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您是杨师父!【求月票】

  “就这点本事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别人畏惧,杨银厚又岂会畏惧,见状冷喝一声,抽打过去的绿藤面对两把劈来的飞剑,不仅没有躲闪,反倒去势更猛。

  至于严梓乙的那条在空中扭动躲闪的葵水之蛇,杨银厚更是视若不见,任由他在黑夜中掠过绿藤朝他张着嘴疾飞而去。

  金克木,更别说飞剑锋利无比,可破万物。

  苏博力和徐星然见绿藤竟然不躲他们劈过去的飞剑,而且还正面迎上来,不由得目露惊喜之色,连连催动法力,使得手中的玉符光芒大盛,空中本是若隐若现的飞剑越发凝聚,仿若实体一般。

  严梓乙见绿藤没有拦住他的葵水灵蛇,也是目露喜色,同样连连催动法力,使得葵水灵蛇越发急速。

  “给我断!”苏博力和徐星然眼见飞剑劈到绿藤,猛地一喝,再次骤然发力。

  “锵!锵!”

  飞剑劈在绿藤之上,不是想象中利刃砍劈木材的声音,而是金铁交击的声音,不仅如此,而且还火星四射。

  绿藤竟然坚硬如金铁!

  几乎同时,苏博力和徐星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随着两者之间的法力碰撞,如同巨物一般撞击在他们的心头,使得他们心脏猛地一疼,一口血腥味涌上喉咙,人不仅连连后退,更有一口鲜红的血顺着他们的嘴角流了出来。

  飞剑随着他们的连连退后,早已经化为点点庚金之气消失在空中,而那绿藤却似乎没有任何变化,呼啸着继续对着连连后退的两人抽打而去。

  两者法力相差太大,整整两个小境界,绝对的法力面前,金克木不过只是笑话而已!

  几乎同时,葵水灵蛇张着獠牙逼近了杨银厚,但杨银厚却直接伸手一把抓住了那葵水灵蛇,猛地一捏,葵水灵蛇便化为了一缕水汽,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严梓乙则感到心脏仿若突然被一只大手给抓住,然后猛地一捏,疼得他整个人都躬着身子,嘴角同样有鲜红的血流出。

  苏博力和徐星然见状目透骇然之色,吓得魂都要飞了起来,惊呼一声,转身就急速飞奔。

  但这一刻,杨银厚已经动了真火,又岂肯罢休?绿藤迅如闪电,任他们飞奔得如何快,也休想逃走。

  “啪!啪!”两声,绿藤抽打在两人后背,两人立马被抽打得趴倒在地上,还没等两人来得及爬起来,那绿藤对着他们一绕,将他们捆了起来。

  至于严梓乙,这时早已经忘了逃跑。

  天地一片死寂。

  除了风声就是粗重的喘气声。

  就算朱冬煜最清楚杨银厚一身厉害的本事,但见他举手投足间便将三位练气四层的术士镇压,也是看得心惊胆战,目瞪口呆。

  至于杨向荣,吕星海,以及其他刚刚赶到的术士,那就更不消说了。

  赶来的术士中,有些是中午跟杨银厚一起吃过饭的,其中有几个因为受苏博力的影响,后来对杨银厚还有些不尊敬。

  如今看到这一幕,个个都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暗暗后悔不已。

  这一刻,他们才知道,杨银厚人虽然没有名气,似乎配不上前辈的称呼,但他的实力,绝对配得上前辈的称呼。

  “师兄。”正当众人个个感到心惊胆战时,一道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葛东旭从别墅门口走了过来。

  “又惊扰到你了吧!”杨银厚面带一丝惭愧之色道。

  “没事师兄,已经好多了。”葛东旭摆摆手说道,说完,他抬眼看向了被制服在地的苏博力,徐星然两人,还有一脸呆滞站在一边的严梓乙。

  “苏杰良和严承志是自取其辱,你们身为长辈事先不问清楚,就这般兴师动众而来,莫非真认为你们三台宗实力很强大就可以胡乱来吗?”葛东旭冷声质问道。

  “什么叫自取其辱?你们敢在我三台宗的地盘动手,那才叫自取其辱!”一道冰冷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一股肃杀的气息随着那声音席卷而来。

  一个穿着道袍的清瘦老人,由远而近踏步而来。

  明明他的穿着打扮,他的长须飘飘,应该给人仙风道骨的感觉,但此时人们看着他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仿若看到了一把出鞘的利剑正指向他们。

  “是三台宗太上长老苏泊剑,苏前辈!他竟然出面了!”此时十六号别墅前早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看到苏泊剑带着一股肃杀的气势踏步而来,个个惊呼出声,目中露出敬畏之色。

  苏泊剑,练气五层,修炼的是剑仙一流的术法,可凝聚飞剑杀人与十丈范围,是东越省奇门圈子里真正隐世不出的老前辈。

  三台宗能威震东越省,除了三台宗在世俗中颇有财势权势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有苏泊剑坐镇。

  杨向荣等人脸色也陡然凝重严肃了起来。

  苏泊剑,在东越省奇门中影响力号召力都极大,他要是与葛东旭起冲突,绝对会影响到奇门的稳定。

  “父亲!”

  “师父!”

  苏博力和徐星然见苏泊剑踏步而来,脸上露出屈辱悲愤之色。

  他们说起来一个是三台宗的宗主,一个是长老,在东越省奇门圈子也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如今却被制服在地,需要太上长老亲自出动,这对于他们而言绝对是莫大耻辱。

  “什么时候,你苏泊剑也变得这么强势霸道了?”众人惊呼,苏博力和徐星然倍感屈辱悲愤,杨向荣等人脸色凝重之际,杨银厚望向正踏步而来的苏泊剑,傲然道。

  苏泊剑听到那沧桑的声音,似曾相识,心头不禁一震,猛地朝杨银厚望去。

  这一望,苏泊剑浑身不禁一震,不敢置信地望着傲然而立的杨银厚。

  “您,您是杨师父!”许久,苏泊剑才颤抖着声音,目透敬畏之色地说道。

  “我如今毫无名气,连你儿子都敢施展术法攻击,当不起你这一声杨师父的称呼。”杨银厚冷声道。

  “这,这个,杨师父,您扬威上海滩时,苏博力还在满地爬呢,他哪里知道您的威名?不知者不罪,您要真有气,您打他几下,骂他几下,我绝没有二话。”苏泊剑陪着笑说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