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这世界还真是小

  “哈哈,既然陈老先生不愿意交换,那就当我敬佩当年的抗日英雄,赠送与你吧。”葛东旭见状倒是比较钦佩陈家腾的为人,笑着把太阴聚灵阵符玉塞到他的手中。

  太阴聚灵阵符玉如今对与他而言算不得什么珍贵之物,之前之所以不愿意提起聚灵阵符玉,是不想引起人注意,避免“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带来的麻烦。后来为了得到那两件药材无奈提起,对与陈家也就没有什么好再遮掩,赠送给他一块也无所谓。

  除了这个原因,葛东旭之所以要坚持赠送出去,是不想把交换药材的事情,跟之前的出手混为一谈。对他而言,刚才那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就不图回报。

  当然葛东旭只会赠送一块。

  升米恩,斗米仇。虽然葛东旭相信陈家腾的为人,但一旦让他知道他可以随意刻画出太阴聚灵阵符玉,那就很难说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了!

  毕竟陈家腾不是他同门师兄!

  “这让陈某真是担当不起啊!”陈家腾紧紧握着葛东旭的手,不禁感动得眼眶有些湿润。

  倒是徐垒见状,暗暗心疼得直滴血。

  这可是聚灵阵符玉啊,竟然就这样送出去了!

  不过徐垒也知道,葛东旭做事有他自己的原则,他这是不想夹恩图报,心中滴血的同时,倒是对他越发肃然起敬。

  “陈老先生严重了,有关聚灵阵符玉之事莫要传与他人知晓。”葛东旭拍了拍陈家腾的手背,说道。

  “这我知晓,葛先生尽管放心!”陈家腾神色严肃道,说着又目光严厉地看向陈正禀,道:“葛先生的话你可听清楚了,若有泄露半句出去,为父就把你直接赶出陈家,永远不得认祖归宗。”

  “我明白!”陈正禀急忙起身,神色严肃道。

  “那就谢谢陈老先生了,现在能带我去看一下那两样药材吗?”葛东旭问道。

  “那是当然,葛先生,徐先生请跟我来。”陈家腾点头道。

  “大家都是朋友了,我年纪轻,陈老先生就不要再一口一句葛先生的了,叫我名字吧。”葛东旭笑道。

  “以你的修为,足够当得起先生这个称呼。不过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托大叫你名字,你也别陈老先生,陈老先生的叫,要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陈老哥。”陈家腾说道。

  陈正禀在边上一听,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精彩起来。

  葛东旭要是叫他父亲老哥,那他还不得管他叫叔。

  葛东旭倒没觉得有什么,他有两位师兄年纪都比陈家腾大,而且陈家腾是奇门中人,以葛东旭丹符派掌门的身份叫陈家腾一声老哥,说起来还真是陈家腾托大了。

  至于清和凉茶的股东程亚周,葛东旭叫他程叔,那是世俗中的交情,是另外一回事,却是不能混为一谈。

  “那行,我就叫你陈老哥,你就叫我东旭。”葛东旭笑道。

  陈正禀见自己的父亲三言两语就跟葛东旭成了忘年交,心中虽然暗地摇头,但也知道以葛东旭刚才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自己父亲与他成为忘年交说起来还是高攀了。

  说笑着,一行人到了后花园。

  一到后花园葛东旭的目光就落在了九阳赤炎果和甘霖玄阳草上面,脸上不禁露出激动之色道:“没错,没错,正是九阳赤炎果和甘霖玄阳草,这回师兄的腿可以治愈了。”

  “原来东旭你寻找这两种药材是为了治疗你师兄的腿啊!”陈家腾看葛东旭的目光不禁越发肃然起敬。

  “是啊,说起来我家师兄跟你一样,早年也是抗日的英雄,他的腿说起来也是受了阴毒,只是他的情况比你严重了许多倍,还需要用到这药材炼制出一昧汤药来方才能痊愈。”葛东旭说道。

  “哦,如此说来你师兄的岁数已经不小了,不知道可否告知名字,说不定我还与他认识。”陈家腾说道。

  “那倒有可能,我师兄名字叫杨银厚,不知道陈……”葛东旭点点头回道。同是奇门中人,如今又成了忘年交,关于这事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

  “杨师叔,你,你的师兄竟然是杨师叔!他竟然还活着,怪不得,怪不得你这么厉害!”葛东旭话没讲完,陈家腾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甚至眼眶都湿润了。

  葛东旭一下子愣住了,看着陈家腾好一会儿才道:“你竟然真认识我师兄,但你怎么叫他师叔呢?”

  “我怎么可能会不认识杨师叔?当年国难当头,我们海外华侨同是中华儿女,也是满腔热血。很多人纷纷捐钱,也有很多人纷纷回国参加抗战。我和我父亲当年也回了国,然后在上海结识了杨师叔。当时杨师叔是青帮中的客卿,而我父亲则拜入青帮,两人有过很深的交情,是以平辈相称,所以我管你师兄叫师叔,说起来当时杨师叔指点了我不少,否则我肯定没有现在这般成就。后来我们返回了印尼,就再也没见过他,只听人说杨师叔在缅甸战争中遭了埋伏,不幸牺牲,为此先父还落了好几次泪。没想到杨师叔还健在,我父亲九泉之下要是知道,肯定会很欣慰的。”陈家腾说道,眼中流露出追忆之色。

  “原来是这样,这世界还真是小。”葛东旭闻言不禁万千感慨。

  “您既然是杨师叔的师弟,接下来您可不能再叫我陈老哥,否则就乱套了。”葛东旭万千感慨之际,陈家腾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看着葛东旭苦笑道。

  刚才他说自己托大,这回看来是真的托大了!

  一听父亲这话,陈正禀小心肝都颤抖了起来。

  得,这回叫叔还不行,还得往上升。

  葛东旭闻言微微一怔,然后也看着陈家腾一脸苦笑。

  奇门中人素来重辈分,如果关系不亲倒还好,一旦有渊源关系,那就不好随便乱了辈分。

  像陈家跟杨银厚的关系,现在葛东旭就绝对不合适叫陈家腾老哥了,否则就是落了杨银厚的辈分,当然陈家腾也担当不起。

  可要是让陈家腾这样一个古稀老人管自己叫师叔,葛东旭却又觉得浑身别扭啊。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