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你这是什么态度?

  一辆澳美合资的福达出租者停在了医院门口,车里下来了一个年轻人。

  没有人去关注这位从出租车里下来的年轻人,也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的出现对于这件事情,对于墨尔本意味着什么。

  因为他只是一位坐着出租车而来的年轻人,这样的人,在阿尔弗雷德医院每天都有很多。

  葛东旭下了车,抬头望了望眼前的阿尔弗雷德医院,神念早已经如同大网一样铺张开来,瞬间便锁定了欧阳慕容的生命气息。

  生命气息非常微弱,不过还算稳定,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葛东旭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欧阳慕容还活着,那他总有办法救治他。

  不过松了一口气同时,葛东旭眼眸深处的杀机更浓。

  因为从刚才微弱的生命气息中,葛东旭感觉得到,欧阳慕容受伤非常严重,如果没有他的出手,就算他能扛过这段危险期,恐怕后半生也只能在床上渡过。

  葛东旭目光从眼前的医院收了回来,迈步进入了医院。

  进了医院,葛东旭也不问服务台,没几下便直接来到了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外面,除了欧阳慕容的家人还在守候着,还有一些在澳洲的华人帮派大佬也早早再次赶来探望。

  葛东旭一眼就认出了欧阳慕容的儿子欧阳泽胜。

  “你是欧阳泽胜吧,我是葛东旭。”葛东旭走到正坐在椅子上发愣的欧阳泽胜面前问道。

  “你,你是葛,葛,不,不,你是我父亲的师叔?”欧阳泽胜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一下子整个人都傻住了。

  欧阳慕容虽然跟他提起过葛东旭,也提过一句,他比较年轻。可欧阳泽胜从来也没想过,他这位师叔祖的年纪比他还要小。

  “没错,我就是你父亲的师叔。你不是我门派中弟子,你可以叫我名字。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先带我去见你的父亲吧。”葛东旭点点头道。

  “可是,我父亲他在重症监护室里,是不能随便进去的。”欧阳泽胜昨晚在外面守了一个晚上,根本就没休息好,今天又突然遇到这么一位年轻的师叔祖,脑子半天都没办法回过神来,见葛东旭一来就要见他父亲,不由得一阵苦笑,脑子越发混乱。

  “我是医生,我可以医治你父亲。”葛东旭说道。

  “你是医生?你知不知道欧阳先生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被射中了三枪,我们是请了最好的外科医生,方才把他勉强救了回来。你一个小年轻能医治他?你凭什么?”这时守在重症室外的几个华人帮派大佬,听到葛东旭说的话都纷纷围上来,面露一丝不满之色。

  “凭我是欧阳慕容的师叔。”葛东旭回道。

  “你是欧阳先生的师叔?年轻人玩笑是不能随便开的!欧阳先生今年多少岁,你又多少岁?欧阳先生在缅北丛林枪林弹雨中穿梭时,你都还没出生呢!”昨日宽慰欧阳泽胜的那位宋姓大佬也在,闻言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目光如剑地看着葛东旭说道。

  “就是,年轻人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你又知不知道里面躺着的是谁?”林天也拉下了脸。

  之前他们几个人正在边上低语讨论事情,并没有听到葛东旭与欧阳泽胜的对话,到后来葛东旭说要进去医治欧阳慕容时,他们才注意到葛东旭的出现。

  “这,这个,各位叔叔,他确实是我父亲的师叔。”欧阳泽胜见几个帮派大佬纷纷面色不善地指责葛东旭,不禁感到一阵头疼,很无奈的上前解释道。

  欧阳泽胜虽然震惊与葛东旭的年轻,但还是相信他的身份的,因为他跟他通过电话,而且葛东旭这个名字,估计整个澳洲目前也就他和父亲等几个人知道。

  “不是吧?”宋姓大佬等人闻言顿时傻眼了。

  如果眼前这位年轻人是欧阳慕容的师叔的话,按帮派规矩,那都算得上是他们的长辈了。

  “泽胜,你能不能安排我现在进去看你父亲,如果不能我就只能强行闯入了。”葛东旭根本不理会宋姓大佬等人,而是对欧阳泽胜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就算你是欧阳先生的师叔,这里是医院,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也不能乱来啊!”宋姓大佬等人见葛东旭根本无视他们的存在,又说出这般“狂妄无知”的话,顿时也懒得理他什么“长辈”身份了,再次脸色一沉训斥道。

  “泽胜,他们是谁?”葛东旭闻言脸色微微一沉问道。

  师侄还躺在病床上,葛东旭如今可没什么好心情。

  “这位是墨尔本博文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宋文宏先生,这位是如茂酒店老板林天,这位是佳丽娱乐公司老总魏豪……早年跟缅北、金三角那边有些生意来往,所以跟我父亲认识。”欧阳泽胜一一介绍道,末了特意解释了一句。

  “你父亲这次受伤就是受他们所累吗?”葛东旭听到最后一句话时,脸色骤然冷了下来,问道。

  帮派,在不少电视电影中往往把它里面的人宣扬成忠肝义胆,有情有义的英雄人物,但实际上,这并不能否定他们从事的很多事情是见不得光的,是非法的。

  贩毒、勒索、****、绑架、组织偷渡、各种造假和欺诈、盗版录象、放高利贷和赌博等等也往往是帮派干的事情。

  葛东旭可能会欣赏帮派中的某个人物,但他对帮派是不会有什么好感的,尤其是那些从事贩毒,绑架,放高利贷,赌博等帮派,他更是只有厌恶。

  所以听到欧阳泽胜介绍到最后一句时,葛东旭就已经明白眼前这几个人在光鲜身份后面的真正身份,也立马猜测到欧阳慕容是受他们所累。

  “年轻人,欧阳先生这次受伤确实跟我们有关系,但你这是什么态度?”宋文宏等人在墨尔本华人圈里都是有名望的人,见葛东旭摆脸色给他们看,而且明显有责怪他们的意思,尤其对方还只是一个小年轻,顿时个个脸色也都拉了下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