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这件事有些难办

  “放心个屁!之前你和你老爸不是说得天花乱坠的吗?现在墨克国形势很稳定,说包机包税绝对没问题,说你们跟政府各部门之间的关系都很好,你们会非常专业迅速地帮忙办理报关、纳税、商检等手续吗?我们选择了相信你,结果呢,不仅国内这次运来的货给直接扣压了,连我们公司的人都给带去了警察局!现在你还跟我们说放心!”范晓晴不是冷静的人,闻言立马一脸生气地骂道。

  “这只是个意外!只是个意外。”安德烈连忙道,脸色颇为难看。

  他也没想到这次德米纳特总统下台,全国包括波拉捏第州都发生了不少人事变动。

  很不巧的是,卡夫迈斯克集装箱大市场所在的特巴区新上任的区长刚好以前跟安德烈家闹过矛盾,这次就专门针对他们家的货运公司展开了调查和恶意查封。

  当然背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竞争对手在做鬼,那也很难说。

  这些背后的原因安德烈肯定是不会说的。

  “行了晓晴,你少说两句。现在关键是把货物和人放出来。要是这次货物拿不出来,你以后就等着喝西北风吧。”范学谦脸色铁青道。

  这次他们的货物全部被扣押,价值相当于人民币七百万。

  这么一笔金额对与他们这样一家中小贸易公司绝对是一笔巨额,要是拿不回来,他们这些股东搞不好真的就得砸锅卖铁了。

  “一定没问题的范先生,现在就看古塞夫先生的胃口了。”安德烈说道。

  “不管多少,只要货和人能出来,我们也都认了。不过安德烈,这笔钱你也肯定要出一部分,这件事跟你们的清关还有其他关系没做到位有很大关系。我们支付一大笔钱给你们,不是为了走私这个罪名,而是为了合法赚钱!”许雨沫冷声道,脸色比范学谦还要难看。

  如果不是她主张加大墨克国的市场投入,也就没有现在这困境。

  “这个再商量,再商量。”安德烈脸色微变,然后陪着笑脸避重就轻地说道。

  范学谦他们见安德烈一点诚意都没有,心里很是恼火。

  不过人在他乡,如今他们能依靠的也只有安德烈父子,所以心里虽然极为恼火他们不负责任,但也不好跟他彻底撕破脸皮。

  “古塞夫先生,晚上好。我的华夏国朋友来了,不知道您是否方便见上一面?谈一谈他们货物和人被扣押的事情。”走到古塞夫桌前,马尔科微躬着腰,轻声细语地说道。

  古塞夫没有回答马尔科,也没有抬头看他,只是专心地切割着带血牛排,然后慢慢享受着牛肉血腥味对他口腔味蕾的刺激。

  好一会儿,古塞夫才放下刀叉,用洁白的餐巾擦了擦嘴角,淡淡道:“让他们过来吧。”

  “谢谢古塞夫先生。”马尔科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微微鞠躬后转身去叫范学谦他们。

  “等会讲话注意一点。”马尔科一边走,一边对范学谦等人低声叮嘱道。

  当范学谦等人抵达时,保镖拦住了他们,大有搜身的意思。

  “不要对两位漂亮的女士失礼,让他们过来吧。”古塞夫那对带着大大眼袋的浑浊老眼看到许雨沫时明显亮了一亮,挥挥手示意保镖放行。

  显然许雨沫这位在国人眼里相貌只能算是中等偏上一些的女人,比较符合西方人的审美观。

  安德烈对许雨沫有意思,如今古塞夫这个胖老头也一眼注意到了许雨沫。

  “古塞夫先生,晚上好,很荣幸见到您!”范学谦三人上前,许雨沫用英语对古塞夫说道。

  “我也很荣幸见到两位来自华夏国的漂亮女士,请坐!”古塞夫回道,一双老眼在许雨沫的身上打着转。

  “谢谢古塞夫先生。”许雨沫微微躬身道谢,然后便拉开椅子在古塞夫对面坐下。

  “对不起,我们的老板只邀请两位女士。”当范学谦也准备拉椅子坐下时,保镖上前来,神色冷峻地对他说道。

  范学谦闻言脸色不禁微变,目中闪过一抹恼火之色。但想起这里是对方的地盘,而且他还有求与对方,最终还是讪讪地松开拉椅子的手。

  “古塞夫先生,范先生是我们公司的总经理,这次……”许雨沫见状连忙对古塞夫解释道。

  “我更喜欢跟美丽的女士谈话,这样能让我保持一颗愉悦而年轻的心。”古塞夫轻轻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微眯着眼睛说道。

  “雨沫就你跟他谈吧,反正我英语也不好,站在边上就行。”范学谦生怕许雨沫年轻沉不住气,连忙对她说道。

  想想那关系着公司存亡的一大笔货物,还有被扣押在警察局的员工,许雨沫心里虽然有种屈辱的感觉,见范学谦如此说,最终还是稳住情绪,冲古塞夫微微一笑道:“谢谢古塞夫先生的夸奖。”

  “对美女我从来是不吝与赞誉的。好了,现在你可以谈你的事情了。”古塞夫喝了一口酒,说道。

  许雨沫点点头,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给基米尔打个电话问问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古塞夫听完后对身边一位随从吩咐道。

  基米尔是古塞夫的一位手下,如今在特巴区警察局当差。

  很快随从便打了电话返回,然后附在古塞夫耳边低语了几句。

  古塞夫闻言微微皱了下眉头,目光别有深意地朝马尔科看了一眼,然后又落在了许雨沫和范晓晴身上,轻轻晃了晃手中的葡萄酒杯,道:“这件事有些难办,是特巴区新上任的区长科尔什科夫亲自下的命令。”

  “古塞夫先生,马尔科先生说您是一位大人物,这件事您肯定是有办法的。需要花费多少钱,只要货物和人能放出来,我们都可以考虑。”许雨沫闻言不禁脸色微变,求道。

  “我跟科尔什科夫先生确实有过一段交情,看在两位漂亮女士的面子上,我打个电话问问吧。”古塞夫说着朝身后的随从示意了一下。

  那位随从便把手机递给古塞夫。

  波拉捏第州州首府下辖一个区的区长,在波拉捏第州已经算是个人物了,古塞夫自然得亲自打电话。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