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怎么跟葛主任讲话的?

  不过葛东旭仿若没听到一般,毫无阻碍地走到两人中间,直接伸手对着那正缠斗在一起的火焰和小黑蛇抓去。

  看到葛东旭竟然直接伸手去抓那火焰和小黑蛇,很多人整个人都吓呆了。

  火焰是藏着浓厚的火元力,温度极高,小黑蛇蕴藏着浓厚的水元力,阴冷无比。

  那得是对术法比斗多无知的情况下,才敢这样直接大咧咧地伸手去抓那火焰和小黑蛇!

  这是要出人命的啊!

  “不要啊!”吕崇良已经吓得脸色苍白,叫声中都已经带着哭腔了。

  看到葛东旭突然过来伸手去抓火焰和小黑蛇,刘红和严承志显然也傻了眼。

  但他们刚刚一口精血喷在上面,正处于发力之际,这时就算想收手也不可能啊!

  远处有两人飞奔而来,速度极快,看到这一幕,也紧张得立马出声喝道:“住手!”

  不过葛东旭仿若什么都没听到,手还是抓了下去。

  看着葛东旭手最终还是抓了下去,一些年轻女子都已经不忍心地闭上了眼睛。

  吕崇良也不再叫喊了,一颗心停止了跳动。

  冰火两重天啊!

  而且还是刘红和严承志以精血催发的,威力可想而知有多大。

  这血肉手掌抓下去,那还不立马血肉横飞,直接废掉!

  可紧跟着,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仿若大白天见到了鬼一样,个个不敢置信地盯着葛东旭手掌。

  只见葛东旭浑然没事地抓着那火焰和小黑蛇,然后猛地在手掌中一拧搓。

  火焰化为了点点火星,从他手掌中飞出,小黑蛇化为了点点冰渣子落在地上,然后化为了一滩水渗入到泥土中。

  天地一片死寂。

  没有想象中刘红和严承志被干扰时的真气乱窜,走火入魔,更没有想象中的血肉横飞。

  葛东旭所做的一切,仿若只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举手投足,风轻云淡。

  “老大!你,你怎么做到的?你,你太厉害了吧!”吕崇良率先回过神来,一脸激动不可思议地冲到葛东旭跟前,抓着他的手臂,语无伦次道。

  吕崇良话音还没落下,只见远处飞奔而来一位穿着灰色唐装,留着一小撮山羊胡,很有一股子仙风道骨气质的老人抬手对着吕崇良的脑袋就给了一巴掌,训斥道:“臭小子,没大没小的,怎么跟葛主任讲话的?”

  这老人正是铁卦神算吕星海。

  “爷爷,你干什么呀?什么没大没小,什么葛主任的?他是我大学校友,我老大!”吕崇良摸着脑袋,一脸莫名其妙地瞪着他爷爷道。

  “你还说!信不信爷爷我关你禁闭!”吕星海闻言立马又举起了手掌准备给他孙子脑袋一巴掌,心里是发虚的一塌糊涂。

  今年暑假,湛远山有铁甲僵尸作乱,葛东旭乘坐直升机前来,湘西钟家不知好歹,多次取笑挑衅葛东旭,结果呢,葛东旭举手投足之间,包括钟家族长,长老还有钟家三代中最厉害的人物全部直接就被镇压了。至于后来的铁甲僵尸就更不消说了。

  这件事情,虽然已经时隔好几个月,但吕星海还是记忆犹新,一想起来脊背就阵阵发凉。

  实在是葛东旭的法术太强大了!

  如今自己的孙子竟然这般没大没小,吕星海又哪里不紧张心虚啊!

  “我说吕道友你这是干什么?我跟崇良确实是校友,好朋友,莫非你还反对我们做朋友不成?”葛东旭见吕星海又抬手准备给吕半仙脑袋一巴掌,只好哭笑不得地看着吕星海道。

  吕星海举在半空中的手立马就僵在那里了,好一会儿才放下来,一脸不可思议地指了指自己的孙子,道:“我家这臭小子,真,真的跟葛主任您是校友?”

  “大家都是奇门中人,又是特意从江南、东越两省赶来交流的,你就别一口一个主任了吧!”葛东旭眉头微皱道。

  “葛道友说的是,说的是。”吕星海连连点头道。

  “我擦,不是吧,老大你真跟我爷爷认识而且还打过交道啊?”在吕星海连连点头时,吕半仙终于回过神来,一脸震惊地叫了起来。

  他实在太清楚自己爷爷的德行了,任何时刻,哪怕在同道面前也都是要摆足仙风道骨,得道高人的形象。

  可刚才呢,他爷爷见到葛东旭,竟然给他有一种老鼠见了猫的感觉,这如何让吕半仙不感到震惊万分。

  吕半仙感到万分震惊之际,其他人也同样如此。

  他们自然也都认得吕星海,也都知道他在东越省奇门中的地位,却没想到他对葛东旭这位小年轻这么敬重

  尤其刚才还嚷着要挑战葛东旭的刘红,池龙武,差点吓得没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的乖乖,连铁卦神算吕前辈都这么敬重的人,自己刚才竟然还想挑战他!

  至于之前指着葛东旭骂他多管闲事的严承志,自然也不例外,此时两腿都是有点发抖的。

  见孙子在葛东旭面前大呼小叫的,吕星海差点忍不住又要抬手对着他的脑袋来一巴掌,好在他终究想起这小子现在似乎比较得葛东旭青睐,没敢再打他。

  “哈哈,现在知道我不是在吹牛了吧。”葛东旭看着吕半仙一脸震惊的样子,不禁大笑了起来。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吕半仙这回可没敢再大言不惭地圆自己刚才讲过的话,而是老老实实地点头称是。

  “吕兄,这位道友是?”跟吕星海一起来的同样是一位看起来有几分仙风道骨的老人,看着葛东旭,一脸疑惑好奇地问道。

  老人名叫朱冬煜,跟吕星海也有好几十年的交情,素来知道他的脾性为人,也知道他在奇门中的地位,从来不曾见他对一位年轻人这般紧张客气过。

  “你好我叫葛东旭,师门丹符派!”葛东旭没等吕星海回答,自我介绍道。

  这次是两省奇门交流会,葛东旭并不想贴上自己的官方身份。

  “丹符派?”吕星海面露困惑之色,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门派。

  倒是朱冬煜闻言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浑身一震,目露激动之色道:“丹符派,那,那你认不认识一位叫杨银厚的前辈?”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