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让他们立刻把人送到中医院来

  十一月份,对于北方某些地方可能已经感受到了一些冬天的寒冷,但对于江南省而言,十一月正是一年中秋高气爽的好时节。

  中内科那些有幸跟着葛东旭学医的医生们,这些日子的心情就跟此时的天气一样好。

  每周的一、四、五下午,只要没排到门诊或者学校教学任务,医生们都会早早来到医院,等着跟葛东旭一起坐诊。

  跟葛东旭接触得越多,见得越多,请教得越多,他们就越敬畏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葛医生,内心里也不知不觉中敬他如师,完全忽略了他的年纪。

  这是十一月份第二周的周一下午。

  今天葛东旭选择张修文医生的门诊室一同坐诊。

  张修文医生是当初支持他的三位主任医生之一,岁数比唐逸远还要大一些,是江南中医大学的老资历教授。

  他的门诊室是专家门诊。

  不过知道葛东旭今天要轮到他这边,张修文早早便让自己的学生将门诊室打扫得干干净净,摆放得整整齐齐。

  不仅如此,快要到门诊时间时,他还特意去葛东旭的办公室请他,执的完全是弟子之礼。

  张主任去请葛东旭时,附近几个主任办公室的主任医生都看到了,心情颇为复杂。

  因为当日的决定,让他们现在跟葛东旭这位真正的当代神医错失交臂。

  因为张修文的门诊室是专家门诊室,慕名而来找他看病的病人不少,而且都是一些疑难杂症的。

  这些疑难杂症要是放在以前,就算张修文是名老中医,其实也很是头疼,医治起来,很多也都是见效甚缓,甚至不少是束手无策的。

  不过如今有葛东旭在,自然不一样。

  一张张药方在葛东旭的分析讲解下顺利地开出去,跟病人以前吃的药方都是完全不同,但却让张修文等人暗中叹为观止。

  江南省省委大楼会议室,正在召开省委常委会。

  与会的,除了江南省的一二把手,其他的也都是脚跺跺都能引起江南省政坛震动的大人物。江南省宣传部的郝部长,已经升任副省长并且还兼任着公安厅厅长的郑子杰也同样在场。

  会议正在进行时,突然省委秘书长接到了一个电话。

  省委秘书长接了电话后,脸色大变,匆匆返回会议室,沉声道:“钱江大道有一辆工程搅拌车跟一辆旅游大巴车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大巴车上有四十人,工程车的司机当场死亡,大巴车上有两人当场死亡,现在交警还有消防官兵已经抵达现场,正在抢救,情况非常不妙,死亡人数很有可能还会上升。附近钱江区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已经赶到,张市长和分管交通的刘副市长正在赶去的途中。”

  省委秘书长此言一出,会议室里的领导们全都脸色大变。

  像这类严重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数激增往往是发生在后面抢救不治的伤者。

  “立刻通知江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省人民医院做好抢救工作。”陈书记脸色大变后,立马沉声道。

  这两所医院是江南省最好的医院。

  桑云龙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拿出手机给葛东旭拨打了过去。

  电话打通后,桑云龙直接道:“葛主任,你现在是不是在省中医院?”

  正在随同张主任一起坐诊的葛东旭接到桑云龙的电话,颇感有些意外,但还是立马回道:“是的。”

  “钱江大道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伤者很多,也很严重,如果我命令人把他们送你那边,你是否有办法……”桑云龙沉声道。

  伤者大多是重伤急伤,危在旦夕,跟桑省长以前那种陈年老病积累下来是不同的概念,而且人数还很多,就算桑云龙对葛东旭有信心,也不敢肯定他是否有足够的能力,一下子救治这么多人。

  “让他们立刻把人送到中医院来。”葛东旭没等桑云龙把话问完,便立刻打断道。

  “好,谢谢!”既然葛东旭这样说,桑云龙就放心了,说了一声谢谢,便挂了电话。

  桑云龙挂电话时,省委秘书长正在打电话传达陈书记的命令。

  “泊君同志,通知他们第一时间把伤者送去省中医院!”桑云龙看向省委秘书长,当机立断道。

  桑云龙此言一出,会议室里的人全都一脸震惊不可思议地望向他,省委秘书长同样如此。

  谁不知道江南省设备最好,外科医生最厉害的全都在江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省人民医院。至于省中医院,除了中医在江南省首屈一指,西医方面也就跟普通的市医院差不了多少。

  这样重大的交通事故,伤者很多,而且情况都非常严重,省中医院又如何能抢救得过来?

  难道要靠那些老中医吗?

  中医相对于西医而言,可是出了名的慢郎中。

  靠他们抢救重伤病人那根本就是天大的笑话。

  “云龙同志,你这话是不是说得太不靠谱了?”陈书记皱着眉头道。

  其他常委们虽然不敢像陈书记这么说桑云龙,毕竟桑云龙在省委领导里是排名第二的,不过从他们的表情上不难看出来,他们这次都是一致赞同陈书记的话的。

  “陈书记,还记得上次跟冯老一起来的年轻人葛东旭吗?他是一位真正的奇医,上次我心脏病就是他治好的,他现在就在中医院里,他可以最好的救治病人。”桑云龙知道情况紧急,顾不得卖关子,也顾不得替葛东旭隐瞒,直接解释道。

  陈书记身为江南省第一把手,上次到火车站接到冯老后,是跟冯老乘坐同一辆车的,自然对坐在冯老身边的年轻人有印象,现在见桑云龙突然提起那个年轻人,而且显然桑云龙之所以有刚才那句“荒唐”的命令,也是因为那个年轻人的缘故,饶是陈书记是一方“封疆大吏”闻言也是不禁虎躯一震,吃惊道:“跟冯老一起来的年轻人?他竟然还是一位奇医!”

  其他常委,除了郑子杰和郝部长闻言也跟着浑身一震,全都面露困惑思索之色,显然在思索上次接冯老时,跟他在一起的是哪个年轻人。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