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有钱人就是任性啊

  马拉和张凯轩很快就被带了过来。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马拉还算好,但张凯轩就有点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显然梭孟是想通过折磨来激发马拉的怨恨。

  看到自己的父亲和叔叔竟然在这里,张凯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下子就扑倒在他父亲的脚前,抱着他的腿哇哇大哭起来。

  张亚明看着儿子这个样子,自然也是忍不住潸然泪下,心里头极为后悔当初对儿子的打骂。

  许久,当张亚明父子这边恢复了情绪,又拜谢过葛东旭之后,那边甘雷已经被折腾得眼珠子都瞪凸出来,只剩下了半条命。

  葛东旭本来是至少也要折腾甘雷个把小时,但他终究不是那种惨无人道,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一眼甘雷那悲惨痛苦的样子,最终还是掐了一个法诀,那个古老的字符渐渐隐去。

  “葛爷,饶命,饶命啊!我真的不敢了,真的不敢了!”饶是甘雷以前也算是铁汉一名,被这么一折腾,也是鼻涕眼泪一起下来,对着葛东旭连连磕头,看他的目光就如同看到了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恶魔一样,充满了恐惧。

  刚才那感觉,他是宁愿死,也不愿意再经历一次。

  “这次就这样了,以后你如果有违背你刚才的誓言,那么就不会是这么短暂的时间了,而是七天七夜。”葛东旭淡淡道。

  听到七天七夜这个词,蒋保明等人想起刚才甘雷的惨状,全都浑身汗毛悚然,心惊胆跳,根本不敢想象那将会是怎么样的折磨。

  ……

  葛东旭等人依旧坐着来时的三辆吉普车返程,不过这回却是甘雷亲自护送到他边界的关卡地带,把驻守边界的士兵给看得差点跌落一地的眼珠子。

  返回小勐拉已经天黑。

  因为惦记着母亲交代的事情,葛东旭当晚并没有留宿小勐拉,而是跟林主席等人见了一次面,道谢过他们帮忙之后,便与欧阳慕容返回华夏国。

  林主席跟甘雷一样,同样亲自把葛东旭等人送到了关卡,态度跟昨晚比起来要恭敬许多,甚至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显然有关白天在甘雷那里发生的事情,蒋保明私底下已经告诉了林主席。

  跟葛东旭和欧阳慕容一同返回的还有张亚明父子,张亚坤和马拉。

  经历过这件事情,张亚明已经看出来儿子跟马拉感情深厚,再加上在回来的路上,葛东旭说了一句,他们挺合适的,大难不死之后,马拉将是旺夫之妻。

  张亚明就彻底接收了马拉这个儿媳妇,甚至因为葛东旭后面那句话,估计现在张凯轩要是敢对马拉不好,他都要跟自己的儿子急。

  过了打洛口岸,张亚明一家人就暂时留宿打洛镇,而葛东旭则由欧阳慕容开车赶夜路到了西双版纳,第二天便一个人在西双版纳乘飞机转昆明回到了临州市。

  回到临州市,葛东旭并没有去雅都花园,也没有直接回昌溪县,而是先去了江地珠宝。

  如今对江地珠宝葛东旭是轻车熟路的,一边笑着跟柜台后面那些穿着制服的年轻靓丽的导购员打着招呼,一边拉着行李箱直接就上了二楼。

  “你回来啦,收获怎么样?”办公室里,唐雅惠看到葛东旭回来,很是开心。

  “还不错。”葛东旭笑着回道。

  “给我看看。”唐雅惠是从事这一行业的,对翡翠玉石自然有兴趣,闻言立马道。

  葛东旭笑笑,便随手打开了包。

  一瞬间,唐雅惠的小嘴就张了开来,半天合拢不起来。

  因为葛东旭的包里几乎是清一色的玻璃种翡翠,最差的也是高冰种翡翠。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葛东旭真把玻璃种翡翠给打造成了一块块几乎没有什么艺术加工成分在里面的玉牌,整整有一百多块,这要是打造成饰品,那该得值多少钱啊?

