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什么人竟然这么猖狂大胆

  “我凭什么这么猖狂?那你又凭什么这么猖狂?我答应跟你斗法了吗?你竟然对我出手!至于你爷爷,他若来跟我讲礼,我敬他是老人家,自然会礼让三分,他若不跟我讲礼,我照样不给面子!记住,是你无故攻击我在先,那么我给你的惩罚就是站在这里到明天天亮,所以你最好别叫人搬动你,否则必然加倍,你爷爷来也没用!”葛东旭缓缓转头,看着苏杰良冷声道。三寸人间

  身为一派之主,异能管理局的主任级顾问,葛东旭自然有其威严。

  他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又岂同儿戏?

  说完,葛东旭转过头,带着吕崇良等人扬长而去。

  “我草,葛东旭你给我走着瞧!”苏杰良见葛东旭一点都不在乎他的威胁,不禁气得两眼都红了。

  “苏,苏师兄现在怎么办?”严承志哭丧着脸问苏杰良。

  苏杰良没有回答严承志,而是瞪了他身边几个人一眼,怒道:“你们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叫人开辆摆渡车过来,难道真要让我跟严承志一直站在这里吗?”

  “可,可是,刚才葛前辈说了,要……”被瞪眼的四人结结巴巴地回道。

  刚才葛东旭的手段他们都看到了,他们心里可是害怕得要命。

  “葛前辈,葛前辈!我草!你们是想气死老子是不是?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东越省,是三台宗!难道你认为他还能比我三台宗还牛叉吗?”苏杰良闻言气得两眼喷火,若不是现在浑身动弹不得,他早就冲上去给这几个家伙一脚。

  苏杰良这么一吼,四人倒是立马惊醒过来,急忙跑去叫来了一辆摆渡车,将苏杰良和严承志搬上摆渡车,然后一路朝苏杰良所在的别墅开去。

  “杰良你这是怎么了?”正当众人将苏杰良和严承志搬进别墅时,一位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着光鲜,珠光宝气的女子立马冲了上来,一脸紧张心疼地问道。

  “妈,我被人用术法禁制住了体内经脉,动不了了。”苏杰良愤愤回道。

  “谁?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对你下手?”女子显然知道儿子的本事,闻言先是一惊,不过紧跟着立马目露寒光,尖声叫了起来。

  “一个叫葛东旭的年轻人,好像是什么丹符派的。”苏杰良回道。

  “葛东旭?丹符派?这是什么人,什么门派?听都没听过!”女子闻言皱着眉头想了想,但丝毫没有这方面印象。

  “不管他是谁,什么门派,竟然敢在三台山对你下手,那就是跟我们三台宗作对,就是活得不耐烦了!”不过很快女子又冷着张脸说道。

  “没错,妈,这人就是没把我们三台宗放在眼里。他禁制了我体内的经脉,要说在草地上站到天亮才算放过我,只要有人敢搬动我,惩罚就要加倍,而且还说就算父亲和爷爷过去也没用。”见母亲动怒,苏杰良目中透出一抹喜色,紧跟着恨恨道。

  “什么?什么人竟然这么猖狂大胆!杰良你先别急,我这就把你爸叫来。我倒要问问他,他不是三台宗的宗主吗?不是说在东越省很有威望的吗?儿子都被人打成这样了,我看他倒是管不管?”苏杰良的母亲脸色越发难看,说着便拿出手机给三台宗的宗主苏博力拨打去了电话。

  苏博力今年六十五岁,比起吕星海等人小了十来岁,他四十岁左右才有了苏杰良这个儿子,在他那个年代绝对算是晚年得子了,对苏杰良本就宠爱有加,再加上苏杰良又有修炼天赋,苏博力对他自然更是宠爱。

  苏杰良有现在这样的性子,除了恃才倨傲,跟苏博力夫妇从小对他的溺爱也有很大的关系。

  苏博力接到妻子的电话时,正跟几个同道谈经论道,听说儿子的经脉被人下了禁制,竟然动弹不得,不禁吓了一跳,立马赶去了别墅。

  到了别墅,苏博力碰到了一位匆匆赶来,头发已经有些发白的古稀老人。

  “苏宗主。”古稀老人看到苏博力收起匆匆行色,对着苏博力拱手道。

  “严师兄!”苏博力同样停步,朝古稀老人拱手打招呼。

  这老人不是别人,正是严承志的爷爷严梓乙。严梓乙膝下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但三个子女对修炼都不怎么感兴趣,都只是半吊子,没有一个继续他的衣钵,倒是长孙严承志从小就对修炼展现出喜爱和天分,如今更是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了练气二层,所以非常得严梓乙疼爱,甚至今年严梓乙还把家族中珍藏的黑虺法符都赐给了他。

  就在刚才,严梓乙接到电话,说孙子的经脉被人下了禁制动弹不得,也跟苏博力一样吃了一惊,匆匆赶来。

  两人打过招呼后,便一前一后进了别墅。

  一走进别墅,两人就看到了正笔直躺在客厅长条沙发上的苏杰良和严承志。

  两人见状快走几步,分别走到苏杰良和严承志的身边,然后又伸手落在他们的手腕上。

  手指搭在手腕上,苏博力立马调动体内真气,顺着经脉想一探究竟,顺便破解禁制。

  怎么说苏博力也是东越省赫赫有名的三台宗宗主,修为已达练气四层巅峰,在奇门中就算不是顶尖高手,那也绝对称得上高手。

  破除禁制的信心,他还是有的。

  只是他的真气才刚刚探入儿子的体内,立马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儿子体内的经脉,仿若长了无数根杂草一样。

  杂草的根就扎在儿子的经脉内,密密麻麻,盘根错节,将儿子的经脉全都给封锁堵塞了。

  说起来金克木,但看着眼前那密密麻麻的绿草,苏博力却头皮阵阵发麻,许久才深吸一口气,目中有一抹金光一闪而过,一缕如利剑般的真气从他的手指释放出来,进入了苏杰良的经脉内。

  金庚之气在苏杰良经脉内化成一把利刃,见草便割,势如破竹。

  转眼手太阴肺经内的绿草就被割除了一小半。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