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两代恩泽

  “不敢当,幸会!”塞信客气道,丝毫不敢摆架子。

  若是换成以前,塞信这等国师级的人物这般客气,徐垒少不得会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今日他却能坦然面对,微笑着跟塞信寒暄了两句,然后很快就转向了葛东旭,恭敬请示道:“葛主任,车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现在就开过去交接?”

  “你安排就是。”葛东旭点点头。

  口岸车来人往很多,自然不方便交接。

  于是车队过了口岸,来到了一处宽敞的停车场。

  停车场有荷枪实弹的军人把守,四周人员早已经清空。

  停车场里停的卡车全都是挂着军牌的军车。

  塞信看到这一幕,若有所思地看了葛东旭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敬畏之色。

  显然葛东旭除了拥有强大的超凡实力,在华夏国暗中还有着非常强大的背景。

  “黄金直接运去京城,其他的运往白云山。”葛东旭扫了一眼停车场,对徐垒交代。

  “是!”徐垒立正领命。

  车子里的物品很快就被卸载下来,装到华夏国的军车上。

  金砖被直接运往京城,而装有珠宝玉石,一些有历史艺术价值的黄金饰品,还有大蛇躯体等物品,则分装在三辆军用卡车上,启程回白云山。

  随同三辆军用卡车启程回白云山的还有两辆挂着军牌的大切诺基。

  一辆大切诺基上坐的是马小帅以及军方的人,一辆大切诺基上坐的是葛东旭、杨银厚、塞信还有徐垒四人。

  徐垒是司机。

  三辆军用卡车,两辆大切诺基沿着公路一路往白云山开去。

  因为是军车的缘故,而且那军牌还不是普通的军牌,一路上关卡都是放行的,根本没人敢检查。

  塞信在泰国是国师级人物,是真正的大人物,但在这辆车子里,除了徐垒身份和修为都不如他,其他两人,塞信只有瞻仰的份,所以堂堂泰国国师级大人物的塞信,在这辆车里也只有坐副驾驶位的份。

  葛东旭和杨银厚两人悠闲地坐在后车位,不时跟塞信聊上几句,问些问题。

  塞信至始至终都执着晚辈之礼,有问必答,态度恭敬,这让徐垒感到惊讶的同时,又觉得再正常不过。

  因为他很清楚身后两人的身份和恐怖的实力!

  塞信这位泰国国师级的人物,身份虽然尊贵,实力虽然强大,但跟身后的两人还真是没办法比的。

  云南到江南省途中需要横穿两个省,路途有两千多公里,就算不休不眠,走的都是高速公路,也得整整一天一夜。

  葛东旭不赶时间,自然不会不休不眠地赶路,该休息就休息,该吃饭就吃饭。

  如此停停走走,等车子到江南省境内时,已经是第三天。

  这两天,葛东旭一直在观察塞信,对他好感与日俱增。

  葛东旭对塞信的好感与日俱增,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谈吐言行透出的内里品性很不错,还因为他的修行天赋也很高。

  在这个道法没落的年代,塞信能修炼到炼气五层绝非运气。

  因为对塞信好感与日俱增,后来葛东旭与塞信的谈话就渐渐有意识地引到修行之上。

  塞信人老成精,又哪会放过这等好机会,自然趁机提出不少修行中的疑惑,葛东旭看在他父子与他师父的缘分上,再加上塞信人也不错,本就有指点他一番的意思,自然不会吝啬点明。

  如此一番下来,别说塞信受益很大,缠绕他很多年的修行困惑豁然解开,短短时间就隐隐窥到了一丝练气六层的奥秘,就连开车的徐垒都收益匪浅,杨银厚也隐隐受到了一些启发。

  如此一来,塞信对葛东旭就越发尊敬,每次停车吃饭,都是要等葛东旭举筷之后,他才敢举筷,执得完全是弟子之礼。

  到了他这样的年纪,他这样的地位,尘世的荣华富贵该享受的基本上都已经享受过了,不过都是过眼烟云之物,现在真正追求的便是天道,自身的强大长寿。

  只是到了塞信这样的层次,在如今道法没落的年代,基本上已经很少有人能指点他了。就算有,也都是隐居不出的世外高人,根本不可能会搭理他。

  如今葛东旭肯指点他,对塞信而言绝对是他的大机缘,塞信自然要格外珍惜,同时内心深处也充满了感恩。

  因为塞信这是受丹符派两代恩泽了!

  这恩高如山深似海!由不得他不感恩戴德!

  车队进入江南省境内,无需经过省城,而是经高瞿市、金州市,然后进入瓯州市。

  这一天,车子进入了金州市境内。

  车子行驶在金州市通往瓯州市的高速公路上,想起今天就能到家,想起那两滴能改变人体质的钟灵乳,葛东旭很自然就想到了自己外出自驾游的父母亲。

  “马上就要到元宵了,他们应该也在返程途中吧。”望着窗外,想起父母亲将有望踏入修行之道,葛东旭脸上不禁泛起一丝开心的微笑,目中流露出一抹憧憬和期待。

  正在这个时候,葛东旭的心脏莫名?D动了一下。

  到了葛东旭这样境界的修士,心脏莫名?D动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事情,葛东旭眉头立马皱了起来,目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脑子已经快速转动思考起来。

  金州市,金山县的金山脚下不远地方的丁字口公路。

  一辆五菱小卡车车身深深地凹陷了下去,车子因为被拦腰冲撞,车子都斜横在马路上。

  不过相对于五菱小卡车,一辆白色宝马528轿车的车头就惨多了,前保险杠都掉了下来,车灯更是破碎了。

  “我草!”宝马车还有它后面停下来的一辆本田车上,一下子冲下来七八个年轻人。

  “给老子滚下来!你没长眼睛吗?怎么开车的?”宝马车上下来的几个年轻人率先冲到五菱小卡车边上,一把就狠狠拉开驾驶室的门,冲着坐在里面的一位中年男子叫骂道。

  甚至其中一个年轻人还伸手要去抓那中年男子的领口,想把他直接拉扯下车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