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赶去

  “老师,梭温那边提出停战,三方一同派人进入山谷还有那个天坑探查。”中年男子对白袍老者恭敬道。

  “看来他们已经意识到再打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老人说道,声音中透着一丝沧桑。

  “确实如此。金三角的战争虽然并不少见,但持续大规模的战争还是很少。一旦引起外界的注意和怀疑,我们三方这点兵力恐怕就不够分量了。不过……”中年男子点头道。

  “你担心日本人?”白袍老者缓缓转身,看向中年男子,本应该浑浊的老眼,不仅透出锐利目光,而且那瞳孔中竟然还有一条蛇的影子在里面游动。

  “是。梭温之所以能脱离甘雷并且与他分庭抗礼,就是因为有日本人的帮助。这次山谷的发现还有那天坑,也是因为日本人的缘故。只可惜这片区域处在我们和甘雷的交界处,日本人的行动被我们发现了,不过我们的巡逻小队却在跟日本人的交锋中死了十五,只有三个生还。他们说除了几个是死在子弹下面,其他的都是死的悄无声息。”中年男子回道,脸上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日本确实还有一些古老的术法传承了下来,不过在这片丛林中,在黑暗的山洞、天坑中,更应该担心的日本人。”白袍老者说道,身上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散发而出。

  “丝!丝!”白袍老者手中的木杖,那双头蛇不知道何时竟然活了过来,吐着蛇信子。

  “弟子会挑选最精悍的十人陪同老师前往山谷。”中年男子看着身子缠绕在一起,吐着鲜红信子的双头蛇,目中流露出浓浓的敬畏之色,微微鞠躬道。

  “去吧!”白袍老者点点头,然后伸手在杖头上摸了摸,那双头蛇便又恢复成了雕刻。

  ……

  “你说山谷里可能埋有二战时候,日本人从各国搜刮来的黄金?”昌溪县城,明溪街那栋别墅院子,葛东旭手中拿着手机问道,眼眸深处闪着一抹寒光而不是贪婪。

  “是的葛爷,不仅很有可能埋有黄金。而且在我们对战时,山谷中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坑。小的手下有人说当时看到有五色光芒从那天坑中冲天而起,不过很快就消失了。”电话那头甘雷战战兢兢地回道。

  虽然隔着电话,但一想起电话那头就是那个残酷而恐怖的主人,甘雷这位手中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血的军阀头目那颗强大的心脏就忍不住加快跳动。

  “我今天就会动身,你让人守住那山谷。在我抵达之前,不管付出多少代价,你都要守住那山谷,不准任何人踏入。其他一切都等我到了后,再做行动。”葛东旭听到天坑和五色光芒,目中顿时精芒暴涨,当机立断地沉声下令道。

  “是,葛爷!”甘雷立马立正回道。

  “旭哥!”葛东旭刚挂了电话,蒋丽丽从屋里走了出来,从后面抱住了葛东旭的腰身。

  父母亲开车自驾游的当天,葛东旭就回到了位于县城的别墅。

  蒋丽丽这时还没到开学的时候,自然也就过来整天陪着葛东旭。

  感受到背后那动人的饱满弹力,葛东旭转过身来,搂住她的腰肢,手掌有些忍不住地落在她那格外浑圆的美臀上,说道:“我有事要走了,具体要多长时间回来还说不准。你不必因为我而逗留昌溪县,京城那边,过些日子我肯定还是要去的,到时去找你。”

  “好的,旭哥你只管忙你的事情,我这边反正你一个电话,随叫随到。”蒋丽丽闻言心中虽是很不舍,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回道。

  葛东旭点点头,松开了手。

  当天,葛东旭几乎什么都没收拾,便直接开车去了瓯州市,从瓯州市机场坐飞机,转了两次飞机,在第二天清晨抵达了西双版纳。

  抵达西双版纳机场之后,葛东旭一刻都没有停顿地坐车到了边界。

  葛东旭没有过关,而是直接趁着清晨没什么人直接跃入边界线另外一头的缅北丛林。

  缅北丛林,山峦重叠,林莽如海,沼泽延绵不断,蛇虫猛兽横行。

  在这片丛林中,只有真正开辟出来的区域才会有人活动,很多地方,哪怕最优秀的猎人也不敢轻易深入。

  坑洼不平,崎岖的山路穿过丛林山区,接连着一个个贫穷的城市村镇。

  葛东旭没有坐车,也没有走坑洼不平的山路,而是直接一头载入了人迹罕至的原始密林。

  兔起鹘落,葛东旭就如密林中的幽灵,飞快地在丛林中穿梭。

  他最擅长的就是木系术法,与林木花草最是亲切,一路疾驰,林木花草就是他最好的眼目,可以让他轻易避开蛇蝎毒物。

  当然就算遇上这些蛇蝎毒物或猛兽,葛东旭也无需害怕,只是要费些功夫却是嫌麻烦。

  日头在东方升起,在丛林里洒下斑斑驳驳的光影。

  葛东旭继续在丛林中如幽灵般飞速前进,随着飞快前进,他能越来越清晰感应到甘雷身上的血誓。

  这不仅说明甘雷还活着,也说明他正离甘雷越来越近。

  金三角,梭温军营。

  “田中先生,巴查那边已经同意了我们的提议,但甘雷到现在还迟迟没有回复。”梭温恭敬地对田中本严说道。

  “看来甘雷也不傻,还是知道一些传闻的。”田中本严沉声道。

  “是的,田中先生。我们这一带向来不乏降头师,巫师之类的传说,我想甘雷应该是猜到了一些。”梭温回道。

  “传闻终归是传闻,没有亲眼所见,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再说了,我想现代的人应该更相信他们手中的枪吧,我想甘雷也不会例外,所以不要心急,甘雷迟早会做出他的选择,我们再等等。”田中本严说道。

  “是,田中先生。”梭温躬身回道。

  甘雷部军营,长得如同野猪般的甘雷,感到眼前一花,接着一张年轻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葛爷!”甘雷看到这张面孔的主人在大白天竟然如鬼魅般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浑身都不禁打了个哆嗦,急忙单膝跪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