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印尼海关

  飞机是在晚上七点抵达京城。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葛东旭见时间还早就特意去了趟四合院,跟冯老见了一次面。

  冯老不算是奇门中人,身份也特殊,而且跟当年的杨银厚说起来还是处于不同阵营的,葛东旭就没特意跟冯老提起杨银厚的事情。

  跟冯老见过面之后,葛东旭又特意去了趟传媒学院。

  ……

  “旭哥,你怎么会突然来我们学校的?”走在学院的湖边小径,蒋丽丽偎依在葛东旭的肩头上,兀自还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就算经历了上次的事情,蒋丽丽也没奢望过葛东旭会主动来学校找她,而且还是隔了这么短的时间。

  “刚好晚上有点事情来京城,然后就想着要来看看你!”葛东旭笑道,很享受这样跟蒋丽丽在幽静的校园湖边静静走着。

  “你是刚到京城?”蒋丽丽听到这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刚到没多久。”葛东旭点点头,然后指了指湖边一棵垂柳下的长椅道:“去那边坐一下,我有样东西送给你。”

  “还有东西送给我?”蒋丽丽感觉自己都快要幸福得晕过去了。

  “傻女人,你现在是我女朋友,我送你东西不是很正常嘛?”葛东旭看着蒋丽丽瞪大了眼睛那种可爱的样子,忍不住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子笑道。

  “我才不傻,我,我只是……”蒋丽丽感觉喉咙里像是堵了什么东西,眼眶不受控制地变得湿润起来。

  “好,好,你不傻,快来坐下吧。”葛东旭见蒋丽丽感动得快要落泪的样子,拉着她坐下来,笑道。

  蒋丽丽抹了把眼角,挨着葛东旭身边坐了下来。

  “送给你的。”见蒋丽丽坐下,葛东旭拿出那条心型玉坠项链,看着她柔声说道。

  蒋丽丽傻傻地看着葛东旭手中的心型玉坠项链,哪怕夜晚光线很差,但那块玉坠依旧散发出如梦似幻的美。

  “呜呜!”终于蒋丽丽扑倒在葛东旭的怀中,哭了起来。

  “你,你怎么哭了?别哭啊!”葛东旭被蒋丽丽这突然的举动给弄得手忙脚乱。

  “扑哧!”见堂堂的大人物旭哥因为自己的突然失声哭泣而慌得手忙脚乱,蒋丽丽突然又忍不住破涕为笑。

  “你这又是哭的,又是笑的,是要闹哪班啊?”葛东旭看着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脸上露出开心笑容的蒋丽丽,哭笑不得道。

  “当然是因为开心啦!”蒋丽丽拿过葛东旭手中的玉坠项链,在手中爱不释手地把玩着。

  “真漂亮!”蒋丽丽两眼迷离道。

  “你喜欢就好,戴上吧。”葛东旭笑道。

  “你帮我戴上。”蒋丽丽说着整个人侧过来,半躺靠在葛东旭的身上。

  葛东旭笑笑,将项链绕过蒋丽丽的脖颈给她戴上。

  戴时目光下意识地顺着她白皙的脖子往下看,看到了领口下那壮观的丰满耸起,不禁有些愣住。

  “美吗?”蒋丽丽似乎没有发现葛东旭的走神,转过身来,炫耀地挺起胸问道。

  当然她炫耀的是那如梦似幻的玉坠。

  只是葛东旭却不由自主想起了高中时代,蒋丽丽每次见到自己时骄傲挺起胸的样子,想起那一晚在昌溪县大酒店里看到的两座惊人峰峦真面目,不禁有些走神,下意识地回道:“美!很美!”

  “旭哥,你看哪里呢?”蒋丽丽是女人,很快就发现葛东旭的目光不是在玉坠上,而是在她引以为傲的胸上面,不禁羞赧万分道。

  “咳咳!”蒋丽丽这么一叫,葛东旭方才惊醒过来,不由得有些尴尬地干咳起来。

  见葛东旭尴尬的样子,蒋丽丽像刚才一样轻轻半躺靠在葛东旭的身上,然后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丰满的****上面,道:“旭哥喜欢吗?”

  那种抓在手中的饱满肉感,一下子让葛东旭有种要浑身着火的感觉,强忍着内心的冲动,不舍地松开了手,然后推开蒋丽丽,苦笑道:“你就别再考验我了,要不然麻烦就大了。”

  蒋丽丽这才猛然想起上次葛东旭说过的话,像是做错了孩子一样,低头道:“对不起旭哥,我……”

  “傻瓜,这不关你的事情,是我的问题。”葛东旭见蒋丽丽一副犯了错的样子,心中不禁十分不忍,轻轻把她揽入怀中。

  只是一把她揽入怀中,那种丰满肉体亲密碰触,又是让他格外难受,只好起身道:“我们再走走吧。”

  蒋丽丽刚才就躺靠在葛东旭的身上,自然能感觉到美臀下面的变化,心中虽然巴不得旭哥现在就要了他,但也知道真要那样就真的闯祸了,于是也只好忍着内心的驿动,很是不舍地站了起来。

  两人又在校园里走了几圈,葛东旭见时间不早,便把蒋丽丽送回了女生宿舍楼,而自己则是回了四合院。

  第二天早上,葛东旭就去了机场,一起的有樊洪和徐垒。

  不过在快要登机时,樊洪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他就变了脸色。

  “怎么了?”葛东旭问道。

  “龙虎山一位前辈仙逝了,我恐怕不能陪您去棉兰了。”樊洪回道。

  龙虎山是奇门中的大门派,历代天师不仅修为高深,而且在奇门中拥有极高威望,门中有重要人物仙逝,樊洪这位异能管理局的主任是肯定要亲自前去的。

  因为这代表政府方面对龙虎山的态度。

  “没事,你那边正事要紧,我这边有徐垒陪着就行了。”葛东旭说道。

  樊洪谢过葛东旭的理解,又特意把徐垒叫到一边叮嘱了一番,这才告辞离去。

  飞机由新加坡中转,然后在傍晚的时候降落在棉兰市的瓜拉纳姆国际机场。

  缅甸跟华夏国连着,而且那次有欧阳慕容陪着,入关时,关口的士兵还朝葛东旭他们敬礼,所以对于葛东旭而言,这一次来印尼才算是第一次真正去海外国家。

  虽然路上徐垒早已经提醒过葛东旭,印尼这个地方虽然华人很多,但比较排华,海关的贪污腐败也非常严重,但这次毕竟是葛东旭第一次真正意义去海外国家,没有经历过,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葛东旭排着队入关,方才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只要是华夏国的护照,除非护照里事先夹了钱,他们会马上笑眯眯地盖章放行,否则他们总是翻来覆去地看,还问些问题,直到实在没辙才盖章放行。

  “你,华夏国的吧?等会记住先放点钱在护照里,免得耽误了我们的时间。”一位长得有些猥亵,一看就像日本人的男人搂着一位皮肤白嫩的女人,用生硬的汉语对葛东旭说道,眼中满是不屑和骄傲。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