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掌门夫人?

  “你师兄都快百岁了,我称呼他为师兄合适吗?”机场大厅外,柳佳瑶明显有些紧张。三寸人间

  同门师兄对于奇门中人而言其实跟亲兄弟没多少区别,所以说起来,这算是柳佳瑶第一次见葛东旭的亲人。

  “你是我老婆,你不叫他师兄叫什么?”葛东旭笑问道。

  “去去,谁是你老婆啊?”柳佳瑶白了葛东旭一眼,俏脸微红。

  “都这样了,还不是老婆是什么?”葛东旭嘿嘿笑道。

  柳佳瑶见葛东旭一脸得意的坏笑,刚想偷偷掐他一下,葛东旭突然道:“师兄出来了。”

  柳佳瑶抬头一看,果然出口处出现了一位银发老人和年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心情不禁一下子有些紧张了起来。

  “放心啦,师兄是自己人,人很好的,没什么好紧张的。”葛东旭拍了拍柳佳瑶的手,低声宽慰了一句,然后举手朝杨银厚和欧阳慕容挥了挥手。

  这个笨蛋,就是因为自己人我才紧张啊!柳佳瑶白了葛东旭一眼,然后尽量压下心里头的紧张,也抬手冲杨银厚和欧阳慕容挥了挥手。

  “师父,师叔在那。”欧阳慕容低声跟杨银厚说了一句,拉着行李箱大步朝葛东旭走去。

  “师兄一路辛苦了。”葛东旭笑着对杨银厚说道。

  “师兄好!”柳佳瑶毕竟是一家公司的老总,事到临头倒也冷静了一下,面带微笑,落落大方地微微冲杨银厚鞠躬道。

  “你就是东旭之前提起的弟媳妇柳佳瑶,果然不错。”杨银厚上下打量了柳佳瑶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满绿的玻璃种翡翠手镯,笑道:“师兄也没什么好礼物给你的,这个你收下。”

  柳佳瑶虽然不大懂翡翠,但也知道这个又绿又通透的翡翠肯定非常珍贵,估计至少也得值得几百上千万的,心里头不禁吓了一跳,刚想着要拒绝,葛东旭已经开口道:“师兄给你的,你就收下。”

  “谢谢师兄。”柳佳瑶闻言到了嘴边的话又改了口,微红着脸收下了翡翠手镯。

  “师叔好,师叔婶好。”见柳佳瑶收下翡翠手镯,欧阳慕容总算找到了开口的机会,急忙上前微微躬身叫道。

  “啊,这个不合适,叫我佳瑶就可以。”饶是柳佳瑶贵为公司老总,突然被一位看起来很是沉稳的中年男子开口叫师叔婶,也是一下子俏脸涨红,手足无措的。

  “你是掌门夫人,礼不可废!以后你就会慢慢习惯的。”杨银厚正色道。

  “掌门夫人?”柳佳瑶一头雾水。

  “佳瑶不知道吗?”杨银厚看向葛东旭。

  “她还没正式开始修炼,所以我没告诉她这个。”葛东旭回道。

  “原来是这样。”杨银厚点点头,然后看向柳佳瑶,面带微笑道:“奇门规矩还是比较多的,有些可以与时俱进,但有些是不能改的。慕容是我的弟子,而我跟东旭是真正的同门师兄弟,亲如亲兄弟,所以就算慕容现在是一百岁,他见到你也得叫师叔婶,这是不能改的。”

  柳佳瑶闻言只好点点头,俏脸早已经红得一塌糊涂。

  “师兄,这里人多,我们先上车再说吧。”葛东旭说道。

  “好。”杨银厚点点头。

  一行人上了车,葛东旭先开车带着他们去明月湖旋转餐厅吃了一顿中饭,本来还想先带杨银厚在明月湖边走走,不过杨银厚却心急着去拜祭任遥,葛东旭只好作罢。

  回昌溪县柳佳瑶就没陪着一起去。

  以往葛东旭一个人倒是无所谓,这次有师兄和欧阳慕容在,他就特意搞了辆车子,当然不是他那辆有特殊牌号的车子,而是公司的一辆奥迪车。

  “看师兄的气色,想来应该已经突破到练气六层了。”跟杨银厚并排坐在后车位,葛东旭笑着说道。

  开车的自然是欧阳慕容。

  “是啊,托你的福,这次不仅双腿彻底痊愈,修为也是水到渠成地突破到了练气六层,这在几年前,为兄是想都不敢想的。不止我,慕容也终于突破到了练气三层,总算是登堂入室。”杨银厚又是开心又是感慨道。

  “师兄这是厚积薄发,我看过不了多久应该还能突破到练气七层。”葛东旭说道。

  “哈哈,你倒是比为兄对我自己还有信心。”杨银厚笑了起来。

  说话间,不知不觉天已傍晚,车子也到了瓯州市境内。

  杨银厚渐渐变得沉默起来,神色肃穆。

  葛东旭知道他想起了师父,拍了拍他的大腿,没再说话。

  车子到了昌溪县时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葛东旭建议第二天再去拜祭师父,不过杨银厚执意不肯。

  葛东旭只好依了他,又一路开车到了白云山脚下,然后三人下了车,沿着山路,一路往半山腰爬。

  杨银厚的脚步很快也很沉重。

  “前面就是师父安身的地方了。”快到地方的时候,葛东旭说道。

  杨银厚闻言浑身震了一下,眼泪止不住就流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快步朝前走去。

  月光下,杨银厚看到了小道观,看到了任遥的墓碑。

  “师父,不孝弟子来看您了。”看到那墓碑杨银厚悲从心来,一下子便扑倒在任遥的坟墓前。

  欧阳慕容见状跟着在后面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只有葛东旭默默地帮忙点了几根香插在上面,又拿出师父喜欢吃的花雕酒,叫花子鸡等菜肴,一一摆开。

  杨银厚落了好一会儿的泪,才收起了心头的悲恸,然后恭敬地给任遥上了香,洒了酒。

  一番祭拜仪式下来,夜已经很晚。

  “为兄晚上想在这里陪陪师父,跟他老人家聊聊天,你不用陪着我了。”杨银厚说道。

  “我也没什么事情,就在这里吧。”葛东旭鼻子有些发酸道。

  “也好。”杨银厚点点头。

  于是当晚三人就在任遥的坟前过了一夜。杨银厚对着墓碑喝了不少黄酒,讲了一晚上的话,都是这些年的经历。

  欧阳慕容倒还好,知道这些年他师父的经历,倒是把葛东旭给讲得落了几次泪,对杨银厚这位师兄越发敬重。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