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将门冢

  千禧之夜,转眼就到。三寸人间

  明月湖边,一座山峰的岩石上。

  一对男女相依而坐,悠扬的钟声从这座山峰半山腰的寺庙里传了出来,回荡在明月湖的上空。

  这是零点的钟声,是迈入新世纪的钟声。

  山峰之下,整座城市灯火通明,街上人来车往,热闹非凡。

  同样的一幕在世界各大城市上演着。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你说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修成了神仙,一千年后,你还记得这个地方,记得我吗?”偎依在葛东旭的怀中,望着灯火通明的城市,柳佳瑶轻声问道。

  “你早已经刻进了我生命里!”葛东旭搂紧柳佳瑶的腰肢,耳鬓厮磨。

  ……

  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大手町一丁目一番一号三井物产大厦一旁,皇居江户城护城河对面,有个“大东京真空地带”。四周都是跨国企业办公大厦,唯独那儿绿叶成荫,静谧无声。此“真空地带”正是日本赫赫有名的“将门首冢”。

  平将门,日本自有历史以来一直到现在唯一的一次公然反叛在京都的天皇朝廷自立皇号者惟独一人,天生的猛将,最终被镇杀,头颅被割下,身体被碎尸万段。

  平将门被杀后,传说他的首级过了好几个月始终不腐烂,双眼圆瞪,就像是还活着一般,每到深夜,便回荡着呼喊声:“被砍碎的我的身体啊,你们都在何方?快快来到这里,快来和首级合体,我们再来一战吧!”

  而这将门首冢据传就是埋葬平将门首级的地方。

  关于将门首冢流传着许多传闻,有年代已经很久远的,而有些就发生在二十世纪。传闻1923年,日本大藏省一度将其毁掉,建立起临时官厅,不久后大藏大臣猝死,14个重要官员相继死亡;1940年6月,官厅遭到雷击,被烧成一片废墟。

  昭和二十年,日本战败,受美军统辖。美军整平这一带土地,打算建造停车场,没想到,推土机竟在一“看似坟冢”处前,突然倾倒,操纵推土机的工人死于非命。

  从此人们坚信:谁破坏了将门冢,谁就将受到天罚。

  到如今,将门首冢周围已经高楼林立,而将门首冢依旧是绿叶成荫,静谧无声。

  千禧之夜,有很多人来这里拜祭默祷。

  当随着夜深寒风越发呼啸,人们渐渐离去,将门首冢重新变得静谧无声。

  唯有一位头戴立乌帽子,穿着白色狩衣,手拿蝙蝠扇,面容非常俊美的男子,依旧还静静站在平将门墓碑之前。

  深夜寒风中,这样的地方,这样一个穿着的人,使得周围变得格外的阴森。

  如果这个时候,杨银厚在这里,肯定会非常震惊与眼前的男子竟然还健在,而且还依旧这么年轻。

  因为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在缅甸丛林里伏杀他的日本阴阳师伊藤大雄。

  “等这一刻,我们伊藤家已经整整等了千年!平将门你也应该非常期待这一刻的到来吧!”黑夜中,伊藤大雄喃喃自语。

  然后脸上渐渐露出一抹诡异阴森的冷笑,手中的蝙蝠扇落在了前面的石碑上,缓缓画着。

  随着伊藤大雄的蝙蝠扇落下,石碑下似乎有声音在遥远的地方幽幽传来。

  随着这声音在地底幽幽响起,同位于东京的铠神社、稻荷神社、八幡神社、神田神社、兜神社、鸟越神社还有伊藤大雄此时所在的将门首冢,有风大作。

  这风不同冬天的寒风,而是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阴森,使得整个东京的人,哪怕住在家里,开着暖气也莫名地感到一丝阴森森。

  “怎么回事?快去查!快去查!是哪个家伙破坏了前辈高人布下的北斗七星镇魂阵!这可是平将门啊!他这千年不散的怨灵要是跑出来,那要吞噬多少血气方才会罢休啊!”东京某处遮掩在山林里的秘密基地,一位胡子已经发白的男子,对着一群人咆哮道。

  “被砍碎的我的身体啊,你们都在何方?快快来到这里,快来和首级合体,我们再来一战吧!”

  来自地底下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甚至到了后来伊藤大雄所站的地面都开始微微震动起来。

  伊藤大雄俊美的脸开始变得苍白起来,拿着蝙蝠扇的手微微颤抖着,每一笔下去都是重若千钧,一颗颗汗水从他的额头冒出来,滚落而下。

  一丝丝充满怨恨的鬼魂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张牙舞爪地朝着伊藤大雄扑去,撕咬着,咆哮着……

  伊藤大雄摇摇欲坠。

  “千年就为了这一刻,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成为我伊藤家最出色的阴阳师,我一定会站在这个道法末世的巅峰!”伊藤大雄突然猛地一咬舌尖,一道精血如箭射出。

  鲜血点点落在石碑上,然后缓缓深入了石碑。

  黑夜中,石碑里隐隐有一团黑影在翻腾,那团黑影是一个穿着古老大铠,面部狰狞凶猛,手握长长太刀的武将。

  突然间,那武将高高举起手中的太刀猛地朝着地面劈下。

  石碑前方的地面似乎一下子就裂了开来,显出一条黑缝来。

  “被砍碎的我的身体啊,你们都在何方?快快来到这里,快来和首级合体,我们再来一战吧!”

  充满凶厉嗜血的声音从那条黑缝中传出来,那在东京上空呼啸的阴风似乎好像突然间找到了宣泄口,纷纷呼啸而来,钻入那黑缝中。

  “哈哈!”伊藤大雄见状扬天一阵狂笑,身子在黑夜中一阵虚晃,然后在那阵阵阴风的裹卷下,竟然也钻入了那黑缝中。

  阴风渐渐小下来,黑缝渐渐消失。

  仿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什么,一切正常!没有任何人异常死亡!铠神社、稻荷神社、八幡神社等也都正常。可是明明昨晚……”清晨,东京某处秘密基地,那位白胡子男子听着手下们的报告,震惊意外的同时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将门首冢,下面一条黑暗的通道。

  伊藤大雄正在挥舞着他手中的蝙蝠扇,一缕缕历经千年岁月洗涤的幽魂被席卷入蝙蝠扇。

  蝙蝠扇光泽越来越漆黑阴冷,伊藤大雄本是苍白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但身上的阴森之气却越发浓厚。

  “大补啊!真是大补啊!要是早在千年前,以我的修为进来,恐怕早就被这些鬼魂吞食得渣都不剩下,但现在历经千年的封印,再厉害的鬼兵也只剩下最纯正的本源阴气了!就这么一段路,我的修为已经快要突破到练气七层,等我将这里纯净的本源阴气吸取一空,再收服平将门,如今道法没落的年代,还有谁是我的敌手?”伊藤大雄两眼露出狂傲之色。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