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5章 我会缺钱吗?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你说吧,需要多钱,我都可以给你,一千万,不不,五千万,只要你放我们一马!”孙融天被葛东旭打得满地打滚,最后实在没办法开口提到了钱。三寸人间

  如今是道法没落的年代,修行之人对钱的渴望比任何年代都要强烈!

  葛东旭的父母亲不是只开着一辆小卡车吗?而且葛东旭还这么年轻,显然家底肯定很薄。

  “对,对,钱,钱,我们给钱。”其他人闻言也都两眼跟着一亮,纷纷说道。

  “对,对,钱,钱,我爸有钱,我爸有钱!”叶新浩也是两眼一亮,急忙叫了起来。

  只有孙云阳依旧一脸苍白,没有半点惊喜之色。

  去年,陈家翔开口一亿,只想求得眼前这位葛大师的原谅,结果呢,人家根本不在乎。

  现在金山派抢了他父母的东西,还打了人,想用钱来和解,岂不是可笑荒唐?

  至于徐垒听到这话,更是冷笑连连。

  钱?葛主任会缺钱?

  就在前两天,他直接就从金三角运了五十吨的黄金回国,那要是换成人民币至少也值个四五十亿,至于其他的就更不消说了,现在孙融天坑了他的父母亲,竟然想拿五千万来解决,还有比这个更可笑的吗?

  “钱!哈哈,你跟我提钱!我会缺钱吗?”孙融天不提钱还好,这一提,葛东旭越发怒火,尤其见叶新浩等人竟然也跟着“牛逼哄哄”地提到钱,似乎有钱很了不起一样,葛东旭心里头的怒气就越大。

  手中长鞭再起,这次幻化成了七八根长鞭,一次打去,不仅连孙融天也打了,连叶新浩等人全都打了,孙云阳也不例外。

  徐垒冷眼看着这一幕,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默默掏出手机,然后给江南省异能管理处拨打了电话。

  葛东旭怒气发泄之后,接下来,恐怕就要异能管理处来处理了。

  徐垒这次没带多少人出来,想要处理这么多人,还得继续调动人马过来。

  葛东旭抽打了一番之后,心里头的怒气这才渐渐发泄了出来,然后彻底收起了真气凝聚而成的法鞭,走过去坐在代表着金山派掌门位置的太师椅上,而徐垒则走过去,站在他的身后。

  看着这一幕,孙融天本就惨白的脸越发惨白。

  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葛东旭在异能管理局,在徐垒心中的地位那根本是没办法想象的。

  接着孙融天再想起刚才葛东旭不仅以真气凝聚出法鞭,而且还可以幻化出好几根一起抽打他们,心里头越发的恐惧,看着葛东旭,好一会儿,才喘着粗气道:“葛大师,我已经明白,你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了。”

  “如果仅仅是我父母的事情,你不是直接参与者,我会废你修为,你还可以苟延残喘几年。但如果还有其他见不得人的勾当,那就要看异能管理局的处置了。”葛东旭这时怒气已经发泄,看着孙融天一脸平静地冷声回道。

  “废我修为?”孙融天脸上露出绝望之色,不过却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

  如果是他的父母亲被人抢夺还这般被人羞辱殴打,他也不会就这样放过对方,更别说像葛东旭这样拥有如此高深修为的人了。

  “没错,希望你不要再有其他事情被调查出来。”葛东旭冷声道。

  孙融天闻言伤痕累累的躯体如同风中残烛一般抖了一下,沉吟了许久,再度开口道:“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你想问那两滴本命精血的事情?”葛东旭不答反问道。

  “不用问了,我已经得到了我的答案!真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这等强者啊!好了,我没有任何问题了,我会把我干过的所有事情,包括豢养恶鬼害人,然后又特意出手相救的事情都会一一向徐处交代,我现在只有一个请求,请给金山派留下香火传承。很多事情,下面的人其实都不知道,尤其是一些年轻弟子根本是不了解真情的。”孙融天见葛东旭不答反问,身体再次微微一颤,目中透射出无比惊骇的目光,许久惊骇之色褪去,剩下的就是无尽的懊悔和死一般的绝望。

  在这样的强者面前,他再也不敢存半点侥幸心理。

  “师祖,那,那当年我被恶鬼缠身的事情……”叶新浩闻言脸色大变,不敢置信地看着掌门师祖。

  “没错!这是老夫发展世俗力量的一种手段。不过老夫也没亏待你,也传了你一些本事,也保了你十多年身体健康,你之所以沦落到今天的地步,是因为你本性恶劣,而且你也最终把老夫也给害了,也算是一报还一报啊!”孙融天感慨万千道。

  看着眼前的一幕,听着孙融天等人的对话,葛东旭和徐垒一脸意外,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和感慨。

  许久,葛东旭说道:“金山派是继续传承下去,还是就此正式除名奇门界,异能管理局自然会秉公处理,不会受这件事情影响。这件事刚才我已经给了你们一顿教训,接下来,在我手中只会有你和叶新浩要受我的惩罚。”

  “谢谢葛大师。”自从知道那两滴本命精血是葛东旭身上取下来之后,孙融天早就已经万念俱灰,见葛东旭说自己不会再追究金山派,反倒面带一丝感激,起身对着葛东旭深深鞠躬道谢。

  “你明白得太迟了。”葛东旭深深看了孙融天一眼,起身走向他,在他下腹,也就是丹田处轻轻拍打了一下。

  就这么轻轻一拍,原本皮肤看起来还有些白嫩,很有点童颜鹤发得道高人味道的孙融天,皮肤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满了皱纹,如同老树皮一样。

  不仅如此,那原本很有光泽的银发,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去了光泽,变得灰白灰白,整个人更是如同风中残烛一般,连站都有些站不稳。

  葛东旭处置了孙融天之后,抬头看向了叶新浩。

  “不要,不要!你想干什么,我舅舅是副市长,我爸爸是……”看到葛东旭看向自己,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叶新浩再度一脸惊恐地叫起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