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你的脸怎么到现在还没好?

  钟杰嵘见余院长根本连话都不让他说完,便拉下脸严厉地训斥他,顿时又惊又后悔。

  他若知道余院长竟然是这么信任支持吴怡莉,他是无论如何也得忍着气。

  如今倒好,不仅吴怡莉一脚把他踢出学生名单,就连余院长现在对他也很有意见,甚至都已经说出了开除这等严厉的警告话语来。

  王教授显然也没想到余院长这么信任支持吴怡莉,顿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目中闪过一抹不满和嫉妒之色。

  不过余院长在环境和资源学院很有威望,她的丈夫更是江南大学的校长,既然她已经给事情下了定论,就算以王教授的资历也不好再替钟杰嵘说话,更不好说吴怡莉的坏话。

  “我明白了余院长,以后我会注意的。”钟杰嵘见王教授阴着脸坐在边上没有替他开口,只好无奈憋屈地低下了头,回道。

  余院长见钟杰嵘只说以后会注意,并没有说以后会改正,心里暗暗有些不满,不过以她的身份,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足够了,不会再继续唠叨。

  “那行,那你以后跟着王教授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吧。”余院长点点头说了一句,然后转向王教授道:“王教授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

  “没有,我也只是过来跟你说一下钟杰嵘的事情。”王教授回道,心里极为郁闷。

  他本来是想借钟杰嵘来抹黑吴怡莉,让余院长对吴怡莉产生不好印象,如今余院长这个态度,反倒让他有了小人之嫌,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那行,以后钟杰嵘就跟你了,你好好指点指点他。”余院长微笑着点点头。

  王教授是老资格教授,余院长心里就算对他有意见,也不可能当面表现出来。

  王教授说了声好的,然后起身带着钟杰嵘走了。

  起身时王教授还是面带微笑的,等一转身出了院长办公室,整张脸都阴沉得仿若要滴下水来,看钟杰嵘的目光也是极为不爽。

  见王教授看自己的目光明显没了之前的和善,钟杰嵘心里就别提有多憋屈了。

  他这是里外不是人啊!不过此时给钟杰嵘一个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给王教授脸色看,因为如果王教授再一脚把他踢开,恐怕他这辈子就不用想再拿到博士学位了。

  所以心里憋屈着,钟杰嵘的脸上还是挤满了讨好的笑容,小心翼翼地请示道:“王教授,您看接下来我应该从哪里开始做事情?”

  “我这边暂时没什么事情,你先跟着李易做一段时间吧。”王教授闻言没什么好脸色道。

  钟杰嵘一听这话肺都差点要气炸了。他还以为他怎么说也是一位博士,王教授会让他跟着他参与一些科研项目,或者让他先跟着他团队里的某位教授或者副教授,或者单独负责项目中的分支试验,没想到王教授竟然让他先去跟一位比他还低了一年级的博士生做下手。

  “好的!”但最终钟杰嵘还是只能忍下这口气,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尤其他现在处于这种情况之下,就更不得不低头了。

  不过低头的同时,钟杰嵘心里越发怨恨葛东旭。

  在钟杰嵘看来,如果不是因为葛东旭这个大二本科生,他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这些葛东旭自然不知道,此时唐逸远正在抽空跟他解释田朋来看病的事情,而葛东旭听了后,也略略向他还有其他人提了提田朋的事情。

  “我要早知道田朋是这样的人,而且他的面瘫也是老师您惩罚的结果,那我又哪会给他看病!”唐逸远说道。

  “呵呵,你就算看也看不好啊!”葛东旭笑道。

  “那倒也是!”唐逸远闻言点头道。

  田朋这件事不管对于葛东旭还是唐逸远都只是件小事而已,互相提了提,这个件事也就过去了,他们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后面一个接一个来看病的患者身上。

  ……

  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十月份。

  葛东旭早已经把田朋和钟杰嵘的事情抛在了脑后,每天有规律地修炼,学习,做实验,指点医术……

  日子过得充实又悠闲惬意,让葛东旭每天都保持着愉悦的心情。

  不过跟葛东旭一比,钟杰嵘和田朋这些日子就过得很郁闷了。

  田朋天天跑医院,甚至上海、京城也跑了好几趟,也用了不少偏方,但面瘫却是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让他这位心存骄傲,十分注重形象的副教授倍感痛苦和煎熬。

  这一天,田朋在求医无果之下,带着一身疲惫和失望回到了学校。

  “余,余院长!”当田朋正准备回自己位于学校教工楼的家时,迎面碰到了余院长。

  “田副教授,你的脸怎么到现在还没好?难道你没去唐教授那边看一看吗?”余院长见时间差不多过了一个月,田朋的面瘫竟然还是老样子,不禁很是意外。

  “去,去过了!”田朋犹豫了下,回道。

  “那没道理啊!你这面瘫唐教授应该能治啊,就算他治不好,还有……咳咳。”余院长闻言越发意外,以至于差点说漏了嘴。

  “听,听余院长您的意思,似,似乎对唐教授很,很了解?他,他,他的医术真的有那么高明吗?”田朋见余院长口气那般肯定,心里再次燃起了一线希望。

  “那是肯定的,你得的只是面瘫又不是什么绝症,对他来说肯定不算什么大病,应该药到病除才对呀。但你又说已经去过唐教授那边,那就没道理了。”余院长说道。

  别人不知道唐教授什么身份,余院长可是一清二楚,他的导师可是一位神仙般的人物,区区面瘫算得了什么?

  “这,这,这个,其,其是,是后来唐,唐教授不肯给我医治了。您,您要是跟唐教授是,是朋友,能,能不能帮我说说话,请他再帮,帮我看看。”田朋见余院长这么推崇唐教授,只好实话实说道。

  “唐教授竟然不肯给你医治?这是为什么?没道理啊,医者父母心,尤其唐教授现在看病可以说根本不是图钱,哪有病人找他看病他不肯给看的道理?你是不是以前跟他有过什么误解冲突?”余院长闻言脸色微变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