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动了心思

  周四下午葛东旭没课,依旧去了中医院。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大前天,周一下午,那么多救护车把重伤号送来,甚至后来连江南省一二把手还有其他省委常委都亲临中医院,中医院的工作人员就算没亲眼看到,事后基本上也是听说了。个个心里头都难免充满了震惊和疑惑,不知道中医院什么时候这么牛叉,竟然能承当起这么重大的车祸抢救任务。

  不过因为那天参与抢救的人都守口如瓶,具体的内幕他们也无从得知,况且这种事情就算真被人捕风捉影听到一些消息,这些人也肯定是摇头一笑而过,不会当真。

  毕竟这种医术简直就是跟神话传奇故事一样,若不是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绝对是没办法相信的。

  所以有关葛东旭大展身手,独自一人抢救二十八位重伤号这种“荒唐”的消息,就算稍微有泄露出那么一点,在中医院内部也只是如同一阵轻风吹过平静的湖面,带起一些涟漪,转眼间又恢复了平静,仿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那些被中内科踢到其他科室,还有依旧留在中内科但没有资格跟着葛东旭学医的那些医生们,看到了那天的大动静,以及私底下捕风捉影听到的一些消息后,心情是说不出的复杂。

  别人或许听到那些消息,会一笑而过,认为那种什么中医院出现了一位神医的事情不过只是谣言,认为自己是智者,所以谣言止于智者,根本不屑再去传播,免得让人认为他智商低下。

  但那些中内科出来的人,还有依旧留在中内科没有资格跟着葛东旭学医的医生们却都心知肚明,那是真的!

  尤其还留在中内科却没有资格跟着葛东旭学医的医生们,看到周四下午葛东旭来中内科时,张修文,何端瑞等人越发毕恭毕敬的态度,心里头的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医院五点下班。

  往常葛东旭下班后便径直回江南大学,不过因为晚上跟陈书记,桑省长等人约了在坤庭大酒店吃饭,便也就不急着回江南大学,稍微提点了何端瑞等人一些医学上的知识,这才骑着自行车不急不缓地去了隔着中医院两条街的坤庭大酒店。

  就算如此,葛东旭还是比约好的六点钟整整提前了二十分钟就骑到了坤庭大酒店所在的路口。

  葛东旭正寻思着要下车,在路边找个地方把自行车给停好时,一辆挂着金州市政府牌子的黑色小红旗轿车在后面按了下他的喇叭。

  这年头有车子还是很牛叉的,人们习惯动不动就按下车喇叭,似乎不这样显示不出有车子的牛叉来。就像更早的年代,有一辆自行车那都是牛叉得不得了,前面有行人走着,后面骑自行的人就立马打起了车铃铛,提醒前面的人后面有自行车来了,并没有意识到车子是要让行人的。

  葛东旭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很不喜欢这种粗鲁还带着炫耀味道的提醒方式,不过他生性不喜与人计较,所以也就皱了下眉头,立马推着自行车让到了一边去。

  黑色小红旗轿车从葛东旭的身边缓缓驶过去,后车厢的车窗摇了下来,从里面露出了孙云承那张明显带着不屑和高傲表情的脸来。

  尤其他那金丝眼镜后面的那双眼睛还特意斜了一眼葛东旭身下的自行车。

  葛东旭再次微微皱了下眉头,目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

  他自然看得出来,孙云承特意摇下车窗的用意,无非也就让他知道一下,自己跟他的差距。

  黑色小红旗轿车缓缓从葛东旭身边驶过,然后进入了酒店广场,而葛东旭自然下了自行车,然后把车子停好。

  至于孙云承这种货色的人物,不管他有没有贪污受贿之类的行径,就光看他儿子去金山县旅游,他还专门让金山县政府办主任帮忙安排公车,还有他在江南大学的一系列表现,就不难知道这人品行真不行。

  这样的人,如果再继续一路被提拔重用显然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停车时,葛东旭终于动了找机会要向桑云龙稍微提一提这个人的心思。

  此时的孙云承自然不知道因为他们父子俩一再的张扬炫耀还有挑衅行为,终于让葛东旭动了心思。

  司机把车子开到酒店大堂门口停了下来,孙云承下了车。

  这时他看到了在大堂里等的薛量还有芦铭,孙云承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孙秘书长,您好,真的很感谢您百忙之中还抽空赶过来。”薛量见孙云承下了车,急忙上前伸出双手,一脸“感激”地说道。

  “金山县也是我的家乡,支持家乡教育事业,这是应该的嘛。”孙云承跟薛量握了握手,打着官腔道。

  “孙秘书长还真是心系家乡啊!”薛量听着孙云承的话,心里虽然腻歪的要命,但嘴上却还是说着恭维的话。

  “饮水思源,金山县是我的家乡,走到哪里我都是不能忘的。”孙云承大言不惭道,一点都没觉得讲这些话有什么羞愧。

  “说得好,说得好。”薛量一边连连笑着点头,一边连连冲身边的芦铭使眼色,示意他上来跟孙云承打招呼。

  芦铭刚上个星期跟孙云承闹翻了脸,尤其孙云承事后竟然真的去老师那边告了状,这让芦铭非常的不齿他的行径,所以此时就算明明知道以他的身份应该主动上前跟孙云承打招呼握手,但此时也是难免有些意气用事,不想搭理这个人。

  不过最终芦铭想起晚上宴请的是方主任还有教育厅的于副厅长,要谈的事情也关系着金山县教育事业,又见薛量连连向他使眼色,最终还是压下心头的个人情绪,勉强冲孙云承笑笑,主动伸手道:“孙秘书长晚上好。”

  孙云承却仿若没看到芦铭伸过来的手,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向薛量明知故问道:“约的是五点三刻吧,方主任和于副厅长还没来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