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老人病危

  “果是传承悠久的门派,委实有些气派!”葛东旭见状也是忍不住惊叹道。

  “是啊,可惜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前辈若想近距离一观,等改天一早我们登山前去。”吕崇良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

  葛东旭也抬头看了看天色,他如今每次能飞个两三百米已经丝毫不成问题,若不是有吕崇良等人在,这点距离,他要前去也不过片刻功夫的事情。

  只是如今有吕崇良等人在,他终究还是需收敛一些,不敢将真正的本事尽都显露出来。

  经历的事情越多,接触的人越多,葛东旭便越发多一分谨慎小心,凡事都留几分余地。

  “也好,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吧,否则到山脚下就要天黑了。”葛东旭点点头道。

  于是一行人便又原路返回。

  众人都是有修为在身,虽然除了葛东旭,其他都不是什么厉害之辈,不过爬爬山路,比起普通人还是强了许多。

  众人说笑着,中间也没休息,一口气便下了山。

  三台山下,有一古镇。如今也成了旅游胜地,到了夜晚,张灯结彩,各类摊点小贩叫嚷,甚是热闹。

  一行人下了山,没有回酒店,而是在古镇找了家当地特色的小饭店,进去点了酒菜,一起吃喝说笑,甚是热闹自在。

  甚至众人喝多了后,不知不觉胆子变大起来,没再叫葛东旭前辈,都随着吕半仙或叫老大或叫旭哥的。

  葛东旭本不在意这些虚礼,再说现在又不是在酒店,他们这么叫,他反倒落得自在。

  ……

  三台市,近郊。

  一带花园的独栋别墅。

  一位瘦骨嶙峋的老妇女躺在床上,鼻孔里插着氧气管,手上打着吊瓶,床头边还摆放着检测仪器。

  老妇女两眼涣散无神,整个人看起来极为虚弱,仿若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要随风灭去。

  屋里有好几个人围着病床,其中一位女子手与老妇女枯瘦的手十指相扣,两眼红肿,神色憔悴,偏生却长得极为俏丽,让人看了格外心疼,赫然就是江南大学的教授,吴怡莉。

  床的另外一边,一位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老者,正在给老妇女把脉。

  把过脉后,老者又起身翻看了老妇人的眼睛,舌头,还在她身上不同的部位轻轻按了按,许久,他摇了摇头。

  老妇人见老者摇头,嘴巴虽然开不了口,但浑浊的眼睛却看向吴怡莉,带着一丝不舍。

  “外婆!”吴怡莉见老妇人看向自己,忍不住就悲从心来,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华夏国大部分老人最疼爱的一般都是自己的孙子,但眼前这位老妇人最疼爱的却是吴怡莉这个外孙女,而吴怡莉童年的时候,大多数也都是跟在外婆身边,跟她特别的亲。

  “朱大师,我妈情况怎么样?”老妇人不舍地看着吴怡莉时,一位年纪五十出头的男子问那老者。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东越省中医泰斗,国医大师朱冬煜。

  吴怡莉的外婆家,在三台市也算是书香门第,她外婆更是以前的高级知识分子,吴怡莉今日能成为大学教授,与她从小跟着外婆生活有着很大关系。

  因为外婆家在三台市颇有些名望,这次听人说朱冬煜国医大师在三台市,便把他给请到了家里来,想尽尽人事。

  “老人说不上什么病,只是五脏皆虚,神气渐去,到了元寿将近的年纪,我也无能为力。”朱冬煜摇头道。

  “可我外婆今年才七十三岁啊!如今生活条件这么好,既然没病,怎么可能就元寿将近呢?肯定是前些日子受寒引起的!”吴怡莉抹了把眼角的泪水,不甘心地说道。

  “前些日子受寒不过只是表面原因而已,真正的原因还是你外婆年轻时吃得苦多,尤其生育时未能好好休养,及时补充元气生机,所以如今虽然才七十三岁,却已经五脏皆虚,神气渐去,如今就算我能以野人参等珍贵药物补充些许元气生机,无非也就多个数日,枉费钱财罢了,你们还是尽快问问老人有什么未了心愿,该办的尽快办了吧。我这边确实无能为力了。”朱冬煜见吴怡莉这般俏丽却两眼红肿,噙满泪水,心里也甚是可怜她,倒也没责怪她的质疑,而是详细回道。

  “朱大师,您是国医大师,既然我妈没病,您肯定是有办法救一救的。我们也不敢奢求,只求您能想办法让她再多活个几个月半载的,让我们这些做儿女的好好陪陪她,尽一尽孝道!”那五十岁出头的男子哀求道。

  这男子正是吴怡莉的舅舅。

  老人的病情早已经去省内最好的西医医院看过,医院也确实已经检查不出什么问题,只说老人各器官已经衰败,所以吴怡莉外婆家的人见老人不喜欢呆在医院里,这才把老人又接回家来,

  “张校长,我既然来了,有办法救的我肯定会救,只是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我也是没办法啊!”朱冬煜叹气道。

  吴怡莉的舅舅是三台市一中的校长。

  “朱大师,求求您,您再仔细想想。我知道中医博大精深,我妈这种情况,西医肯定是没办法了,但中医兴许还是有办法的。”张校长显然是个孝子,还是不死心。

  “你这话说得没错,中医博大精深,我不行,兴许其他人能行。这样,明日有一位中医界的老前辈,说起来当年也指点过我的医术,差不多已经有百岁高龄,是真正的世外高人,他要来我们三台市,我明日帮你请他一请。不过他是真正的世外高人,我也已经数十年没见他了,也不知道他肯不肯帮忙出手,不过我会尽量帮你说一说。他若肯出手,或许你母亲还能多活个几个月。”朱冬煜闻言心中一动,说道。

  “那太好了,谢谢您,谢谢您!”张家的人纷纷激动地向朱冬煜道谢,吴怡莉也是难掩激动,同时也受朱冬煜的提醒,突然想起了闺蜜好友唐雅惠的父亲唐逸远教授来,心想唐雅惠的父亲名气虽然不如朱冬煜国医大师那么响,但怎么说也是江南省中医大学的博士生导师,江南省的中医泰斗级人物,或许也有办法也不一定,多位名中医看总是多一份希望。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