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还不过来拜见你师叔

  “既然你已经知道谁是幕后之手,那么此人就没必要再活着了。”葛东旭点点头,手起剑诀对着那缕血气一指。

  那缕血气便如同之前的五毒之物一样,化为了虚无。

  紧跟着顾叶曾便再也看不到那倒在血泊中的里维拉。

  酒店里,里维拉发出一声无比凄惨的叫声,七窍冒血,并且还有一条条恶心的毒物随着鲜血从七窍中爬出来……

  他是降头师,平时没少豢养虫蛊,如今葛东旭不仅灭了他那缕精血,而且通过那缕精血更是远隔千里施法,以剑斩他本命精血,顿时他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虫蛊。

  客厅里的两位金发女郎听到里维拉无比凄惨的尖叫声,急忙推开了房门,然后紧跟着发出无比尖锐的叫声,甚至其中一个直接就吓得昏死了过去。

  “葛先生,我先打个电话。”当血泊中的里维拉突然从眼前消失时,顾叶曾心头一震,然后立马对葛东旭微微躬身道。

  “你请便。”葛东旭点点头。

  顾叶曾急匆匆离开了客厅,到外面去打电话。

  电话是打给马尼拉的华人帮派大佬,请他帮忙盯住科尔斯特。

  顾叶曾警告科尔斯特的话并没有任何夸大其词,他虽然已经退出华人帮派,但他在华人帮派中依然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尤其随着这些年他生意越做越大,财富越来越多,他在华人帮派中的地位不仅没受他不过问帮派的事情影响,反倒不降反升!

  打了电话后的顾叶曾很快就返回了客厅,与宇欣一起郑重地向葛东旭鞠躬道谢。

  “客气了,如果不是你们好心给了我一个备胎,我也不会想到要过问这件事情,也就不会遇到我师兄,说起来也得谢谢你们那天的好心。”葛东旭笑着说道。

  “哈哈,这就叫好人有好报,小顾你赚这么多钱,以后呀,得多做善事才对。”杨银厚笑道。

  “多谢杨爷教导,我一定牢记在心。”顾叶曾连忙一脸谦虚接受道。

  顾叶曾刚一脸谦虚接受了杨银厚的说教,欧阳慕容推门走了进来,看到顾一然被他妈妈抱在怀里,一双乌黑的眼睛东看西看的,又见之前在拍卖会上出大手笔的那年轻人也在客厅里,不禁心头一震,一脸的困惑。

  “东旭,这是为兄在缅甸丛林中收养的华裔孤儿欧阳慕容,也是为兄的弟子,只可惜天赋有限,又热衷世俗之事,到如今也不过才练气二层。”见欧阳慕容进来,杨银厚指着他对葛东旭解释道。

  解释过后,杨银厚又冲欧阳慕容道:“还不过来拜见你师叔。”

  “师叔?”欧阳慕容当场就瞪圆了眼珠子,不敢相信地看着葛东旭。

  “他是你师祖晚年收的关门弟子,为师也是今天才跟他相认。”见欧阳慕容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杨银厚只好解释了一句。

  “师祖老人家不是已经……”欧阳慕容惊讶道。

  “师祖老人家是五年前才仙逝,具体的情况我也还没来得及问你师叔。”杨银厚解释道。

  杨银厚虽然已经解释清楚了,但欧阳慕容看着葛东旭还是有些迟疑。

  没办法,实在是葛东旭太年轻了,而他自己今年表面上看起来只有五十来岁,实际上已经六十有一。

  要说葛东旭是他师祖的徒孙,欧阳慕容还能接受,可说葛东旭竟然是他师祖收的徒弟,是他师叔,一时半刻实在难以接受。

  就在欧阳慕容迟疑之际,一股威严从杨银厚身上散发出来,朝他压迫而来,更有严厉的目光朝他望去。

  欧阳慕容心里一惊,然后暗暗一阵苦笑,上前对着葛东旭鞠躬道:“见过……”

  “跪下!”不过欧阳慕容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欧阳慕容浑身一震,而葛东旭则苦笑道:“师兄时代不同了,不同了,再说我也年轻,你就不要……”

  “时代确实是不同了,但有些礼可废,有些礼不可废。”杨银厚摆手打断了葛东旭,然后双目严厉地看向欧阳慕容道:“你葛师叔是我丹符派当代掌门,就算为师第一次见他,也得行叩拜之礼,莫非你以为你年长一些,就可以摆架子吗?若是如此,今日为师便逐你出门。”

  杨银厚此言一出,不说欧阳慕容被震惊得当场立马向葛东旭规规矩矩地拜了三拜,就连已经知道葛东旭比杨银厚厉害的顾叶曾夫妇也是震惊得一塌糊涂。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葛东旭这位小年轻,不仅修为比杨银厚精深,而且还是杨银厚的掌门师弟。

  这也意味着,以杨银厚的身份,他还得听葛东旭之令!

  知道杨银厚真正身份的顾叶曾,脑子几乎都当场停止了运转。

  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恐怕整个金三角,缅北地区的军阀上层都要震动!青帮,洪门中的大佬们也要震动!

  ……

  家有家法,门有门规。

  葛东旭与冯老的交情,算是忘年交,不算真正的同门师兄弟,所以他与冯尘清等人都是以名字相称,并不计较辈分。

  但欧阳慕容是杨银厚的门人,便是丹符派的弟子,这辈分就很讲究,就算葛东旭不习惯六十来岁的男人向他叩拜,叫他师叔,他也得受着!

  “初次见面,我们正式一次,以后便随意一些吧。”葛东旭等欧阳慕容拜了三拜之后,上前把他扶起来,说道。

  说完之后,又总觉得很过意不去。

  也是,人家一把年纪,而且也是这一带的大人物,不仅向自己叩拜,还叫自己师叔,自己要是不稍微表示一下,似乎实在有失师叔掌门的风度。

  “这个,慕容啊,你看,我们初次见面,我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这个你拿着,算是见面礼。”这么一想,葛东旭便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了一块刻有太阴聚灵阵的冰种玉牌来。

  因为出门在外也要修炼的缘故,葛东旭一般随身都备着十多块太阴聚灵阵符玉。

  欧阳慕容见葛东旭从包里掏出一个翡翠玉牌给自己,摆明了是长辈赐晚辈见面礼,一张老脸一下子就涨红了。

  初次见面,长辈赐晚辈见面礼这很正常,可问题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长辈,有模有样地拿一块翡翠玉牌给一个六十来岁的晚辈,这给人的感觉就很有问题了。

  而且还是一块冰种翡翠!

  拜托啊,欧阳慕容就是玉石大王啊!给一块冰种翡翠,这算什么?

  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家族里辈分高的小孩子,在大年三十时,故作大人样给年长的晚辈压岁钱一样。

  ps:推荐自己的老书《修真研究生生活录》,这是我写的四本生活录系列修真部分比较多,也比较热血的一部,男主人公的性格也是我最喜欢的。等不及这本书的,可以看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