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临时换人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可问题是县教育局人事科陈科长突然临时点名要把她加进去,能有什么办法?”丁校长没好气道。

  “可是,那也不能踢许素雅啊。她文凭有,教书也好,还连续几年被评为优秀乡村教师,而且前些日子我在镇里碰到她,还说过让她好好准备来新学校教书的事情,这要是把她踢出名单……”中年女子一脸为难道。

  “不把她踢出名单,都到这个时候了,你看踢谁合适?妈的,以前山村里缺老师,就算给正式待遇镇里也没几个人愿意去,如今倒好,学校一建在镇里,连代课老师都是香喷喷的。”丁校长瞪眼道。

  中年女子闻言看着手中的名单就不吭声了。

  她是分管人事这一块的副校长,很清楚这份名单里,有不少人是走了关系的,其中有一个还是找了她的关系。没找关系的,一般背后多多少少也有点背景人脉。

  当然她做事情还是有点原则,她那个关系是属于顺水人情。人家本来就有这个资格,无非再走下关系,送下礼,让事情变成铁板钉钉。但像那个胡美琳就有些过分了,副校长实在不愿意为了她而把许素雅给踢出名单。

  可是丁校长说的也是有礼,不踢许素雅能踢谁呢?

  这名单里,看来看去也只有许素雅没走任何人关系,在镇里也没什么背景的。

  既然踢谁都不合适,自然也只能踢许素雅这个“老实人”了。

  ……

  昌溪县县城,某宾馆里,县教育局人事科陈科长坐在床沿边,怀里坐着一个皮肤白嫩,眉梢间有几分风情的女子。

  他的手不老实地从领口伸到女子的胸脯处,女子不依地扭了扭道:“就知道欺负人家,让你给办个正式教师都不行。”

  “你文凭不够,而且也没多少教书资历,事情总是得慢慢来的。放心啦宝贝,只要你好好教书,过个一年半载的,我肯定就帮你转为正式的人民教师。”陈科长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迫不及待地把怀中女子的衣服给撩上去。

  女子自然就是白云山镇那个好吃懒做的胡美琳。

  胡美琳其实是有夫之妇,不过她的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在镇里守着一间小卖部。

  前阵子,陈科长来视察新建的白云镇第三小学,中午吃了饭,喝了酒,扛不住酒意,镇里安排了房间让他午休。

  他打了个盹,起床想抽烟,发现口袋里烟没了,就独自出了房间来到了胡美琳家开的小卖部。

  刚好胡美琳的丈夫有事情走开,胡美琳帮忙看着小卖部。

  夏天,胡美琳衣服穿得比较轻薄暴露,给陈科长拿烟时,领口大开,露出了白嫩丰满的胸脯,陈科长又不是什么好人,当时就看直了眼睛。

  那胡美琳见状不仅没有恼火,反倒冲他妩媚地笑了一下,如此一来,陈科长胆子就大了,在她递烟给他时,顺势摸了她的小手几下,她只是红着脸抽了回去,并没有骂他耍流氓。

  陈科长是此道老手,又哪里不知道有戏,买了烟后也不离开,反倒在那里跟胡美琳瞎扯起来。

  瞎扯时自然难免要吹嘘一下自己的身份,这一吹嘘,胡美琳就上了心,再然后两人就勾搭上了。

  ……

  许素雅这些天都在为考驾照的事情忙碌着,并没去关心镇第三小学教师名单的事情,她一直以为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也是,干了这么多年的乡村教师,任劳任怨,文凭也高,还连续拿过好几年的优秀乡村教师,如今村小学弄到镇上去,她这个代了十多年的民办乡村教师,镇里不能一步到位给她安排正式教师的位置,代课老师的位置总得给她留一个。

  而且前些天在镇里碰到了镇第三小学的刘副校长,还笑眯眯地跟她说以后就要来镇里教书了,让她提前做好准备,所以她就更没花心思去想教师名单的事情。

  但很多时候,事情总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许姐,镇第三小学教师名单正式下来了,但没有你的名字。”这一天,许素雅在路上被一位同是葛家??村乡村教师的同事给拦住了。

  “名单下来了吗?我说葛冬梅你可别瞎说,名单里怎么可能会没有我呢?”许素雅愣了一下笑道。

  “许姐,真没有你的名字。我早就跟你说过,这次我们这一带村小学都集中到镇里去,不仅我们这些老师都盯着,镇里一些人也都盯着,你最好提前去打声招呼,可你偏不。你还记不记得那个胡美琳?”葛冬梅说道。

  “记得呀,那年光省叔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没办法再继续教书。我们学校人员实在不够,村里也没合适的,就要求镇里帮忙找一个来,然后就来了胡美琳。不过她教孩子不用心,又受不得每天大老远跑到山窝窝来教书,没几天就撂担子了,听说后来一直就呆在家里。你别告诉我,她这次去镇三小学当老师了?”许素雅说道。

  “还真被你说中了,她还真就在名单上,据说她县教育局那边有人,而且好像听人说,就是因为她在最终临时把你给替换下来的。”葛冬梅说道。

  世界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许素雅这个当事人还蒙在鼓里,镇第三小学的老师圈子里倒是已经传开了。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行,我要去镇里一趟,真要没有我,那必须得给我说个清楚。”许素雅说道,气呼呼便调头准备去镇里,暂时也不回家了。

  “许姐,许姐!你这是干什么?”葛冬梅见状急忙拉住了许素雅。

  “当然是要去找丁校长他们问个清楚!”许素雅说道。

  “我说许姐,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明白吗?这时你要去找丁校长他们,怎么也得买些礼物过去,说不定还有希望,但你这样气势汹汹地去,那就肯定没戏了!”葛冬梅苦笑道。

  “我是人民教师,我是要教书育人的,我送礼,我凭什么送礼?那是不是我以后也要教孩子们送礼?”许素雅生气得脸都红了。

  “许姐,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现在社会风气这样,你不送礼……”葛冬梅苦笑道。

  “冬梅我知道你的意思,别人怎么样我不管,但我许素雅是凭本事和良心教书的,而且辛辛苦苦十几年,我也没要求他们给我正式编制,只是一个代课老师,这样不过分吧?”许素雅说完就气呼呼地走了,葛冬梅见状只能站在那里无奈跺脚摇头。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