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袁校长客气了。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唐逸远客气了一句,然后仔细观察起小孩子的神态,面色,体形,眼睛,舌苔,并且还仔细看了小孩的指纹。

  这里的指纹指的是小孩食指掌侧前缘部的浅表络脉,古人将“指纹”称为“虎口三关”,三关就是指风、气、命三关。古代医家便是通过观察“三关”来诊断小儿疾病寒热虚实的,这种方法多用于3岁以下小儿,因为这个年龄的孩子皮肤娇嫩,“指纹”的显示相对清晰,易于医生观察。

  这一番下来之后,唐逸远眉头就不禁微微皱了起来。

  因为他并没有发现孩子有异常的症状,真要有异常,那也是因为哭啼,休息不足引起的,并不是她的病因所在。

  “唐教授,您看妞妞究竟是得了什么病啊?”张佳见唐逸远皱眉头,心里头不禁跳了一下,连忙问道。

  “各方面看起来都挺正常的。”唐逸远沉吟道。

  张佳还有袁校长他们一听这话,顿时脸上流露出了失望之色。

  见张佳等人脸上流露出失望之色,唐逸远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跟葛东旭在火车上因为一位小孩而认识的事情。

  那一次那个小孩子也是经常哭闹,有食欲不振的病症,当时唐逸远认为小孩子是伤食,宿食积滞,停聚不化之症,结果原来是小孩子不见了他最心爱的玩具导致的。

  “不过,有时候小孩子哭闹或者身体不舒服,确实不一定就是生病,可能是因为某一件事,比如他丢掉了某件心爱的玩具,然后因为小孩子没办法表达,只有通过不停地哭闹来表达,久而久之,就跟大人得了心病一样。你说妞妞这几天哭得特别厉害,你仔细想想看,妞妞这几天是不是不见了什么经常玩的玩具?”因为想起了那件事,唐逸远紧跟着话锋一转说道,只是说这话时,唐逸远老脸微微有些发烫。

  当初,他可是因为葛东旭这番话把他给训斥了一顿,结果自己现在当着当事人的面,拿他当年的话来问小孩的母亲。

  “哦,这思路倒是新颖但很有道理!张佳你仔细想想看?妞妞有没有丢了什么心爱的玩具之类的事情?”袁校长和余院长见唐教授提出不一样的看法,倒是两眼一亮,燃起了一丝希望。

  张佳闻言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之后才摇摇头道:“妞妞长这么大,并没有什么特别喜欢,每天都放不下的玩具,而且最近我也没扔过她的玩具。”

  “这样啊。”唐逸远闻言有些头疼了。

  最近随着中医造诣突飞猛进,他已经很少遇到让他看不出任何头绪的病情来了。就算有些病症他没把握医治,无非也就药方方面,诊断还是八九不离十的。

  但眼前袁校长的孙女,除了哭闹,精神有些异常,唐逸远根本看不出问题所在。

  “哎,看来唐教授的结论也是一样啊!”袁校长不禁一脸失望地叹气道。

  “袁校长你们不要着急,中医跟西医不一样,西医的诊断主要借助仪器,所以就算普通的医生也能通过仪器的检查得出病症结论,但中医的诊断却跟个人的经验医术有很大关系,我看不出来,并不代表其他人看不出来。这位是我们中医院的张修文教授,这位是姜雨荨教授,他们今天也都刚好在这里,请他们也帮忙看看吧。”唐逸远宽慰道。

  “原来你就是张修文教授,失礼了。”袁校长带着孙女来看病前,显然也了解过中医院的名老中医,虽然不认识张修文,倒是听过他的大名,闻言连忙伸手跟张修文还有姜雨荨等人握了握手,而葛东旭和何端瑞因为坐在后面,并且相对年轻,尤其葛东旭就二十来岁的样子,袁校长就没有特意再伸手过去跟他们握手。

  袁校长跟张修文等人打过招呼后,又说了一两句客气话,便轮到张修文等人一一上前给小孩检查。

  不过张修文等人也都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最后便轮到了葛东旭。

  见葛东旭这个顶多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也上来凑热闹,袁校长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了。

  连唐逸远等老中医专家都看不出名堂来,你一个实习医生上来凑什么热闹啊!

  不过袁校长毕竟是有修养的人,倒也不会说什么,反正孙女让他看一下,也不会少块肉,权当给医生实习,只是这实习肯定是没半点效果的,所以也就不去关注他,随他去了。

  倒是余景莲用很是惊奇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上前来坐下,正准备给她孙女看病的年轻人。

  见余景莲用惊奇的目光打量自己,葛东旭心里暗暗叫苦,知道院长大人对自己还是有印象的,这次十有八九是要暴露身份了。

  果然余景莲用惊奇的目光打量了葛东旭几眼之后,突然开口道:“这位医生,我怎么看你感觉这么眼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见余景莲这么说,唐逸远等人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想起葛东旭江南大学学生的身份,本以为江南大学这么大,人这么多,双方不会这么凑巧认识,没想到余景莲竟然似乎认识葛东旭。

  “景莲,临州市也就这么大,偶尔可能哪里遇到,感觉有点眼熟也是正常的。你突然这么一问,这位医生又哪里想得起来。”袁校长见妻子在这个时候莫名其妙地问这种问题,不禁哭笑不得道。

  “不是那种有点眼熟,是肯定有见过好几次的那一种。对了,是在学院大楼里。”余景莲突然想了起来。

  “是吗?那也没什么呀,这位医生可能刚好有什么朋友在……”袁校长不以为然道。

  “咳咳,其实我还是环境化学的大一新生,这个学期开始给吴教授当实验助手,所以最近经常进出学院大楼,跟余院长也见过几次面,没想到余院长还记得我。”到了这个时候,葛东旭自然不好再遮遮掩掩,否则以后再见面就尴尬了,所以只好打断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