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 把房子卖了吧!【求保底月票】

  “怎么,对我就凶不起来吗?”吴怡莉揶揄道。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那是当然的!”葛东旭脱口回道。

  “就会耍嘴皮子!”吴怡莉再度白了葛东旭一眼,然后主动向葛东旭伸出了手。

  “不是吧,不打一下就真不肯罢手?”葛东旭苦笑道。

  “不被打一下难受是不是?牵手啦!”吴怡莉哭笑不得地瞪了葛东旭一眼,俏脸却飞起了一抹红霞。

  葛东旭闻言不禁愣了一下,然后才伸手抓住了吴怡莉的手。

  被葛东旭的手抓着,吴怡莉的手明显僵了一下,不过很快她便抬起了另外一只手捋了下被风吹乱的秀发,接着之前的话说道:“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梦想着有一天能跟心爱的人牵着手在这明月湖边静静走着。不过后来才发现,梦想总是很美好的,现实却很骨感,找到一个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真的很难很难。”

  说到这里,吴怡莉顿了一下,俏眸横了葛东旭一眼,继续道:“别想歪了!你说的没错,对你我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所以我突然觉得退而求其次,跟你在这明湖月边,像真正的好朋友一样,牵着手在明月湖边这样走着,感觉也是很惬意的。”

  “吴老师,你这是再给我发好人卡吗?”葛东旭问道。

  吴怡莉闻言不禁微微一愣,然后随即明白过来葛东旭这话是什么意思,忍俊不住地抿嘴咯咯笑了起来。

  好一会儿,吴怡莉才抬手曲指对着葛东旭的额头轻轻弹了一下,微红着脸,道:“你这家伙,都跟你牵手了,你还想怎么样?”

  葛东旭摸了摸被吴怡莉弹过的额头,心中有一种很微妙也很美妙的情绪在涌动。

  突然间,他觉得若这真只是好人卡,那也非常的不错。

  两人就这样手牵着手在湖边走着,互相心照不宣,谁也不会去点破什么。

  到了九点多的时候,两人才打车返回学校。

  返回学校,已经是十点,葛东旭并没有马上去寝室,而是在楼下给柳佳瑶拨打了个电话。

  “这么晚了,怎么突然想到给我打电话?”柳佳瑶问道。

  “你准备什么时候找桦叔?”葛东旭问道。

  “正寻思着等忙过这两天然后找他谈一谈,你什么时候有空,如果方便的话,一起吧。你毕竟是大股东,最好也出个面。”柳佳瑶回道。

  “大股东倒是其次,主要你跟桦叔的关系特殊,说起来他是你的长辈,你要是找桦叔,我肯定是要出面的。不过不用等过两天了,就定明天吧,先只约桦叔吧,先跟他谈谈,听听他的建议,再让他召集其他人。”葛东旭想起今晚李峰的遭遇,知道桦叔这些天日子肯定不好过,就不想再拖下去。

  “我也是这个打算,先只跟桦叔见面,他跟我关系最亲。至于时间,嗯,你既然说明天,那就明天吧,当然还得看桦叔的时间,确定了,我给你发短信。”柳佳瑶也没多想,闻言回道。

  “好的。”葛东旭回道,然后又跟柳佳瑶稍微聊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

  临州市,某高档小区,李桦家。

  气氛压抑。

  李桦坐在沙发上,两眼望着天花板发呆。原本才五十来岁的他,离上次股东大会也就一年多的时间,多了许多白发,整个人也苍老了许多。

  “李桦,要不给佳瑶打个电话吧?现在青兰化妆品公司的产品卖得这么火爆,你请她帮忙周转个几十百来万,她应该能帮忙的。”边上一位中年女子,看着李桦发呆的样子,犹豫了许久开口道。

  “当年她被李必胜逼得走投无路时,我不仅没有帮她一把,反倒准备抛掉手中的股权,你觉得我现在还有脸去求她吗?”李桦闻言苦笑道。

  “那怎么办?早就跟你说做生意做生不如做熟,你大半辈子都是在搞化妆品,突然去搞什么矿山。如今好了,矿没挖到多少,事故倒是出了好几起。老何他们倒还好,投入的不多,总也能周转得过去,你却是大头,不仅把老本都亏了进去,还欠了债!”李桦的妻子蔡宛倩埋怨道。

  面对妻子的埋怨,李桦沉默不语。

  当年从青兰化妆品出来,几个老朋友本来是准备另起炉灶的,但想想青兰化妆品几次的生产事故,还心有余悸,再加上就算另起炉灶,走的也只能是低端路线,前期投入大不说,利润还低,都说树挪死人挪活,最终几个老朋友也就打消了继续从事化妆品行业的念头。

  李桦等人说起来年纪也才五十来岁,不准备做化妆品,自然也不可能就此在家养老。刚好李桦以前有位朋友找上门来,说最近搞矿比较赚钱,说自己手头有几座铅锌矿,铅锌储藏量很高,因为最近想要移民澳洲,所以准备转手,并且还把一些检测报告拿给李桦看,又给李桦介绍了几个买家,详详细细地算了一笔账。

  因为以前也算是比较好的朋友,李桦也没想到对方在坑他,特意拉了几个老朋友去实地做了考察,还拿了样品去权威机构检测,结果出来品位比之前他朋友拿给他的检测报告还要高。

  李桦和他几个老朋友一合计,便出资买了下来,甚至李桦还贷了款。结果没想到李桦那位朋友坑了他,真实开采出来的矿石品位比检测低了不少,之前采样时,都是他提前做了手脚的。不仅如此,矿产的市场也远没有他说得那么好,那几个买家基本上都是他请的托。

  结果可想而知,李桦不仅亏得一塌糊涂,而且因为这件事情,其他几位老朋友也跟着亏了钱,或多或少要埋怨他。

  “把房子卖了吧!”许久李桦才再度开口。

  “什么?卖房子!你疯了啊!房子卖了,我们住哪儿?儿子跟壬瑜结婚住哪里?”蔡宛倩闻言不禁尖声叫了起来。

  “我,我和壬瑜分手了!”蔡宛倩话音刚落下,儿子李峰推开门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满嘴酒气。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