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该知道的总要知道的

  “我,我,我跟唐教授以前都,都不认识,又,又怎么可能跟他有什,什么误,误解冲突?”田朋苦笑道。

  “那就真没道理了!”余院长皱眉道,百思不得其解。

  她和袁校长因为葛东旭的缘故,如今跟唐教授时有来往,自然了解唐教授的为人。

  见余院长皱眉头,田朋想起了葛东旭,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情你瞒着我没有?”余院长见田朋欲言又止,哪里不知道他没有完全说实话。

  “这,这件事,说,说起来也有点匪夷所思。我,我们学院的一位大,大二本科生竟然还是中,中医院的医生。我跟他有,有过点误会和冲突,唐,唐教授就是因为他的缘故不肯给我看病的。”田朋想了想最终还是道出了葛东旭。

  “你是说葛东旭?”余院长闻言脸色大变。

  “余,余院长也知道他?”田朋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我怎么会不知道他!你既然跟他发生误会和冲突了,那你这面瘫就算动手术也别想转好!”余院长脸色冷了下来,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开玩笑,不提葛东旭那惊世骇俗的身份,单单他救了她的孙女,她的儿子,田朋竟然跟他有冲突,余院长又怎么还会可怜他!

  田朋见之前还对他关心备至的余院长骤然变脸,转身就走,不禁吓傻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当余院长听到那个曾经被他看不起的大一新生跟他有矛盾时,她的反应竟然跟唐逸远等人一般无二!

  天哪,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他不是一位本科生吗?有这么牛叉的本科生吗?

  田朋欲哭无泪,心中充满了震惊、后悔还有说不尽的恐慌。

  现在问题已经发展到不再仅仅只是面瘫的问题,而且还会牵扯到他的工作。

  因为不难想象,以刚才余院长表现出来的态度,他田朋别说今年晋升教授了,就算再过几年,只要余院长卡着,他也休想评上。

  “余,余院长,您,您留步,您留步!”田朋很快就惊醒过来,然后也顾不得回家,急忙追上了余院长。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余院长冷声道,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余,余院长,误会,都是误会啊!我,我也不知道那个,那个葛东旭跟您也认识啊,否则我又怎么会跟他发生冲突呢?”田朋哭丧着脸道,亦步亦趋道。

  “正因为这样才说明你人品有问题。以葛东旭的身份,若不是你主动找事,他根本不可能会跟你起冲突,行了,你回去吧。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在工作上专门针对你,但要想我帮你,你也休想。”余院长面无表情地说道。

  “余,余院长,您,您不要这样啊。您要,要是不帮我,我可就完蛋了!”田朋闻言心里越发惊恐起来,哪敢就此放手,说话时连眼泪都掉了下来。

  现在余院长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余院长见田朋堂堂一个大男人连眼泪都掉了下来,不禁动了点恻隐之心,又见田朋这么跟着她说话也容易引起学校里师生的侧目,犹豫了下最终冷声道:“你也别掉眼泪了,这里是学校你注意一点形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这个院长欺负你呢!”

  “是,是!”田朋见余院长口气明显有放缓的意思,连忙抹掉脸上的泪水。

  “你说说看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至于帮忙什么的,我顶多只能帮你递句话,葛东旭的事情,我是没资格插手的。”余院长说道。

  见连余院长这样的人物都说出自己没资格的话,田朋想起开学初葛东旭来警告自己时,自己嘲讽他,说他算什么东西,根本不配来警告自己。

  如今方才真正明白,当时葛东旭是真的给他机会,不配,不自量力的是他这个副教授!

  “好,好的。”田朋点点头,然后把跟葛东旭在江边烧烤的地方结怨,以及最近他在背后说吴怡莉坏话,葛东旭来警告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吴教授把钟杰嵘给开除了,而钟杰嵘竟然还来我办公室告状,连带着还提到了葛东旭!你们还真是给我这个院长长脸啊!”余院长听完之后,脸色很是冰冷。

  说话间,余院长推开了院子的门。

  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到了家门口。

  “余,余院长,我,我错了。您,您一定要帮……”田朋跟着余院长进了院子,不过话说到一半,田朋就呆立在了原地。

  因为余院长的院子里,葛东旭正坐在一张椅子上教余院长的孙女袁雨桐画着一个个很奇怪的符号,而江南大学堂堂大学校长袁中启正给他上茶水。

  “葛教授,你用茶。”袁中启客气道。

  “谢谢。”葛东旭接过茶水,道了声谢,并没有扭头去看田朋。

  “呀,葛教授今天过来啦,这个田朋是我在路上遇到的,非要追着我说话……”余景莲因为是在省里开会刚回来,并不知道今天葛东旭也在家里,见他在不由得暗暗一慌,连忙解释道。

  她可不想引起葛东旭的误会。

  “没事,该知道的总要知道的。不过人做错事情总要付出一点代价的,你说是不是田朋副教授?”葛东旭这才闻言扭头朝田朋看去,目光冷淡。

  “是,是!”田朋哭丧着脸连连点头。

  “你现在不认为我不配说你了?”葛东旭嘴角勾起一抹讥讽之色。

  “不,不,以前,以前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是我瞎了眼,您,您……”田朋连忙道。

  “田朋你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说你冒犯过葛教授?”袁中启脸色一沉,问道,身为一校之长,自然有一股不怒自威。

  “我,我……”田朋讲话现在本就不利索,如今见校长发怒,越发紧张得连话都讲不出来。

  余院长见田朋话讲不出来,便低声跟丈夫简单解释了一番。

  “你这样还配为人师表吗?”袁中启可就比余院长严厉多了,听完了之后立马脸色一沉,训斥道。

  “是,是,我,我,我不配,我,我一,一定改正,一定重新做人。有,有关吴教授的事情,我,我也一定向,向她道歉,并,并且向所,所有人澄清。葛,葛教授,就,就麻烦您高抬贵手,大人不记小人过,让,让唐,唐教授帮我看下病吧!”田朋闻言连忙痛哭流涕地哀求道。

  ps:推荐一位作者朋友赵家浮生的书《重生之完美未来》,喜欢都市重生文的可以去看看,应该不会失望。另,今天更新完毕。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