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你不会也是这方面高手吧?

  “对了爸,刚才那个孙云承说你来省城是进修?你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进修什么啊?”快到小明月湖边时,芦磊突然问道。

  “臭小子,你爸很老吗?”芦铭闻言没好气地轻轻打了下芦磊的脑袋。

  “嘿嘿,不老,不老,也就四十多岁而已。”芦磊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

  “四十多岁怎么了?四十多岁正当壮年,正是大展宏图的时候。所以你爸这才来省委党校进修,等进修了后回去当副县长,看看退休前能不能争取当个县长,也省得那个孙文骏老是在你面前得瑟。”芦铭说道。

  “啊!爸,你要当副县长了吗?”芦磊闻言不由得惊喜地叫了起来。

  “啊,芦叔叔要当副县长啦,这回牛叉了!”何贵钟和李辰宇闻言也一脸惊喜道,倒是葛东旭心中早已经有数,只是笑着对芦铭说道:“恭喜叔叔了,那今天叔叔是一定要请客了。”

  “是啊,得请客,得请客啊!”芦铭看见儿子惊喜的样子,心情也很是舒畅,闻言连连点头道。

  也不知道是父子间的隔阂打开了的缘故,还是因为知晓了父亲要当副县长的缘故,或者两者都有,接下来芦磊的话明显多了起来。

  吃饭是在学校里的“高档场所”水晶厅吃的。

  水晶厅虽然是学校里的餐厅,不过里面的装潢格局其实跟外面酒店没什么区别,也有大厅,也有包厢。

  芦铭本身不是什么有钱人家,这次也没有妮可等老外老师在,自然就不像那次在金山县那么讲究,非要弄个包厢,这次大家都随意在大厅里找了张桌子。

  来餐厅的时候,何贵钟特意去把吕半仙也给叫了来。

  “哇,芦叔叔,你额头光明莹净,红润饱满,这是要升官的节奏啊!”吕半仙到了水晶厅,刚跟芦铭打了招呼,便直勾勾地盯着他的额头打量起来,然后突然惊喜地叫了起来。

  “之前芦磊跟我说,你这小子最喜欢装神弄鬼,我还不相信,如今我相信了。不过这种事情闹着玩玩就可以了,可别真迷进去啊。”芦铭闻言愣了愣,然后笑指着吕半仙说道。

  “我擦,不是吧。吕半仙你这是瞎蒙的,尽找好听的话说呢,还是真看出来的呀?”不过何贵钟却仿若没听到芦铭的话,反倒一脸惊讶地看着吕半仙,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难道你去叫吕崇良的时候,没跟他提起我的事情?”芦铭闻言不禁吃了一惊。刚才他还以为是何贵钟叫吕崇良的时候,跟他提起过他要升官的事情,然后这小子借机耍宝,如今看来竟然不是这么一回事,这就难免让芦铭感到有些惊讶了。

  “我没有。”何贵钟摇摇头道。

  “我擦,不是吧,吕半仙你还真有点真本事啊。”李辰宇和芦磊见何贵钟摇头,也不由得惊讶道,只有葛东旭面带微笑,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

  怎么说吕崇良也是铁卦神算的孙子,跟那些在桥头摆摊的算命先生比起来,还是有一些真本事的。

  芦铭命中遇到贵人,也已经明明白白要升官,这段时间虽然说不上贵气冲天,但那贵气也已经洋溢而出,吕崇良就算没办法肯定,也还是能看出来一些端倪的。

  既然能看出来一些端倪,反正升官这种事情是好事,谁都爱听,吕半仙自然张嘴就来。

  如果说得不准,芦铭也不可能会为此生气,真要说准了,那也说明他吕半仙有本事。

  当然他也确实是有点真本事,确实是看出来了一点端倪,不像上次在火车上说校花徐嫣然有血光之灾,那纯粹是为了勾搭。

  “那是当然,也不瞧瞧我是谁?我可是江湖人称吕半仙,你以为半仙是谁都可以叫的吗?”吕崇良闻言立马牛气哄哄起来。

  “你这个吕崇良,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行了,快坐下,点菜吃饭吧。”芦铭见吕崇良牛气哄哄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刚才虽然有些惊讶,但也就惊讶一下,芦铭自然不会认为吕崇良真的从面相上看出来他升官了,无非也就见他满脸笑容,说个吉利话而已。

  “芦叔叔我是真懂一点看相的,不过就一点皮毛。我爷爷是真厉害,在东越省很多达官贵人都想请我爷爷帮他们算上一卦,不过达官贵人牵扯的因果多,我爷爷也不敢轻易算,免得折损元寿。不过芦叔叔是芦磊的父亲,以后有机会,我还是要请我爷爷帮你算上一卦,这样你在官场应该会顺利一些。”吕半仙落座后,一脸正色道。

  “看来你们家还真有人是看相算命的,只是我不信这个,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的好意。”芦铭闻言这才真正有些惊讶,打量了吕半仙几眼,正色道。

  “看相算命也只是算个趋势,实际上变数还是很多的,有时候知道了也不见得就是好事,关键还是在于自己的行事为人,自己的努力。就像闽南语有首歌叫爱拼才会赢写的一样,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再厉害的算命先生,算得也无非就是那三分,而真正的命运却还是由那大头的七分来决定的,也就说还是由自己来决定的。我倒是相信吕半仙有点真本事,不过在我看来,如果没有十分必要,算不算都一样。”葛东旭笑着说道。

  芦铭闻言看向葛东旭的目光都一下子亮了起来,连连点头道:“怪不得他们都叫你老大,你这番见解不错,不错啊!”

  吕半仙则更是一脸佩服地看着葛东旭,冲他竖起了大拇指道:“哇塞,老大,你不会也是这方面高手吧?怎么讲出来的话,跟我爷爷一样啊!”

  “这方面没跟你爷爷切磋过,不大清楚。”葛东旭回道。

  “哈哈!”芦磊等人闻言都笑了起来,吕半仙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们很自然地认为葛东旭是在讲笑话,却不知道葛东旭认识吕半仙的爷爷,论其他本事,吕半仙的爷爷是拍马也赶不上葛东旭,不过要说看相算卦,毕竟不是葛东旭的特长,所以葛东旭就算修为胜过吕半仙的爷爷很多,也不敢说在看相算卦上比他强。

  说笑着,芦铭叫过来服务员,然后点了些家常菜,又要了点饮料。

  当芦铭等人在大厅里吃饭时,水晶厅的一间小包厢内,孙云承父子也正跟吴怡莉,还有环境化学一班,二班的两位班主任一起吃饭。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