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我倒是不相信

  场面看起来极为的诡异,一下子,别说被枪指着的十二位保镖吓得脸色发白,一动不敢动,就连陈家腾父子,徐垒等人都全看得目透惊恐之色。三寸人间

  这等神乎其神的术法,只存在于传说中,就算他们也从来没见过。

  “你们可以动一下试试,看看这些草会不会勾动扳手?”葛东旭淡淡道。

  十二位保镖哪怕是经过残酷的特种兵训练,看着这一幕远超乎他们想象的诡异恐怖场面,也有一种吓尿的感觉,至于动,谁敢啊!

  “阿隆是吧?现在可以拿出解药了吗?”葛东旭看着阿隆淡淡问道。

  说话间,手一扬。

  手中的黑蛇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般射向隔陈家大宅六七十米外的一棵松树。

  “啊!”一声惨叫骤然响起。

  那棵老松树的树皮突然间就脱落了下来,显出一个披着风斗的男子来。

  那风斗上面的图案和颜色跟树皮很像,上面还画着稀奇古怪的字符。

  就在这位男子从树上“脱落”下来时,周围突然响起了“????”的声音,又有好几块“树皮”从一些树上“脱落”下来,纷纷要向丛林深处逃窜。

  这些人的速度很快很灵敏,不过葛东旭见状却是冷冷一笑,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几片叶子,然后轻轻一扬。

  一张张叶片瞬间射出,划过空中,竟然有“嗖呼!嗖呼!”的破空声音。

  “啊!啊!”那一片片的树叶转眼间就追上了那些转身要逃的披着风斗的男子腿上,惨叫声接连响起,而那些人则纷纷跪倒在地上,鲜血的红顺着他们的腿窝流了出来。

  场面一片的死寂!

  地处热带的沙摩西岛此时刮的风仿若都是阴森森的,让人毛孔悚然,四肢冰冷。

  飞花摘叶,皆可伤人!

  这样的手段,虽然比不得刚才那绿草的诡异,但这么远的距离,随手甩出却能让他们这些明显是日本忍者的埋伏者纷纷跪倒,鲜血直流,想想都能让人肝胆俱裂的。

  “阿隆,你无耻!”很快陈家腾脸色铁青地指着阿隆咆哮道。

  他这种老江湖,到这一刻又哪里不明白刚才那几个忍者在暗中做了手脚。

  “陈老先生,无耻不无耻先不说了,还是让人把这些人先控制起来吧。”葛东旭淡淡道。

  “好!”陈家腾应声道,不过没等他下令,他的儿子陈正禀早已经叫人来把那些忍者,还有那些保镖全都五花大绑了起来。

  陈家是大户人家,就算陈家腾是隐居在这里,此处还是有十来个手下的。

  当陈正禀叫人把阿隆和松川野下的手下们全都五花大绑控制起来时,阿隆已经乖乖拿出了解药给陈家腾服用。

  陈家腾服用后,脸上和手上的黑色就褪了下去,不过皮肤上的霜雾还是没有褪去,整个人冻得脸色发青的。

  “怪不得陈老先生不肯相让那两样药材。”葛东旭见状把手放在陈家腾的背上,顿时腾腾雾气从陈家腾的身上冒起,很快,陈家腾身上的霜雾尽数去掉,脸色也恢复了红润。

  陈家腾上的阴毒跟他师兄比起来不过只是大巫见小巫,以葛东旭如今的修为要驱除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迟些我再给你开个药方,你服用几次,应该就能完全恢复如初了。现在,我们还是先处理这个阿隆还有这个日本人的事情吧。”葛东旭很快就收回了手,淡淡道。

  “救命之恩,陈某没齿难忘!”陈家腾见葛东旭收回手,转身便对着他一躬到底,心中除了感激,还有惊涛骇浪帮的震撼。

  陈家腾很清楚,他体内的阴毒没有练气六层以上的修为根本不可能以法力将它驱除。

  但葛东旭举手投足间就帮他把阴毒去驱除了,这份功力,陈家腾根本不敢想象。

  “陈老先生言重了。”葛东旭扶住陈家腾的双臂谦逊了一句,然后目光转向了阿隆和松川野下。

  “这次老夫认栽了,油田的事情也就此作罢。”见葛东旭看向自己,阿隆心脏不受控制哆嗦了一下,色厉内荏道。

  “这位先生,我承认你是个神奇而且很厉害的人,但我是日本新铃集团的总裁松川野下,如果我在这里哪怕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你都将会惹上大麻烦的。”松川野下经过刚才的惊恐之后,终于恢复了一些冷静,看着葛东旭说道,语气中透出一抹身为日本人的骄傲。

  “是吗?我倒是不相信。”葛东旭淡淡说了一句,然后走上前,先“啪!啪!啪!”接连甩了松川野下几巴掌,然后又在他身上连连点了几下,又取了他一点血,在虚空中画了个符。

  “你,你要干什么?”看着葛东旭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松川野下捂着脸有一种浑身发毛的感觉,连脸上的疼痛似乎都感觉不到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看看会惹上什么样的大麻烦。”葛东旭淡淡说了一句,然后手猛地在空中一点。

  “啊!”松川野下立马一声惨叫,整个人在草地上打滚起来,手在身上乱抓着,似乎恨不得把心脏都给挖出来。

  看着松川野下那悲惨的样子,阿隆额头冷汗一颗颗地冒了出来,看着葛东旭道:“你应该知道,这里是印尼,而且我们在桥那边还……”

  “你是说桥那边的两百人部队吗?”葛东旭淡淡打断道。

  “你,你怎么知道?”阿隆如同见了鬼一样,目透惊恐之色。

  “连刚才那些日本人藏在树林中我都能知道,你那些人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不过你认为就那两百垃圾样的士兵能奈何得了我吗?”葛东旭看着阿隆问道。

  阿隆闻言浑身哆嗦了一下,脸如土色。

  确实,以刚才葛东旭表现出来的手段,他埋伏在桥那边的两百士兵,除非全部是特种兵,或许还能给他造成威胁,但那不过只是普通士兵,想要威胁眼前这位恐怖的高手,恐怕还远远不够。

  “那你想怎么样?”阿隆看了一眼还在地上打滚的松川野下,颤抖着声音问道。

  “不急,我得先问过具体的事情再下结论。当然你不用痴心妄想这么容易就揭过去。”葛东旭淡淡道,然后转向陈家腾问道:“陈老先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能说一下吗?”

  “当然。”陈家腾急忙恭敬回道,看向阿隆的目光充满了仇恨和怒意。

  陈家腾也是到现在才知道,对方不仅埋伏了日本忍者破坏他施法,而且竟然还在岛的对岸埋伏了军队,显然,这一场对斗就算他赢了,阿隆也肯定不会收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