  一想起钱,唐雅惠心里就忍不住在滴血,有钱人就是任性啊!

  不过很快唐雅惠就恢复了正常,她本就知道葛东旭买玻璃种翡翠就是要打造成这样的玉牌,也知道他钱多得烧手,无非她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多的玻璃种翡翠,也没见过有人把这等高档的翡翠打造成这么多玉牌,这才一时失神。

  恢复正常之后,唐雅惠征求了葛东旭的同意之后,小心翼翼地把他包里未加工的翡翠一块块拿出来。

  阳光透过玻璃窗落在唐雅惠手中的翡翠上,翡翠折射出无比动人的光泽,唐雅惠情不自禁深深陶醉了进去,恨不得这些翡翠都是她的。

  “你喜欢什么样的饰品,是手镯?戒指还是吊坠?还有这里还没加工的翡翠你喜欢那种颜色的?”葛东旭见唐雅惠先是一阵震惊,紧跟着又拿出翡翠一块块爱不释手地欣赏起来,笑问道。

  “干嘛?”唐雅惠闻言随口问道,目光依旧舍不得离开翡翠。

  “给你打磨一件。”葛东旭笑道。

  “啊!”唐雅惠闻言一下子抬头朝葛东旭看去,目光中透着惊讶和意外。

  “是啊,你帮了我这么多忙。要不是你,我也弄不到这么多翡翠。”葛东旭点头道。

  “不用了,不用了,这些可都是玻璃种翡翠呢,随便打磨一件饰品都至少值个好几十万呢。”唐雅惠急忙摇头道。

  “唐大经理,你我的关系,用钱来衡量就太俗了吧?”葛东旭闻言笑道。

  唐雅惠闻言微微一怔,这才猛地意识过来钱对于眼前这位小年轻而言根本不算什么,自己跟他谈这点“小钱”确实太俗了。

  “那好,我就不跟你这个大老板俗气了,我喜欢吊坠,就这紫罗兰的,等会我找师傅想办法切割一点下来,然后找行内知名的师父帮忙打造雕琢一件给我。”唐雅惠笑道。

  “你喜欢什么形状的挂坠,我帮你打造雕琢吧。”葛东旭笑道。

  自然美才是真的美,修道之人与自然界有着比常人更亲密的联系,所以对自然美也有着其独特敏锐的感触。

  从这个角度上分析,修道之人若要从事艺术这一行,会比普通人有着一份先天优势,会更容易成为优秀的艺术家,就像那些天生拥有过人艺术细胞的人才一样。

  尤其像葛东旭这样的修道高人,又有过天人合一的经历,对自然美更有着无比深刻的感悟,他要是肯转行从事艺术,必定能成为艺术大师。

  这次葛东旭要打磨的饰品并不仅仅只是饰品那么简单,他还要在里面刻画阵法,如此一来,对打磨饰品要求就很高了。不仅要照顾到美观,而且还不能影响到他在里面布置刻画阵法,远不像切割玉牌那么简单,所以这次必须得他亲自出马。

  好在这次云南边界之行,他修为和精神力都大涨,又有了天人合一的经历,想要两者兼顾已经变得不是很难,否则要是换成以前,他是很难办到两者兼顾的。因为他没办法纤毫不差地“看”到玉石里面纹路走向,灵气流动。

  据说,一个真正的玉雕大师能根据玉石原料,整体的形体,颜色等等,做到剜脏去绺、巧用棉、避开裂等等因材施艺,使得一块玉石作品看起来浑然天成,看不出任何破绽。

  而对于葛东旭而言,那样的玉雕大师做到的不过只是外表的浑然天成,他如果想要在玉石里面布置刻画阵法,需要做的却是外表和里面两者的浑然天成,因为他雕刻的不仅仅只是外表,而且还有里面。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