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十八章 赶回白云山

  “别,别,我戴还不行吗?就是戴着几百万我心里?得慌啊!”熊秋梅连忙道。三寸人间

  “有什么好?得慌的,你就当它只是普通手镯,真要摔坏了,我请旭哥再给你打一个便是。”蒋丽丽说道。

  “你这个丫头,这可是好几百万呢!人家东旭送一个就相当与给你的订亲物一样,真要摔坏了,哪能再去向他另外要一个啊。你以为是几百块啊!这可是几百万,你妈虽然没什么文化,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但也知道就算真正有钱人家,几百万也不是说拿就拿出来的。”熊秋梅抬手戳了下女儿的脑门,没好气道。

  “妈,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手镯这戒指真正值钱的地方是能让你们趋吉避凶,能静心养生,这是钱买不来的。至于几百万对旭哥不是问题。”蒋丽丽见母亲还是不明白,郁闷地跺脚道。

  “是,是,我明白,我明白。我就把这手镯当大师给的护身符,不把它当成什么玻璃种翡翠!”熊秋梅见女儿跺脚,只好点头道。

  正点头说明白之际,楼下敲门声响了起来。

  熊秋梅吓了一跳,刚准备要下楼去开门,突然想起客厅里摆放着的松子、果脯,连忙对蒋一栋说道:“你快去把那些松子、果脯收起来,东旭说了这些松子、果脯是有钱也买不到,连他也没多少呢。”

  蒋一栋闻言自然急忙去收拾,而熊秋梅则下楼开了门。

  进来的是王正远和侯晓珍夫妇。

  侯晓珍一反往日的泼辣张扬,一进门就是满脸笑容的嫂子长嫂子短,还一个劲夸蒋丽丽漂亮聪明。

  要是没有前几天发生的那件事情,侯晓珍这般热情奉承,熊秋梅和蒋丽丽肯定满脸笑容迎接,只是经过那件事情,她们早就把侯晓珍这人看透了,所以只是不冷不热地接待着。

  “嫂子,蒋哥,前几天都是我不对,你们也知道我们家的情况,一时半刻也凑不出太多的钱,这是五万元,我和正远先给你们送过来,麻烦丽丽转交给她朋友,也请丽丽转告他,其他的钱,我们肯定也会尽快凑足送过来的。”见熊秋梅母女态度冷淡,侯晓珍只好讪笑着从包里拿出一捆用报纸包起来的钱,说道,看着手中的钱,目中透着浓浓的心疼和不舍。

  不过侯晓珍还是忍痛递给了蒋丽丽。

  王正远可是跟她说过,赌场那边的人就是因为把蒋一栋也给扣押起来,不仅好几个人挨了打,而且其中一位负责人还被剁了一只手。可想而知蒋丽丽的朋友背景有多强硬恐怖。

  侯晓珍再泼辣蛮横,也不过只是一个市井妇女,又哪敢赖这样大人物的钱!

  蒋丽丽自然不会跟侯晓珍这样的女人客气,接过钱,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爸准备独立开店,要不你们把你们那一半盘给我爸,你们盘算一下需要多少钱。”

  “老蒋,你看这……”王正远一听不禁面露郁闷之色。

  “老王,我们一起出去,为了你的缘故受点苦我是认了。但我那边为了你受罪受苦,你老婆怎么还可以逼秋梅卖房子呢?这是人干的事情吗?要不是丽丽刚好认识了一位厉害的朋友,秋梅搞不好就被你老婆给逼得上吊了!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你觉得我们还能再合伙下去吗?”蒋一栋说道。

  王正远被蒋一栋说得惭愧地低下了头,而侯晓珍张了张嘴想反驳,但看到站在蒋一栋边上的蒋丽丽,想起她那位牛叉的朋友,到了嘴边的话又立马吞了回去。

  “当初盘店、装修,还有里面的存货,我想顶天了也就三十万,一人一半,也就十五万最多。这样吧,不管你老婆怎么对秋梅,你和我总归也是朋友一场,你退出药材店,剩下的二十万就这样算了。”蒋一栋见王正远低下头,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怎么行呢?这样不是让你……”王正远闻言猛地抬起头,说道。

  “行,行,就这样说定了。不过蒋哥,那丽丽朋友那边……”侯晓珍却踢了丈夫一脚,连忙打断道。

  “没问题,旭哥那边我会跟他说的。”蒋丽丽接过话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们现在就立字据!”侯晓珍闻言生怕蒋一栋他们反悔,立马道。

  她很清楚蒋一栋按十五万算一个人的股份还是算高了好几万。

  ……

  且说另外一边,葛东旭离了蒋丽丽家立马去明溪街的别墅取了车,一路朝白云山疾驰而去。

  车子是帕萨特,是葛东旭这个暑假专门陪父母亲一起去瓯州市车店买来放在别墅给他们用的。

  今年正月里他父母亲开着小卡车出了那档子事情,葛东旭就曾提议给他们换辆车,但葛胜明夫妇不同意,后来取了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平时在葛家??村就开那辆小卡车,出去旅游开稍微好一点的车子。

  这辆帕萨特就是专门给父母亲出去旅游用的车子,空间比较大,既不张扬高调也不会寒酸,刚好适合他们父母亲的性子。

  否则真要买奔驰宝马之类的豪车,他们开起来肯定也会不自在。

  车子在半路时,葛东旭给柳佳瑶拨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有事情不一定能赶得去宇欣的四十岁庆生酒宴。

  杨银厚年事老迈,体内脏腑器官已经老化,跟他正当青春年华,脏腑器官正处于蓬勃成长,生机勃勃阶段是不一样的。杨银厚要在脏腑里构建气旋需要非常的小心翼翼,徐徐推荐,不能一跃而就,否则脏腑器官一旦受不了冲击,别说突破了,搞不好脏腑器官都要崩坏。

  所以这个过程可能会有有点长。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白云山半山腰那被大铁门拦起来的一片区域。

  大铁门是电控的,葛东旭有电子钥匙,不过他却等不急开铁门,直接把车子停在铁门外,下了车,一个腾身而起,直接就到了杨银厚隐居的别墅院子。

  此时杨银厚正盘腿坐在草地上,四周的灵气波动厉害,以至于四周都有风在乱刮。

  葛胜明夫妇都站在院子外,看着这一幕脸上都带着不安和焦虑。

  正不安焦虑间,他们看到了葛东旭,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连忙低声道:“东旭,师兄没事吧?”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