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现在怎么办?

  见儿子竟然还有些不服气,陈家翔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气差点就要再度爆发出来,好在他妻子及时抚了抚他的胸膛,这才强忍着爆发的怒气,脸色极为难看地道:“不严重,知不知道就因为你弟弟无法无天得罪了他,现在已经被拘留,杨豪团伙更是连根都被拔起,要不是我们陈家跟杨豪还是保持着一定距离,并没有真正沾手他们那份钱财,否则你现在就不是在家里见到我了!”

  “呲!”陈龙天闻言不由得猛吸一口冷气,惊呼道:“什么?难道二叔,叶叔叔他们都说不上话,帮不上忙吗?”

  陈龙天口中的二叔自然就是他那个副市长叔叔,至于叶叔叔则是他爷爷以前提拔上来的官员,是一个地级市的市长。

  这样的职位在江南省地域已经算是一方大员了。

  “这件事桑云龙亲自过问,郑子杰亲自坐镇办案,整个江南省,又有几个人能说得上话!帮得上忙!”陈家翔铁青着脸说道。

  陈龙天闻言吓得浑身都哆嗦了一下,脸色发白,额头直冒冷汗。

  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感到了害怕。

  桑云龙,郑子杰,那可都是江南省巨头级人物啊,尤其桑云龙更是江南省的二把手,让陈龙天一想起来头皮都阵阵发麻。

  许久,陈龙天才强行镇定道:“爸,这么大的事情,那个葛东旭应该还没有左右的能耐,顶多也就导火线而已。”

  “要是顶多只有导火线,我用得着这么生气紧张吗?我今天下午见过此人,此人不是普通人,而且在政府的某个部门中也肯定担任着职务,虽然不知道什么职务,但绝对不简单。所以你说他没有左右这件事的能力,这个分析没错,毕竟桑云龙和郑子杰都是省领导,做事情也有自己的原则,不可能因为他说什么就什么,但他绝对有影响的能力!”见儿子还能镇定分析,陈家翔神色稍缓,沉声道。

  “照爸你这么说,此人应该非常不简单!可为什么我们都没听过他的名字?对了,他的车牌是京城的车牌号,莫非是京城来的?可不对呀,他的口音明明是我们江南省的口音。”陈龙天见父亲神色稍缓,越发镇定了一些,不过听了他父亲的话,心惊胆战肯定是免不了的。

  “京城的车牌号?你看到他的车子了?什么牌号?”陈家翔闻言微微一怔,问道。

  “京V开头的,具体什么牌号倒是忘了。”陈龙天回道。

  “京V开头!这两个字是什么颜色的?是不是红色的?”陈家翔脸色一下子变了。

  他是陈家家主,已经去世的父亲曾经官至江南省副省长,久而久之,自然对官场上的一些事情耳闻目濡,倒是知道京V牌号的特殊性。

  “好像是的,没错就是红色,当时我还觉得有些奇怪呢!怎么前后颜色还不一样?爸,这牌号不会有什么讲究吧?”陈龙天想了想回道。

  陈家翔闻言脸色都变白了,许久才看着儿子,叹气道:“那是军委的车牌,你说有没有讲究?”

  陈龙天一听这话,脸色也立马跟着变白了。

  三十岁的人了,又出身豪门世家,陈龙天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军委的车牌代表着什么!

  “还是说说,今天你跟葛东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吧?”见儿子脸色发白,陈家翔也懒得继续解释车牌的事情。

  陈龙天看了父亲一眼,然后战战兢兢地把自己在返途的飞机上遇到柳佳瑶,下飞机后遇到了葛东旭,因为垂涎柳佳瑶的缘故,再加上没把葛东旭一个小年轻放在眼里,侮辱他是吃软的,而且还指使保镖打他的事情,以及葛东旭临走前留下的话也都说了。

  “嘭!”陈家翔听完之后,终于彻底爆发了,站起来抬脚就踹了儿子一腿。

  “富不过三代啊!这话果然没假啊!我陈家从你爷爷开始,传到我这里,一直都是兢兢业业,没想到到了你们这一代,竟然做事情已经到了这等目中无人,张扬霸道的程度!你知不知道那是可以开着车子在京城都能畅通无阻的人物,那是你爸开口一个亿人家眼皮都不眨一下的人物,那是大隐于市的世外高人!你,你,你当着他的面垂涎他的女朋友不说,竟然还侮辱他是吃软饭的,还指使保镖打他!谁给你的胆子?你告诉老子!”陈家翔越说越气,忍不住就又踹了陈龙天一脚。

  “爸,我知道错了,现在,现在怎么办?”陈龙天被把他连踹两腿,不过这回却没有半点敢有不服气,捂着肚子,一脸战兢地问道。

  “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你弟弟那边的事情,老子我刚刚向他道歉过,现在你又跑出来当着他的面要抢他女朋友,你说我怎么办?”陈家翔怒不可歇地道。

  面对父亲的愤怒,陈龙天战战兢兢,不敢再吭声。

  “从今天开始,你被解除公司的所有职务。有本事你就自己去创业,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支持。还有明天一早跟我去一趟青兰化妆品公司,当面向柳佳瑶道歉。”终究是亲生儿子,陈家翔看着战战兢兢的儿子,最终还是忍住了再踹他几脚的冲动,在大厅里来回走了几个来回,沉声道。

  葛东旭这么一个大人物,既然选择在江南大学读书,而且也一直都默默无闻,可见他是不想在公众面前暴露身份的,以陈家翔的身份直接找上门肯定不合适。

  而且直接找上门,陈家翔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葛东旭。

  左想右想,最终还是决定走“夫人”路线!

  ……

  有关陈家父子间发生的事情,葛东旭自然不知道。

  此时,他正在厨房里给柳佳瑶准备晚餐,而柳佳瑶则偎依在厨房门口,目光柔和而深情地看着那个为她在厨房里忙碌的男人。

  “滨东区那块地谈得差不多了,有三千亩,价格一点五个亿,你要不要再去看一下?”柳佳瑶问道。

  “我也就把把方向,钱你不用担心,具体的你决定就可以。”葛东旭一边翻炒着锅,一边回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