏国地大物博,盘龙卧虎,怕有人解了这五毒降,再加上那个科尔斯特出的价格很高,否则他才不会动用血咒。

  如今动用了血咒,除非有练气六层的境界,否则休想破他这门邪术!

  而练气六层,在如今道法没落的年代,已经近乎传说的存在,老人是绝对不相信,顾叶曾还能请到这等传说中的人物。

  血咒以精血施展,哪怕远隔千里,老人还是能通过这缕精血清晰地感受到他所下毒物的惊恐。

  “哼!老夫可是以血咒下的五毒降,你破得掉吗?”老人感受到五毒之物的惊恐,脸上露出一抹残忍凶狠之色,手起法诀,嘴里念念有词。

  老人这一起法,远隔千里之外的葛东旭便看到五毒之物身上有一丝丝血气冒出,一丝丝血气连着男孩五脏的一根根毛细血管。

  五毒之物身上的血咒已经通过一种诡异的方式,将男孩身上的血气与五毒之物连在了一起,千丝万缕。

  斩断五毒,便是斩断男孩身上的血管。

  之前,杨银厚明明有斩杀五毒的能力,但最终没敢下手,因为他没办法解开五毒通过血咒与男孩身上器官产生的千丝万缕的诡异联系。

  “雕虫小技,竟然也想难住我吗?”葛东旭感受到施法者催动了血咒,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手中真气猛然加大,一股浩瀚气息随之在男孩身上散开,如同一只巨大的手掌一样,镇压在了五毒之上。

  顿时间,不管是蠢蠢欲动的五毒,还是那一丝丝冒出来的血气立马被镇压住,不再动弹。

  不管五毒降还是血咒,都跟老者心神相连,尤其后者,更是他借一缕本命精血所施展的咒术,与他性命攸关,一旦被破,那缕本命精血损耗事小,若对方顺着这缕本命精血给他一击,那结果不堪设想。

  这是冥冥中一种术法间很玄妙的联系,是无法用言语来解释的。

  “不好!”当葛东旭猛然发力,一股浩然气势随着真气笼罩在男孩体内五脏时,房间里的老者里维拉顿时感到犹如一座巨山当头压下,整个人都一下子趴在了地上,一缕缕鲜血从他嘴角缓缓流出,气都没办法喘出来。

  里维拉目中透出惊恐之色,不惜法术反噬,想要斩断跟那远隔千里而来的镇压,可惜已经迟了。

  葛东旭修炼的是传自葛洪的完整功法,而且坚持不服用丹药提升功力,借助聚灵阵,一步步扎扎实实地修炼到练气七层。

  所以葛东旭不仅法力无比浑厚精纯,而且他这练气七层的质量比起寻常修士还要强一个层次,堪比练气八层。

  这里维拉不过才练气三层,而且修炼的功法也是残缺不全,靠了许多歪门邪道方才勉强修炼到练气三层,真气驳杂不堪,跟葛东旭的实力相差无比悬殊。

  他若在葛东旭真气进入男孩身体时,断然不惜法术反噬,斩断跟五毒降和血咒的联系,或许还能逃过葛东旭的镇压。

  如今葛东旭这样的绝世高手剑已经出鞘,里维拉又哪里还能逃得了?

  以真气夹带着练气七层强者的浩大气势镇压住五毒和血咒,不让它们动弹之后,葛东旭手指捏动生死两仪剑,唇齿间蹦出一个冷冷的字:“斩!”

  顿时他手中那把看起来像饰品挂件一样的桃木剑竟然散发出一道道凌厉的剑气,使得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骤然降了下来,别说宇欣和顾叶曾都冷得打了个哆嗦,缩了下脑袋,就连杨银厚都感到了一股寒意,目中透射出一抹惊骇之色。

  当年师父施展这生死两仪剑,似乎都没有这般凌厉的剑气啊!

  当外面有剑气激荡时,镇压着五毒的真气,突然化出五把无形的利剑,与那桃木剑一般无二。

  剑落下,分别斩在那千丝万缕血气中的五缕上面。

  这五缕血气一被斩断,其余所有血气便倏地缩回了五脏之内。

  这五缕血气便是血咒所化,在千丝万缕的血气中,瞒得过杨银厚,又如何瞒得过葛东旭?

  五缕血咒所化的血气一被斩断,血咒就立时被破掉,葛东旭真气再猛一发力,那五毒之物,便化为一缕缕恶臭的气息带着附着在它们上面的血咒从男孩的皮肤上冒了出来。

  男孩脸上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然后张开了眼睛。

  “一然!”宇欣见状喜极而泣地冲上去抱住了男孩,而顾叶曾也是终于忍不住落下了眼泪,嘴唇抖动个不停。

  “啊!”菲律宾酒店房间内,里维拉一声惨叫,鲜血从他嘴里汩汩流出来,怎么也止不住,很快就把整个地板给染红了。

  别墅里,葛东旭没有去看母子相抱的感人场面,而是看着在空中凝聚出五毒之物的那恶臭气息,冷冷一笑,将生死两仪剑对着那五毒之物一指。

  一道道剑气划过,五毒之物顿时化为虚无,只有一缕若有若无的血气还飘荡在空中。

  葛东旭伸手一抓,把那缕血气抓在了手中。

  当血气被葛东旭抓在手中时,他看到了那个倒在血泊中,光着身子的丑陋老者。

  老者同样看到了葛东旭。

  “不可能!”老者看到那张年轻得不像话的脸,目中尽是不敢置信。

  “老顾你过来。”葛东旭目光冰冷无情地看着老者,但嘴巴却是开口跟顾叶曾说话。

  顾叶曾急忙走到葛东旭面前。

  葛东旭从那缕血气中扯出一丝来,然后夹在手指中,对着顾叶曾的双眼一抹,低声喝道:“开!”

  葛东旭话音刚落下,顾叶曾便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里维拉,不禁吓了一跳。

  “此人就是施法之人,你认识他吗?”葛东旭问道。

  “我不认识他,不过我已经知道谁是幕后之手。”顾叶曾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并领会了葛东旭的好意,面带感激之色地回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